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9:04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高智晟妻子耿和接受VOA采访:丈夫健康堪忧


知名人权律师高智晟已经获释。高智晟的妻子耿和女士8月7日在美国之音VOA卫视连线节目上说,她已经跟丈夫高智晟短暂通话,她非常担心丈夫的健康。下面是经过整理的VOA主持人跟耿和的连线内容。

​主持人 :那么下面我们就通过电话联线高智晟的妻子耿和女士来谈一谈她所了解到的一个最新情况和她目前的一个心情。耿和女士,您好。

耿和:你好,大家好,主持人好。

主持人 :您好,请问您已经跟高律师通上电话了吗?

耿和:对,是的。

主持人:他目前人已经是出狱了而且是人已经到了乌鲁木齐是吗?

耿和:是,是这样。

主持人:那目前他的情况怎么样,跟我们谈一谈好吗?耿和:好的。我是我这3点半的时候,我跟我的姐姐打通了电话。打通了电话以后,我姐说,你等一下,我把电话交到高智晟手里面。高智晟拿了手机以后他就问我我的身体怎么样。我反问他你的身体怎么样。他说我的牙齿不太好了。我说你牙齿哪不好。这时候呢,就听到家里面进来了好多人。又听到我姐说,来人了,把手机给我吧。手机就交到了我姐姐手里。我又跟我姐姐继续说。我说他牙不好了是哪不好了,你跟我说一说。我姐说的是,门牙的下面的四五颗牙非常活动。活动的吧就感觉是肉皮沾着牙齿晃动。上面有两、三颗牙不好。我说如果这样子能吃东西吗?吃饭的时候吧,吃馒头的时候要把馒头用手掰碎,用手送到嘴巴里面,送到舌头上,就这样。

主持人:那么除了这个牙齿的部分,其他的身体状况还好吗?还有这个牙齿是不是有谈到说是在狱中有没有受到一些虐待造成他现在牙齿这样一个情况呢?

耿和:身体的别的地方我就没有来得及问。因为家里来人了,就说不跟你说了,不跟你说了。但是我从牙齿上面我想说呢,在我们民间有一种说法,人身体上最硬的就是我们的牙齿。如果我们骨头都没了,牙齿都没了,那我们身体别的骨头还能结实吗?我从这个牙齿我看出了许许多多的问题。证明了高智晟在这个三年的监狱里面受到了非人的折磨,非人的待遇。没有获得任何看医生和治疗的这个权利。在这期间,我们大家都知道,三年来,我们家人没有接到任何高智晟的一次电话。没有得到他的一封信,三年了,这样子看了他两次。

主持人:听得出来,耿和女士你非常担心这个高律师的一个身体状况和健康情形。那么我想了解的是,刚才高律师的哥哥也跟我们美国之音的记者通电话,不过时间非常的短。那么听起来您好像跟高律师通电话的时间也不长。那么目前他究竟是不是已经真正恢复了自由,还是说像我们刚刚提的还有人在监视着他。没有办法真正的是畅所欲言。那么你是不是担心他会和其他或释的异见人士一样在刑满之后反而变成了居家囚禁呢?

耿和:我相信,我相信。看着是高智晟从监狱走到家,看着是自由了。但是照样是警察、国保天天围攻着。肯定是。这种生活状态我在北京市我天天我就过的是这种日子。我们这个就是监狱里面现在转到了家里面。现在家里面成了一个监狱。就是这样。

主持人:那么,另外我知道你现在心情一定很复杂。因为已经等了这么久,你之前也说苦难的日子等到今天终于要期待结束了。你之前一直盼着的高律师能够回来,和孩子们也一直在网上倒计时。那么你现在心情怎么样。孩子们有没有很高兴说爸爸终于出来了。你如果还有更多的时间的话希望透过我们的美国之音节目对你的丈夫讲些什么话?孩子有什么话想跟父亲说呢?

耿和:我是想说,我第一时间我接了高智晟的电话的时候,我心是非常的沉重。我听出高智晟的声音已经不像他以前说话的声音了。说话有点漏气。是这样的。3点半的时候,孩子已经睡觉了。两个孩子都睡觉了。是半夜,我是一晚上的打这个电话。是这样的。

主持人:好的,那么接下来的计划,除了在乌鲁木齐治疗他的牙齿之外,打算什么时间可以让他到老家,甚至有没有可能争取让高律师来到美国,跟你跟孩子们一家团聚呢?

耿和:我看了高智晟的这个牙齿和身体的状况呢,我非常的担忧。我现在就希望处于人道主义精神,让高智晟到美国保外就医,到美国来治疗,检查身体。

主持人:最后一点时间,希望耿和女士跟我们谈一谈您希望美国政府这边能够在继续争取高律师的自由方面为你做些什么,还希望中国的政府和人民在你们经过这么多苦难之后能够做些什么呢?

耿和:我对中国的政府不抱一点希望。美国政府……,我在美国我来了5年多,我到了华盛顿DC。有七、八次。为高智晟的事,见议员,也不断地做媒体。高智晟的迫害也是看得见的。那么我们做的事情是在哪里呢?我每次到DC去见那些议员,见那些政要,我们的作用都在哪里呢?我的问题在这里。这个问题交给你们。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