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9:23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原炎黄春秋杂志社人员再谴责撬门强占行为


中国一批法学家声援炎黄春秋杂志维权(网络图片/炎黄春秋杂志授权使用 )

中国一批法学家声援炎黄春秋杂志维权(网络图片/炎黄春秋杂志授权使用 )

今年7月中旬被挂靠单位中国艺术研究院强占的改革派标杆性刊物原炎黄春秋杂志社,9月28日发表第9号声明,谴责夜间强行撬开炎黄春秋杂志社所有办公室的门,侵害公私财物所有权的行为。声明强调,原炎黄春秋将依法保留追究和要求赔偿的一切权利。

原炎黄春秋杂志社星期三发表的最新声明表示,据了解,艺研院强占者8月至9月,在无原杂志社人员在场,尚未办理清点交接手续情况下,多次夜间悍然撬开财务室防盗门和所有办公室的门锁,强行进入并非法换锁,同时阻止原杂志社人员进入。此外,他们遮盖、干扰监控摄像头,后又强迫房产管理方删除相关监控录像。

声明表示,目前无法了解存放在原炎黄春秋财务室的保险柜及财务资料、办公室所有公、私物品的状况,而强占者的侵害行为,已经构成严重违法,但鉴于两个多月来多次通过法律手段维权遇阻,即使向警方报案,诉诸法律,强占者也会受到袒护和包庇,而公平和正义依旧无法伸张。

声明强调,原炎黄春秋保留追究强占者法律责任的权利,并对任何被强占后产生的法律后果,不再负任何责任。原炎黄春秋全体人员个人保留要求赔偿并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声明重申,原炎黄春秋杂志是由杜导正等人通过自筹资金创办,25年来没有使用任何官方投资和编制,产权清晰。虽然杂志7月17日被迫停刊,遗留的各类资产已被非法强占,但杂志的创办和经营者绝不会放弃,将依法保留追讨和要求赔偿的一切权利。

原炎黄春秋杂志副总编、发言人王君彦星期四对美国之音表示,原杂志社近两日在商讨有关行动步骤,目前不便谈论,到星期五晚便可接受采访。而刚回到北京的原炎黄春秋的副社长、前改革派领导人胡耀邦三子胡德华表示,他会和同事商讨近期的发展,但是不论如何,强行侵入一个机构,并对里面的公、私财务加以强占,都是违法的行为,必须要追究。

他说:“不管是什么人,强行地或者是偷偷地进入一个机构或者是一个公民的家里,这种行为本身就是一个违法的行为,应该是受到追究,受到法律追究的。”

原炎黄春秋的最新声明表示,将委托律师向有关方面发出律师函,对非法强占和抢劫行为表达严正立场。声明强调,正义虽不在当下,但等得到。

炎黄春秋杂志今年7月14日突然被挂靠单位艺研院强行接管,杂志社随后提出起诉,要求法院裁定艺研院撤换杂志社领导层无效。朝阳区法院7月28日宣布不受理,理由是艺研院是主管单位,属内部管理纠纷,不属平等民事主体纠纷。但炎黄春秋代表律师指出,艺研院和杂志社都是独立注册的实体,属平等的民事关系,不能认同法院裁决。炎黄春秋就法院拒绝立案提出的上诉,8月5日被中院拒绝。

同时,炎黄春秋被接管后8月3日的出版内容、质量和文章风格明显与过去不同,但却保留了原杂志社所有人员的名字,给外界印象是原炎黄春秋继续发行。原社长杜导正、副社长胡德华、秘书长杜明明、总编徐庆全、副总编王彦军等7人,8月16日分别以个人名义,向北京朝阳区法院提起姓名权被侵犯的起诉,但是法院退回所有起诉材料,称属于内部管理事项,并不发裁定书。

据报道,中国一些法学专家表示,提出控告的都是自然人,根据中国法律中“有案必立,有诉必理”的原则,法院拒绝受理的推辞站不住脚,进一步引发外界舆论对习近平提出的“全面依法治国”持质疑态度。

图集:原炎黄春秋杂志社再抗争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