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33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习近平新政,中国NGO 活动空间加大?


中国著名人权活动人士许志永(资料照片)

中国著名人权活动人士许志永(资料照片)

中国民间艾滋病防治工作团体“爱知行研究所”正在招募人员。有非政府组织人士认为,中共十八大后他们的生存环境略显宽松,但是,还不知道是否会继续遭到打压。也有民间团体人士说,希望中国政府和公民社会持续支持NGO的工作。

*受到严密监控的《爱知行》*

总部设在北京的爱知行研究所周二发出通告,招募工作人员(实习生和志愿者、全职兼职均可,长短期不限),工作地点在北京和昆明两地,招募人员数量没有公布。该机构是民间机构,长期受到严密监控。他们公开招人,当局是否会采取行动?

爱知行研究所资深员工袁晓星对美国之音说,“十八大的形势比较紧,我们就把活动安排在云南,广州和北京都没有安排活动。现在还不清楚当局会怎么管。其实这么长时间以来,反正基本上一有活动,警察马上就上来,问要做什么活动啊?有时当局就叫我们不要做。”

爱知行研究所是中国为数不多专门从事艾滋病防治的非政府组织,近年来该所为中国艾滋病宣传、防治、艾滋病感染者和患者权益等做了不少开拓性工作。机构负责人万延海曾获富布赖特新世纪学者奖和耶鲁大学世界学者奖等。

1994年万延海发起的爱知行动向国际社会公布了河南省艾滋病死亡名单以及一系列普及爱滋病知识的活动而受到国际社会关注,同时也受到中国公安部门注意。2002年初,该组织成员曾被公安拘捕,研究所被国家安全部门调查,机构网站也被关闭。万延海2002年8月22日在网上发表河南省艾滋病防治工作的文章后,被公安部以“泄露国家机密”拘捕,后在国际社会呼吁下释放。2010年5月万延海不堪压力赴美。该机构人员说,万延海在海外继续实际掌握爱知行机构运作。

万延海今年11月18日在其网站发表文章,批评李克强在河南当省委书记期间:“李克强的沉默导致成千上万艾滋病患者死亡”。万延海还说,李克强应为其主政期间河南“不良人权纪录”负责。

*爱知行评政府近期艾滋病工作*

爱知行研究所经常在其网站评论中国艾滋病防治工作。该机构11月24号报道说,李克强致电卫生部,要求保障艾滋病病人就医权利和医务人员自身安全后,卫生部下发的有关通知对相关问题缺乏具体表述。不过该所12月1号说,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11月30号访问了北京一家美沙酮维持治疗门诊,探望了那里接受药物维持治疗的药物成瘾者以及艾滋病病毒感染者。爱知行研究所“支持和赞赏习近平的道德勇气”。

*许志永:公盟环境有所改善*

许志永是北京知名维权学者,也是非政府组织《公盟》负责人。谈到非政府组织近来生存处境时,他对美国之音说:“十八后环境看来宽松了一些。(记者:如何体现呢?)因为我们所做的事情,例如,教育平权,财产公示等,空间比以前大了一些。(记者:以前有类似活动警方就会找你们了?)对,以前会找得更多,现在少了一些。”

2003年,大学生孙志刚在广州被城管殴打致死,许志永、俞江、滕彪“三君子”5月联名上书人大常委会,要求废除收容遣送制度。后来,在温家宝主持下,国务院废除了这一规定。他们三人在当年10月成立了公盟(北京公盟咨询有限责任公司),其宗旨是“为了公共利益”,以建立约束权力的民主法治制度为目标,以期能够理性、建设性地推动中国的民主、法治和社会正义。公盟成立后曾遭到当局高额罚款,许志永为此曾多次被关押,甚至遭到刑事拘留。公盟后来改名《公民》。

*爱辉:呼吁社会持续关注NGO工作*

爱辉是辽宁鞍山当地同性恋问题民间机构人员,他对美国之音说,中国的公民社会是否能够持续关注非政府组织及其工作,似乎是他们面临的一个更为现实的问题:“实事求是地讲吧,我们的工作上没有变化,变化是外部资源越来越少。我们开展工作需要外部支持,原来渠道比较多,现在就剩‘全球基金’,还有政府的一些东西。比较单调和单一。”

这位中国辽宁居民说,公众对社会问题以及公益组织的支持关注热情,较之以前冷了很多,“蜜月期”明显已过。政府领导人对艾滋病等社会问题的关注,也主要体现在年度纪念日前后。他还说,物质支持是一方面,道义支持更为重要。他认为,中国公民社会的建设是一个长期过程。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