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47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2015中国经济展望:新常态下艰难调整


人民币近期出现汇率走低趋势。(网络图片)

人民币近期出现汇率走低趋势。(网络图片)

2014年的中国经济可能会实现7.5%的预定增长目标。在增长持续放缓的情况下,北京也相应的把2015年的年度增长目标下调到7%。“保7”的目标是否能实现呢?更重要的是,从中长期来看,中国经济究竟会出现什么样的增长轨迹?是否会像中国当局所希望的保持7%到8%的“新常态”增长呢?

从1979年的改革开放到2013年,中国经济的平均增长率接近10%。但是从2010年中国超越日本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后,其经济增速持续下滑。到2014年的第四季度,经济增长放缓到相对显得苍白的7.3%,尽管这一增速对于其他国家来说仍然是可望不可及的。

随着中国经济在世界经济中所占比例的日益增加,正在放缓的中国经济是硬着陆还是软着陆就不再是一个只有经济学家和一些投资人所关注的学术讨论话题。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计,中国经济2015年会保持7.1%的增速。

北京为2015年设定了7%的增长目标。即使达到这一目标,它也将是10年来最为缓慢的增长。

*影响中国经济增长的风险*

不少经济学家预测,要确保实现7%的增速而不是5%或者更低,中国的决策者必须处理好信贷紧缩、房地产市场的泡沫化、外部震荡以及地方政府债务等诸多问题。

美国民间研究机构会议委员会驻北京的经济学家波尔克(Andrew Polk)认为,有三大催化剂可能干扰信贷供应,从而引发增长急剧下降到4.5%。这三大风险风别是影子银行业的大规模违约引发的金融问题、房产价格短期内的急剧下跌以及美联储提高利率引发的中国资本外流而导致的银行流动性的收缩。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货币与资本市场部主任何塞•比尼亚尔斯(Jose Vinals)11月初也警告说,中国影子银行业的风险需要引起特别注意。

他说:“很难确切知道中国非银行业的规模,但我们估计,中国影子银行业可能占中国经济总产值的30%到35%。”

目前在北京大学教授金融学的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的资深研究员佩蒂斯(Michael Pettis)认为,来自欧洲或其他地区的外部震荡导致中国企业减少投资,与出乎意料的对不良贷款重新筹资的庞大需求结合起来,会使得中国没有足够的新信贷来维持增长。

这位经济学家甚至估计,到习近平预期2022年任期届满时,中国的平均增长率最多只有3%到4%。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的经济学名誉教授德赖斯代尔(Peter Drysdale)在该校的东亚论坛上撰文说,中国经济目前面临三大问题:第一是缓慢的全球经济复苏以及先前的刺激政策带来的负面效应所引发的过度投资和产能过剩;第二是现有的增长模式无法解决过度投资和收入不平等这些当前急需解决的问题;第三是如何通过提升已经萎缩的劳动力的生产力来应对中等收入陷阱所带来的挑战。这位经济学家指出,在这三大问题中,只有第一个是周期性的问题,后面两个都是结构性的问题。

分析人士认为,中国政府正在试图进行结构调整,包括控制过度投资,而这也是导致经济增速放缓的原因之一。

经济学者盖保德接受美国之音采访(资料照)

经济学者盖保德接受美国之音采访(资料照)

*盖保德:有些投资还是必要的*

美国大西洋理事会的资深研究员盖保德(Albert Keidel)博士认为,中国一些领域的确存在过度投资的问题,尤其是以营利为目的的房地产行业。在他看来,过去两年的一些做法是在为习近平政府所希望达到的改革目标而进行的预备工作。

他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2015年会出现什么情况呢?谁也不知道,因为他们也可能会再次推迟扩大投资。在我看来,这是为实现城乡一体化所必需作出的投资。”

*如何平衡改革与经济增长*

英国《金融时报》旗下《中国投资参考》研究总监拉斐尔·哈尔平(Rafael Halpin)认为,2015年中国经济前景取决于北京方面将会选择如何平衡改革和增长。他在金融时报上发表文章说,由于中国还没有找到替代传统增长模式的经济模式,如果不顾一切地追求改革而不考虑任何平衡性的支持措施,则有可能导致国内生产总值的增长出现硬着陆。

美国企业研究所中国经济问题专家史剑道博士

美国企业研究所中国经济问题专家史剑道博士

不过,美国企业研究所的中国经济问题专家史剑道博士(Derek Scissors)对此有不同的看法。在他看来,中国经济最大的问题是当局没有采取任何重大的经济改革措施。

他说:“2015年所面临的大问题是,反腐已经进行了一年半的时间了,如果反腐本应为艰难的改革扫清道路的话,那么现在该是进行困难的经济改革的时候了,但是我们却没有看到这种改革。”

*中长期增长前景取决与改革与否*

美国荣鼎咨询公司联合创始人兼中国研究组的负责人荣大聂

美国荣鼎咨询公司联合创始人兼中国研究组的负责人荣大聂

美国荣鼎咨询公司(Rhodium Group)的联合创始人兼中国研究组的负责人荣大聂(Daniel Rosen)也认为,中国必须深化改革,否则死路一条。他在2014年10月发表的一份报告中分析了中国经济可能出现的三种增长前景。

他说:“我可以想象中国经济到2020年只会增长3%的可能性。这是我们所称的‘硬着陆’情景。出现这种情景是由于中国未能实施它出台的改革措施,但是仍然有能力迫使银行把资金投向新的钢铁厂或是桥梁,从增加资金投入获得每年3%的增长。”

荣大聂认为,在不改革的情况下,中国可能出现经济增长1%的危机情景,即中国在不能通过提高生产率推动经济增长,而同时发生大量资本外逃。他认为,如果出现这种情景,哪怕这种增速只有几年时间,也很难想象中国会保持社会稳定。不过,他的判断是,中国更可能实现6%的增长。

世界银行估计,从2011到2033年,中国会达到6.6%的人均增长速度。

曾经担任过世界银行驻北京办事处的经济学家盖保德对中国经济中长期的发展前景持审慎乐观的态度。

他说:“中国过去10年来所发展出来的一套刺激国内消费的机制在金融危机期间发挥了很好的作用,这种机制仍然存在。这就是为什么他们可以实现7%的增长目标,高个位数的增长,可能比7%低一个百分点,也可能高一、两个百分点。”

美国企业研究所的史剑道博士则没有这么乐观。

他说:“我不认为中国经济将会崩溃或大崩盘,但是我认为有很大的压力走向零增长。”

前美国财政部长萨默斯也认为,有关中国经济前景的一些预测过于乐观。他和哈佛大学教授普里切特2014年10月为私营研究机构全国经济研究局撰写的一篇研究文章中说,历史告诉我们,非正常的高速增长往往很难持久。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