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17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劳教制度何时了 被非法劳教者要求国赔


劳教制度何时了 被非法劳教者要求国赔。 (权利运动网图片)

劳教制度何时了 被非法劳教者要求国赔。 (权利运动网图片)

一些曾被劳教的访民在北京南站外面拉起横幅,要求中国司法部长补还被克扣的劳教工资,履行国家赔偿责任。今年早些时候,中国官方曾就备受争议的劳教制度存废问题表示,年内将出台劳教制度改革办法,但是,有不久前获释的被劳教访民说,劳教所仍在翻修扩建,劳教制度即使改革也将是换汤不换药变相存在。

维权网站“权利运动”11月6日发消息说,一些在北京的各地访民当天在北京南站南广场“强烈要求司法部长吴爱英履行国家赔偿法,偿还拖欠全国被劳动教养人员在劳教所被盘剥的工资。”

消息指出,被政府违法劳教的维权人士与访民理应得到的国家赔偿。参与这次活动的人士认为,中国总理李克强和中共政法委书记孟建柱今年早些时候向世界承诺年内改革劳教制度,说明政府已认识到劳教制度的违法性,那么,知错必改才是人民可以信赖的政府。


两个多月前从劳教所获释回家的上海访民崔福芳对美国之音表示,曾被劳教的访民提出的返还被剥削工资和国家赔偿的要求完全合理,并且符合司法部制订的法律法规。

她说:“按照它的三种管理模式,我们被劳教的人应该(每天)工作6小时,但实际上我们在里面已经工作11小时。它的(工资)计算是按照6小时的工作给我们。但实际上我们做了11小时。国家(规定)可以享受每个星期休息两天规定假日,但它只给了我们一天的休息。再说,它里面有好多规定是不符合人性化的。”

这位访民表示,劳教所利用被劳教人员超时劳动创造的效益来给其职工增加福利,实际上就是剥削压榨。

56岁的崔福芳跟许多因上海世博会征地遭强拆的维权访民一样,多年上访期间多次被强制截访关押。去年7月1日,崔福芳跟其他访民一起合唱国际歌,纪念5年前被警察打死的一位访民朋友,结果她被劳教一年。她年过八旬的老母亲刘淑珍今年4月为此致函中共总书记习近平,质问他唱一曲红歌,坐一年牢,是“哪家的王法?”

崔福芳揭露说,上海女子劳教所里的体育锻炼设施都是只能看不能碰的摆设。

她说:“劳教所里的操场,体育锻炼的东西,我们从来没碰到过。不准碰的。 它也不让你下去碰的。不管是谁,哪一个劳教大队、中队、小队。”

今年8月提前40余天被解除劳教的崔福芳表示,她的身体在劳教期间受到严重摧残,目前仍在调理休养。她用“奴隶般"来形容劳教所的劳动和生活,并表示正在考虑采取法律行动要求国家赔偿,包括索还被强迫超时劳动后遭劳教所剋扣的工资。

1月7日,中共中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在全国政法工作会议上强调,对于劳教制度应适时停止,在全国人大批准之前,严格控制,对“缠访”、“闹访”等三类对象,不采取劳教措施。同一天,新华社官方微博“新华社中国网事”发布微博称:“期待把维稳式劳教扫进历史垃圾堆。”

3月17日,中国总理李克强在北京两会的中外记者会上表示,有关中国劳教制度的改革方案,有关部门正在抓紧研究制定,年内有望出台。

去年,永州“上访妈妈”唐慧和被警方搜出一件印有“不自由,毋宁死”名言的文化衫的村官任建宇等一系列被劳教事件引发了社会高度关注,要求劳教制度改革的呼声益发高涨。在此之前,重庆发生了公民因在网上发帖讽刺王立军和薄熙来而导致被判劳教的”一坨屎“事件。2008年北京奥运期间,还发生了警方将申请示威的当时70多岁的上访者王秀英判处劳教一年的“奥运劳教老人”事件。上述曾引起强烈社会反弹的劳教案件有的已被纠正,有的留下让当事人无法接受的”尾巴"。

不过,实施了57年之久、警察不经法院审判就可剥夺公民自由的中国劳教制度何时划上句号,至今没有下文。

崔福芳表示,她在劳教所看到,里面仍在继续建造新的监禁设施。她认为,目前来看,劳教制度即使改变也将是换汤不换药, 劳教制度并不会像人们期待的那样轻易退出历史舞台。

她说:“还在变本加厉地造房子,还在抓赌博的,吸毒的,这些变相的,以前吸过毒的,或者卖淫嫖娼的。它还在变相地大肆抓人。所以,我说,劳教不管怎么改,都不能改掉它本来的真实的面孔。”

中国司法部研究人员一年前透露,自中国劳教制度实施以来,被劳教人员最多时曾达到30余万人。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