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58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中国女权五姐妹已报捕

  • 美国之音

受到普遍关注的中国女权五姐妹的案子已经被北京警方正式报检察院批捕,但罪名改为“聚众扰乱社会秩序”。中国警方3月7日之前以“寻衅滋事罪”将她们刑事拘留,之前,李婷婷、王曼、韦婷婷、郑楚然和武嵘嵘五姐妹呼吁反对性骚扰。武嵘嵘的律师梁小军表示,新罪名的指向更明确。梁律师对警方报捕的日期提出质疑。

韦婷婷的律师王秋实和武嵘嵘的律师梁小军4月9日证实,北京警方已经向检察院申请逮捕这五名女权活动人士。据王秋实4月9日发布的微博消息,他当天前往检察院准备控告对韦婷婷超时羁押,却被告知,韦婷婷已经报捕。王秋实律师4月9日得到的五姐妹报捕日期是4月6日。此前,4月7日和8日都有律师到检察院查询五姐妹的案情进展,他们并没有被告知五位女权活动人士4月6日报捕。于是律师们4月8日发出消息说,五位活动人士没有报批捕,属于超期羁押。

4月7日曾有消息说五姐妹已被公安机关报捕,但后来又更正说没有报捕。主管检察官4月9日告诉王秋实律师,报捕材料4月6日就送到检察院,之所以律师们查询时没有被告知他们的当事人报捕的事,是因为电脑系统当时还没有录入她们报捕的信息。

中国当局逮捕的5位反性骚扰活动人士:(左起)25岁的李婷婷、26岁的韦婷婷、32岁的王曼、25岁的郑楚然和30岁的武嵘嵘

中国当局逮捕的5位反性骚扰活动人士:(左起)25岁的李婷婷、26岁的韦婷婷、32岁的王曼、25岁的郑楚然和30岁的武嵘嵘

武嵘嵘的律师梁小军针对公安机关变更罪名报捕表示,“寻衅滋事”和“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两罪都是“口袋罪”,都可以批捕。但是“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的指向更明确,更具体。

梁律师同时对他的当事人等五名活动人士报捕的时间提出质疑。他4月9日对记者说:“实际上我们有怀疑。我们不能确认它是4月6日报(捕)的。有可能是因为我们昨天把消息发出去以后,他们紧急更正,紧急补救,就说4月6日报的。因为他们可以倒签这个时间,比如他今天报的,他可以把它签到4月6日。但实际上我觉得他们程序上应该是有瑕疵的。”

梁律师说,这种事公检私下沟通好,然后检察院用“系统没有录入”这样一个“情有可原”的理由作为借口。

按照相关法律,公安机关应该在4月7日之前将五姐妹的案子送到检察院,否则警方就构成超期羁押。但律师们4月8日去检察院查询案子时,并没有被告知,检察院收到了报捕的材料。

武嵘嵘等五姐妹3月7日分别在杭州、广州和北京被北京警方抓捕,之后被押回到北京海淀看守所拘押。梁律师告诉记者,警方在上述三地抓捕女权五姐妹是北京警方一手导演的行动。

按照法律规定,检察院应该在收到报捕材料七天之内做出是否批捕的决定。具体到女权五姐妹的案子,也就是检察院要在4月13日之前决定是否批捕。

女权五姐妹曾打算在“三八妇女节”前夕发起“倡导公交车性骚扰预防机制”的活动,她们打出的主题口号是“制止性骚扰,安全你我她”。梁小军律师质问,五位女权活动人士倡导公益活动何罪之有?

梁律师说,警方把她们的案子报捕让他感到意外。他认为,警方实际上把球踢给了检察院,让检察院两头为难。若批捕,这五位活动人士没有构成任何犯罪;而不批捕,检察院则要面对警方的压力。

梁小军律师认为,还有另外一种可能:“他们已经协调好了,检察院不批捕,但也不会无罪将她们释放,而是取保候审。说明你这个事还没查清楚,但是你可以先在外边待着。然后,随传随到,去哪要报告,不得串供,不得做危害社会的行为(事)。”

梁律师认为,取保候审也许是检察院一个不错的选择,因为继续拘押女权五姐妹,会让中国当局失分更多。

中国当局拘押女权五姐妹引发国际社会关注。美国驻联合国大使鲍尔3月中旬呼吁中国释放女权五姐妹;民主党总统参选人、前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4月6日透过推特敦促中国当局结束拘禁五名女权活动人士。英国、欧盟等都表达了对中国当局拘押女权活动人士的指责。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