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43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国家生存vs.百姓福祉:巨额公债的政治挑战


希腊的财政困境成为2015年世界银行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春季会议的一个热点问题。不过,高额债务并不是希腊所独有的问题,而是很多国家所面临的难题。在这样的背景下,来华盛顿参加世行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春季会议的一些国家的财政部长与IMF总裁拉加德4月19日下午共同参加了一个有关债务的研讨会,讨论公共债务问题给决策者带来的挑战。

政府债务急剧飙升

数据显示,从1973年到2014年期间,全球范围内,政府的负债率从占国民生产总值的29%急剧上升到125%,平均每年增加两个百分点。目前有16个国家的债务超过了其国民收入的总值,61个国家的债务占GDP的60%。

希腊、爱尔兰和葡萄牙2010年经历的债务危机是欧洲主权债务危机的开始。

葡萄牙财长:处理好公众的期待是巨大的挑战

2013年出任葡萄牙国务与财政部长的阿尔布开克 (Maria Luis Albuquerque) 表示,财政紧缩需要领导人展现出政治决心,同时也需要向选民作出解释,从而避免被迫在做正确的事情与赢得选举之间做出选择的两难处境。

她说:“在一个日益老龄化的世界,尤其是在福利是政治核心的欧洲,如何处理好公众的期望是一个很大的挑战。如何让人们不只是看到眼前的后果变得越来越困难。就像杰克·卢所说的那样,每次你削减预算,就有人会受到影响。”

拉加德:人们的期待与记忆、历史有关

曾经担任过法国财政部长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也认为,处理好公众的期待绝对是至关重要的。她从拉脱维亚和爱尔兰处理债务危机的经验中看到,对公众期待的处理也与一个国家民众的集体记忆有关。

她说:“这两个国家对(IMF借贷)方案的接受程度比其他国家高得多,而那些国家经历的艰难并没有拉脱维亚那样的大,它们也没有爱尔兰人对以往艰难时刻的那种回忆。所以,我认为,处理好公众的期待也要依赖这个国家人们对往事的回忆与记忆、它的历史和文化。”

巴西财政部长:机制的建立是关键

巴西财政部长莱维(Joaquim Levy)认为,机制的建立对于避免债务危机是很关键的。

他说:“巴西过去15年没有增加债务的一个原因是,我们有一个财政责任法。这个法律非常明确、透明,又有足够的灵活性,使之在不同情况下进行有效的运作。它只所以重要是因为,这样一个框架可以超越某一届政府,这可以解决延续性的问题。”

前新西兰总理:未雨绸缪

目前担任联合国开发计划署署长的克拉克(Helen Clark)曾任新西兰总理。她从曾经一度债台高筑的新西兰摆脱债务的经验中看到未雨绸缪的重要性。

她说:“我们的哲学是,试图获得(经济)周期上的运营收支平衡,以保持预算的稳定,不管是好年头还是坏年头。在年份好的时候,我们系统的拿出资金用于减少债务,这样在金融危机爆发之前,我们可以减少债务。”

在座的财政部长还一致表示,在为摆脱债务危机而进行的艰难调整时,必须确保不让穷人买单,而是公平的分摊,同时使这个过程保持高度的透明并进行社会对话。他们认为,理想的是尽可能快的进行这种调整,但是有时候也需要考虑民众的承受能力而改变调整的步伐。

IMF总裁拉加德表示,债务本身并不一定就是坏事,而要看债务的性质和债务占国民生产总值的比例,也取决于一个国家的债务偿还能力。在她看来,人们目前所面临的每一个挑战都可以成为一个机会,关键是能否采取全新的思维来解决问题。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