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51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奥巴马非洲行--中国为美国打开非洲视窗


美国总统奥巴马6月26日启程前往非洲访问,重建与非洲的紧密联系,特别是提升与非洲的经济联系,将是他此行的主要目的。此前,白宫官员称,考虑到中国和巴西在非洲的扩张,如果美国在非洲不能领先,则等于是在这个地区落后。中国近年来在非洲贸易和投资方面的迅猛发展为美国打开了一扇新的视窗,对于美国,非洲不再是蛮荒之地、不再是艾滋病和贫困的滋生地,而是充满机遇和希望的地方。

奥巴马总统启程前往非洲,对塞内加尔、南非和坦桑尼亚进行访问。这是他任期内第二次访问非洲。奥巴马2009年曾访问西非的加纳,当时,他谈到了民主的重要性。

不过,这次有所不同,预计,经济增长将是他与非洲官员会谈时的重点话题之一。对南非这个非洲经济增长的中心的访问就是一个体现。在南非,已经有600家美国公司在投资。

华盛顿智库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非洲项目主任珍妮佛•库克(Jennifer Cooke)在奥巴马非洲行展望会上说:“他这次访问首先的一个主题就是提升与非洲的经济联系,让更多的美国私营企业了解并对非洲大陆的机会产生兴趣。”

奥巴马3月底在白宫会晤塞内加尔等国领导人时阐述了美国对非洲交往的新模式。 他说: “我主要想对每一位领导人说的是,美国将是强有力的伙伴,不是基于我们是援助国,而他们是简单受惠国的旧模式,而是一种基于伙伴关系的新模式。如果非洲各国都能拥有在座四位所代表的强有力的领导的话,没有哪个大陆将比非洲大陆更具潜力、更具发展前途。”

奥巴马说这番话时,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正在南非访问。而且,在2009年,中国已经取代美国,成为非洲最大的贸易伙伴。

有关美国对非洲的重新认识,美国国务卿约翰.克里 (John Kerry)的说法更为直接。他二月份在华盛顿附近的维吉尼亚大学首次发表外交政策讲话时直指非洲蕴含巨大商机,美国应该赶超中国,加大对非洲的投资。

他说:“全球增长最快的十个经济体当中,非洲占了七个。 中国明白这个道理,他们在那里的投资已经超过了我们。去年全球发现的五大气田中有四个位于莫桑比克海岸。发展中国家是全球经济增长的核心,他们对商业敞开了大门,美国必须去那里。”

华盛顿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非洲项目主任珍妮佛•库克说:“他们(中国人)确实在某种程度上唤醒了美国,让美国人注意到非洲的机会,特别是经济和商业方面的。美国的私营企业好像是被这一切唤醒了, ‘嗨,等一下, 那里有机会,我们错过了。中国人在那里做的不错,很成功。’”

今年年初,华盛顿举行了几场有关去非洲投资的研讨会。美国非洲企业理事会的这本宣传册告诉大家,“现在是时候去非洲投资了”。

美国非洲企业理事会总裁史蒂芬.海耶斯(Stephen Hayes)说,美国并不是突然对非洲有兴趣的。美国的石油公司和矿业公司在非洲已经有相当长的历史,甚至早于中国的同类公司。美国20到25%的石油供应是来自非洲。

他说:“现在的情况是,越来越多其他行业的公司也对非洲产生了兴趣。 我们非洲理事会的消费品集团,保洁公司,信息产业公司,微软、 IBM、甲骨文等对非洲都有很强的兴趣,他们都是非洲理事会的成员。 所以我们现在看到的是更多行业的公司去了那里,当然,这还需要进一步加强。”

美国非洲企业理事会有180多个成员, 除了海耶斯提到的几个企业外,还包括著名的沃尔玛公司、辉瑞制药、重型机械制造公司卡特皮勒等美国的知名企业。美国非洲企业理事会公司对非投资额占全美私人对非投资的85%。

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高级国际问题研究院国际发展项目主任黛博拉•布罗蒂加姆(Deborah Brautigam)说:“美国对非洲的兴趣确实在增加,我很高兴看到这一点。 我们一直对非洲有兴趣,但是过去几十年,我们看非洲是透过一个特别的角度去看的。安全危机、到处都是问题,非洲是恐怖主义的滋生地,是儿童被饿死的地方,是产生儿童兵的地方。是我们令我们担心,令我们同情的地方,我们总是想拯救非洲。”

不过,作为美国第一位非洲裔总统的奥巴马,在第一任期内并没有像他的前任小布什总统那样给予非洲大陆足够的热情。

美国前驻埃塞俄比亚和布基纳法索的大使的大卫.希恩 (David Shinn)说:“奥巴马政府的第一任期内,基本上没有什么高层人物到非洲访问。这背后可能有很好的理由:全球金融危机对美国的影响,其他很多令人头疼的地方,非洲被放到了后面。其他的国际问题和国内问题更为紧迫,奥巴马总统很难将重点放在非洲, 但是,接下来四年,我估计你可能会看到某些变化。”

美国国家安全事务副助理 本•罗兹( Ben Rhodes)在奥巴马非洲行的一个说明会上说,奥马了解只访问过一次非洲的事实令人失望,他决心改变这个局面。

他说:“如果美国不与非洲建立紧密联系,美国的国际领导地位将会受到动摇。这是奥巴马将要做的改变。”

美国对外关系委员会成员,曾经在前总统布什任期内负责非洲事务最高官员弗雷泽说,非洲 民众以及许多领导人都对此表示失望。 她说:“非洲国家领导人对于奥巴马未能建立更紧密的美非关系,更频繁的对话,以及奥巴马政府未能对非洲有更深远的影响表示失望。与密切的中非关系相比,美非关系令他们感到失望”。

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的库克说,奥巴马政府在非洲问题上并非没有作为,奥巴马政府第一任期内在非洲的食品保障问题上做了许多努力。

2012年6月,奥巴马政府第一任期快结束的时候,美国公布了《美国对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的战略》。这份战略第一次把非洲定义为“充满机遇和活力的地区”,甚至将成为“下一个亚洲”。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