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9:36 2016年09月29日星期四

炎黄“伪”刊再爆剽窃丑闻 声援活动外省延烧


声援炎黄春秋的活动向中国其它省市蔓延。图为湖南公民声援炎黄春秋(网友提供)

声援炎黄春秋的活动向中国其它省市蔓延。图为湖南公民声援炎黄春秋(网友提供)

中国艺术研究院在单方面撕毁合同强行接管炎黄春秋杂志社后出版的被称为“伪”刊的炎黄春秋第8期再爆新丑闻。一篇在“伪”刊封面以黑体字作重点推介的文章《原来“章罗”是这样“联盟”的》,全文涉嫌剽窃。

涉嫌剽窃

据悉,《炎黄春秋》杂志社近日接到民国名人李公朴之女张国男的电话,称她看到了艺术研究院出版的“伪刊”第8期杂志上,发表了一篇《原来“章罗”是这样“联盟”的》文章。这篇文章剽窃了她丈夫王健的文章,原文发表在2012年第8期的《炎黄春秋》上。王健是民盟中央常委,40年代任李公朴助手,建国前夕任沈钧儒秘书。

王健的妻子张国男气愤地说:抄袭者全文照搬王建的文章,只是删掉了少许段落,字句稍作变动而已。伪刊还为文章配了一张照片,而那张照片也是王健拍的,而且只在炎黄春秋一家杂志社刊登过。剽窃者不敢在图片上署拍摄者名字。王健再过几个月就满100岁了,家人担心他生气,都没敢告诉他,但是表示一定要起诉。

这是所谓的“伪刊”闹出的又一个丑闻。艺术研究院出版的第一期伪《炎黄春秋》杂志不久前被揭出封面上推介的最重要的三篇文章,居然为同一作者分署三个名字的东拼西凑的剽窃之作 :孟昭庚《毛泽东在滴水洞那封长信问世之前后》抄袭自《张耀祠回忆录:在毛泽东身边的日子》及《韶山档案》;耕晨《李德生的崛起前后》抄袭自李德生的自传和传记;署名孟半戎的文章 《原来"章罗"是这样"联盟"的》现又被爆出完全是抄袭2012年第8期《炎黄春秋》上发表的王健的文章。

网友”潇潇雨未歇“评论道,“据搜索,这个大胆文贼退休前是江苏盐城某监狱一狱警,该三篇东拼西凑的剽窃之作,居然被伪炎黄隆重推上了封面头条、第三条、第五条这三个实际上旧刊最重要的位置,还三篇全用反白标粗隆重推出。这实在是报刊界无法想象的特大丑闻。”

另外,炎黄春秋“伪”刊上发表的刘泳晔《江青为何选择自杀》一文,几乎全文剽窃自叶永烈的著作《"四人帮"兴亡》,连文字全部一模一样。有网民用百度搜索这位叫"刘泳晔"的作者,多条结果显示其为"广西文贼"。

潇潇雨未歇评论称:“伪刊编辑人员虽然着意模仿老刊,但对《炎》作为一代名刊的内在精神和标准完全没有领会。一代名刊已沦落为一本由赚稿费的文抄公编写的《革命历史故事会》。”

民间声援

与此同时,抗议声援《炎黄春秋》的活动也从北京蔓延到中国内地的其它省份。

湖南公民黄怡剑在互联网上倡议在公园举牌声援炎黄春秋,并得到一些网友的响应。他找到一位从事书法艺术多年的好友书写了“捍卫言论自由,声援《炎黄春秋》湖南衡阳公民”横幅,并在公园中公开打出这幅标语。

黄怡剑在关于声援《炎黄春秋》举牌感言中写道:”因《炎黄春秋》杂志拥有一批有正义感、有责任心,有强烈爱国情怀的良心知识分子和党内退下来的高级干部,25年来在该杂志上还原历史真相,宣传自由、民主、宪政等普世价值,痛斥社会黑暗、腐朽、愚昧,人心冷漠残酷等与现代人类文明冲突的野蛮现象,呼唤社会公平、正义、平等、法治,其很多好文章在民间网络热传。我就是被这些好文章启蒙逐渐从黑暗迷茫中走向成熟。我坚信;真理总会深入人心,种子总会生根发芽。”

黄怡剑还说:“我作为该杂志启蒙爱益人决定站出来声援。我认为捍卫言论自由,捍卫出版自由,也就是捍卫我们的思想自由。言论自由是天赋人权,是无需法律授权,也无需政府官家批准,是与人类共存亡的自然权利。当这个社会的言论自由权利得不到保障,这个社会就会退化到丛林社会。丛林社会就是一个动物世界,就是一个没有公平、没有正义、没有规则、没有宽容、没有仁爱,崇尚暴力、崇拜金钱的畜生社会。捍卫言论自由就是捍卫人的尊严,捍卫世界文明。”

据悉,黄怡剑是《炎黄春秋》杂志的热心读者,因举牌声援炎黄杂志社,并撰写声援炎黄春秋举牌感言文章被衡阳市公安局雁峰公安分局的国保大队致电,约至分局谈话。黄怡剑的这一行为被省国安查获认为是煽动民众举牌对抗政府,要他交待作案动机。黄怡剑拒绝了与他谈话的王大队要他写检讨的要求,他说:“我是该刊物的热心读者,对这种动用流氓手段来打击宣传历史真相,传播普世价值学术性,思想性的理论刊物,我认为是对公民言论自由的侵犯。我站出来为之声援没过错。政府也从来没有在公开媒体上发表批判该杂志有什么犯罪事实和严重的政治问题,在声援炎黄春秋杂志一事上我没有过错。” 随后王大队要求他写保证,保证今后不再组织参与举牌,不再为炎黄春秋声援。在黄怡剑口头保证不再为炎黄春秋杂志举牌声援后,王大队打电话向上级领导汇报,最后才同意他回家。

继续抗争

炎黄春秋杂志社的顾问和编委已于本月两次发表声明,拒绝担任“伪”刊的顾问和编委。为了防止“伪”刊继续以不能确认签名的真实性为借口,再次盗用编辑名义,炎黄社委会认为,除了要通过法律渠道维权以外,也要为维护一贯支持《炎黄春秋》的顾问和编委们的名誉尽到责任。炎黄社委会已经部署了下一步通过法律手段维权的工作。

据炎黄春秋的一些编委反应,近日来,“伪”刊杂志社通过官方渠道向炎黄杂志社内仍在体制内工作的编委施压,要求他们不要退出炎黄春秋编委会,继续担任“伪”刊编委。据悉,“伪”刊正在力求充组编委会,向一些观点中性的知名学者、退休官员发出邀请,希望他们加入“伪”刊编委会。

“伪刊五问”的作者,北京资深新闻工作者张宝林作诗两首讥讽“伪”刊,支持炎黄杂志社。

新班欲借老班名,浩亮难充谭富英。

大纛飘飘犹未堕,空城司馬进不成。

期颐白发又苍颜,野老拼争话语权。

犹记当年窯洞对,黄毛故事已成烟。

张宝林还附两首章立凡诗作。

章立凡猴年竹枝词

艺院二首原玉:

已撕协议纸一团,废纸何来主管权?

卿本官人浑作贼,贼嫌吃相太难看。

影剧评家戏子才,草台搭起抢班开。

盗门有道朝无道,坐寇衣冠打劫来。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