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48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朝鲜异议作家冒生命危险出书


朝鲜非军事区板门店附近,一座铁塔上飘着朝鲜国旗。(资料照)

朝鲜非军事区板门店附近,一座铁塔上飘着朝鲜国旗。(资料照)

“我的作品不是靠聪明,而是靠正义和愤怒;不是用笔墨,而是用血泪和筋骨”。
这是班迪所写“控告”一书的序言。

班迪与其他敢于批评金正恩政权的人的不同在于,他目前依然生活在朝鲜境内。

班迪并非他的真名,“争取被绑架者和朝鲜难民人权公民联盟”的活动人士都熙淵(Do Hee-youn)说,只有他和另外两名韩国人知道这位作者的真实身份。他的组织和其他异议者团体一直帮助班迪将其作品偷运到韩国出版。

班迪何许人也?

都熙渊还是介绍了班迪的一些背景细节。他承认,有关细节可能会暴露这位作家的身份,令其生命危在旦夕。

都熙渊说:“我们在经由作者家属得到其作品时感到,这位作家希望,即使他被处死,也希望世界能够知道他的作品。”

都熙渊说 班迪1950年生,目前是朝鲜官方团体“朝鲜作家联盟”中央委员会成员,曾是许多被官方取缔杂志的知名作家。

都熙渊说,多年宣传金家政权偶像,把朝鲜描绘成乌托邦,而现实是压迫与饥饿遍地,班迪对自己的作用越来越清醒。

张海松(音)是朝鲜中央电视委员会记者,后在1996年逃到韩国。他现在隶属“流亡朝鲜作家国际笔会”,这是一个捍卫文学言论自由的团体。

张海松说,许多朝鲜作家私下都与班迪深有同感,对强加在他们头上的限制非常沮丧,但是不敢公开批评。他回忆了一位作家在平壤一个酒吧非正式聚会时讲了一些无关痛痒话后的遭遇。
张海松说:“我何时才能写自己希望写的东西?“ 就是因为这句话,他被送进岆德(YODUK)第15罪犯监狱,后在那里自杀。”

[控告]

20年来,班迪大概是秘密写作批评和讽刺性文章,描述朝鲜家庭在其亲眼所见的荒谬和失灵共产制度压迫下的挣扎和苦难。

由于家庭责任等限制,班迪显然不能试图越境逃往中国,踏上危险旅程。不过,一位脱北到韩国的年少亲戚,帮助挽救了他的手稿。

班迪的“控告”一书,收集了七个短篇故事,其中的“鬼城”讲的是从首都平壤流亡出来的一个家庭,家庭出走因为孩子见到金日成画像情绪惊异。被认为神一样的金正日是朝鲜第一位领导人。

“长途”是一个短篇故事,讲的是一个儿子因旅行限制无法探视生命垂危的母亲。

但是,在“红蘑菇”中,班迪虚构了一场推翻朝鲜独裁统治的情节,直接挑战金氏家族政权。
韩国广播机构KBS依据“控告”一书,制作了广播连续剧,其中一部的滑稽场景,描写一个乞丐模仿金氏家族政权唱歌。

广播剧中饰演班迪的角色唱道:“党的叫声像蠢猪,政府贪婪搂怀中。”

首尔崇宗大学文学教授南勇武(音)说,班迪“知道文学的力量,充分了解如何独具匠心地运用它。”

朝鲜活动人士正在努力将其著作秘密送入朝鲜。

人权活动人士都熙渊说,美国国务院捐资协助出版这部书。

都熙渊将班迪与俄罗斯小说家,坦言批评苏联的亚历山大·伊萨耶维奇·索尔仁尼琴相提并论。索尔仁尼琴加强全世界对古拉格劳改营的了解。1970年索尔仁尼琴获诺贝尔文学奖。

都熙渊等韩国活动人士正在为班迪入选诺贝尔奖奔走呼吁。

都熙渊说,他同班迪已数月没有联系,担心朝鲜当局可能已找到他,并将其投入监狱,也许情况更糟。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