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5:27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纸儿子”和华裔移民历史回顾(1)


沙加缅度二埠博物馆副馆长Steve Yee

沙加缅度二埠博物馆副馆长Steve Yee

从19世纪中叶到20世纪初,受《排华法案》的影响,华人移民美国倍受歧视。因此,他们利用加州档案被大火烧毁的机会,伪造身份证,以美籍华人儿女的身份进入美国,这些人被称为“纸儿子”。下面我们就来介绍这段鲜为人知的历史。

现年56岁的Steve Yee是加州沙加缅度二埠博物馆副馆长。他说,他父亲Joe Yee在世时常常带他们兄妹几个到邓氏家族协会“邓高密公所”参加各种活动。“邓高密公所”的人把父亲看作是自己人,用广东话和他打招呼。Steve和姐姐Lillie曾问父亲,他们家姓余,为什么来邓氏家族协会呢?父亲从不作答。Steve表示,他们除了知道父亲二战时曾在美军服役,被授予铜制战斗勋章之外,对他的身世一无所知。

Steve说:“这些问题常常萦绕在我们心中。其他人都会谈论自己的祖籍和家人,说他们的祖父母或曾祖父母是谁。但是,我们什么都不知道,因为父亲从来没给我们讲过。所以,我们心里总是有一个问号:爸爸,你是谁?我们是谁?我们常常向他问东问西,他的回答总是令人莫名其妙。1950年代,作为少数族裔,我们虽然生活在美国,却没有作为美国人的感觉,我们被当作另类看待。”

Steve的姐姐Lillie退休后请弟弟帮忙一起查找父亲的身份。Lillie表示,他们两家的孩子已经步入成年,但是到现在也不知道家族史:“现在,学校在给孩子们布置作业时,常常会让他们写出或讲述自己的家族史。我的孩子现在25岁了。15年前,在他还是5年级的时候,他做了一个家谱图,除了我的直系家庭之外,他任何亲人都不知道,因为我们没有什么可以向他提供的。因此,他的家谱图上画满了问号。我感到,为了我的孩子,我愿意找到这些问题的答案。”

于是,Steve和姐姐Lillie来到“邓高密公所”查询。他们发现,父亲1940年代以Joe Yee的假名字,也就是所谓“纸儿子”的身份进入美国。他真正的姓氏是邓,邓氏家族的原籍是广东开平。Steve说,他们发现,当局为确定他父亲的身份,一度把他送到旧金山天使岛移民拘留站关押审问。他的回答使当局相信,他的身份是真的。

Steve说:“我父亲后来搬到沙加缅度,开了一家超市,也是那里最初的几家超市之一,而且生意非常成功。我们住在中上层社区,从某种意义上讲,实现了很多人羡慕的美国梦,但是,我父亲对他的身份始终闭口不谈。他最大的恐惧是,他有幸可以实现美国梦,所有的孩子都出生在美国,如果当局发现他是非法移民,他和母亲就会被遣返回国。”

天使岛移民拘留站基金会的主任黄卫中(Eddie Wong)认为,所谓“纸儿子”实际上是1882年美国国会通过的《排华法案》的产物。

黄卫中说:“《排华法案》从1882年一直实施到1943年。这项法律规定,除非申请者是商人、外交官、学生或美国公民的儿子或女儿,否则不能移民美国。因此,很多人就佯称自己是美籍华人的儿子和女儿申请移民美国。这个情况是由一起重大事件促发的。1906年,加州发生大地震,导致旧金山大火,市议会被烧毁,所有档案荡然无存。”

这一事件使受到《排华法案》长期歧视的华人看到了移民美国的一线希望。他们趁机找到当局登记说自己在中国有多少儿女,其中有真有假,无从得知。之后,他们把伪造的身份证卖给有需要的人。持有这些伪造身份证进入美国的人就被称为“纸儿子”。美国当局一度把这些“纸儿子”送到天使岛移民拘留站进行关押审问,通过审问的就进入美国,没有通过的就被遣返回国。

黄卫中表示,因为身份问题被送到天使岛移民拘留站关押审问的不仅有华裔,还有其它少数族裔。他说,到1925年,美国法律排斥所有亚裔人:“今天,天使岛在某种程度上成为一个国家纪念碑,它记载了美国移民持久坚韧的性格。他们不但在自己的祖国忍受了极度的贫困,而且经历了千辛万苦才被允许进入美国。他们的后代子孙中,有的开创了自己的生意,有的成为各种专业人士,他们都对美国社会做出了杰出贡献。”

为了解决历史遗留问题,美国政府后来设立了一个认罪赦免计划,希望这些“纸儿子”出面澄清自己的真实身份。但是,很多人出于恐惧,到死也没有响应政府的号召。下次节目,我们将继续为各位介绍《排华法案》的始末以及分析回顾“纸儿子”历史的现实意义。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