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39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追赶中国 菲律宾加紧开发争议岛屿


马尼拉艺术家和历史学者卡洛斯•塞尔德兰举着手写的标语牌,参加在中国驻马尼拉领事馆前的抗议活动。(2014年6月12日)

马尼拉艺术家和历史学者卡洛斯•塞尔德兰举着手写的标语牌,参加在中国驻马尼拉领事馆前的抗议活动。(2014年6月12日)

本周,菲律宾最高外交官呼吁中国暂停在南中国海的建造活动。他说,这些活动会在本已纠纷激烈的海域“加剧紧张局势”。与此同时,菲律宾官员与相关民众正在试图保住斯普拉特利群岛中唯一有菲律宾平民居住的岛屿。这座岛屿人口极少,中国也对其提出主权要求。

最近,在马尼拉的商业区,大约150人呼喊着让中国离开的口号。这次游行旨在抗议中国在斯普拉特利群岛的填海造地行动。

卡洛斯·塞尔德兰(Carlos Celdran)是一名马尼拉的艺术家和历史学者,他也在抗议的人群之中。他说,中菲持续不断的争执主要是针对南中国海的资源。

文莱、马来西亚、越南和台湾也宣称对这片海域的相应地区拥有主权。这里有着大量的渔业和石油资源,也是重要的海上商道。

塞尔德兰说,中国填海造地和在争议海域钻井这些宣誓主权的做法“非常老套”。

但是他又说,菲律宾人应当“介入此事”。

他说:“在开发派格阿萨岛和卡拉延群岛的问题上,我们彻底丢了球,没把事情办好。这些地方完全无法持续发展,岛屿上没有水、电和基础设施。所以,人们被迫离开并把岛屿拱手让给中国的风险非常大。”

塞尔德兰按照菲律宾人的叫法,把斯普拉特利群岛称为卡拉延群岛。中国称之为南沙群岛。在这处岛礁遍布的海域,菲律宾宣称对九个岛屿、礁石和浅滩拥有主权。其中,面积为37公顷的派格阿萨岛有大约150常驻居民。这座岛屿在国际上被称为提图岛,中国称之为中业岛。

几个月前,塞尔德兰和几个朋友启动了一个支持提图岛的项目。项目羽翼未丰,目标是发展那里的基础设施和教育。塞尔德兰说,这是绝对可以完成的。他们计划往岛上运输净水设备和太阳能发电设施。目前为止,他们已经为30名小学生运送了课本。这所学校仅有一间教室。

卡拉延市长尤金尼奥·比托-翁嗡(Eugenio Bito-onon)在两年前修建了这所学校。他说,在此之前,孩子们需要在巴拉望就读。这是东面大约500公里的一个岛屿省份。

比托-翁嗡说,提图市的居民大部分是当地的政府雇员和渔民,这里处于本国社会经济结构的最底端。提图地区公共服务和基础建设的预算为22.3万美金,这比去年有微小的增长。

比托-翁嗡表示,这些钱勉强可以支撑医保等基础服务。岛上没有医生,也没有可用的机场跑道。

他说:“如果我们有好的民用机场这样的设施,并且有定期的航班,然后有更好的港口和海船,那么,一切就会迈上正轨。不会有问题的。”

星期一,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表示,菲律宾要求中国停止在南中国海的活动的呼吁是完全无理的。中国对南中国海大约90%的海域提出了主权要求。她说,中国的主权是“无可争议的”,有权在自己的领土上从事自己想要从事的活动。她反指菲律宾非法占领一些岛屿并展开建筑活动。

但是,新加坡东南亚研究所高级研究员伊恩·斯托里(Ian Storey)表示,菲律宾现在不过是在“追赶”邻国。其中的一些国家已经在它们宣称拥有主权的岛上修建了良好的基础设施。

他说:“修理和扩建机场跑道,以及修建学校,这也许很简单。但是要想进行填海造地工程,却没有那么容易。”

斯托里指出,东盟十国和中国达成的一项不具约束力的协议并不禁止各国对已有设施加以改善。不过他说,中国的填海造地活动已经极度地挑战了底线,并且违背了协议“精神”。

相关人士怀疑,中国的填海造地工程是在为军事基础设施奠定基础。

另一位分析家、新加坡拉惹勒南国际研究院的山姆·贝特曼(Sam Bateman)表示,填海造地活动如何在今后被用来证明领海范围,有可能进一步加剧紧张局势。

他说,菲律宾在提图岛上的非军事化的行动目标将帮助马尼拉加强其主权要求。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