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59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共产党变色?俄共是否坚持马列引争议


俄共去年在莫斯科举行的纪念十月革命周年集会 (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俄共去年在莫斯科举行的纪念十月革命周年集会 (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俄罗斯共产党和左翼阵营内最近围绕俄共是否是真正意义的共产主义政党爆发争吵。一些知名共产党员抨击俄共领袖久加诺夫和他的党正蜕变成为带有民族主义色彩的资产阶级政党。久加诺夫对此提出反驳。

*老党员呼吁不应放弃信仰*

莫斯科-俄罗斯著名老共产党员利加乔夫最近发表公开信,指责目前的俄共领导层为了清除政治竞争对手大批更换地方党组织领导人,这导致俄共损失了数百名党员以及一批有威望的地方领袖。

现年92岁的利加乔夫在1976年就已是苏共中央委员。在上个世纪80年代,利加乔夫作为主管意识形态的苏共领导人曾激烈抨击过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的改革路线。苏联解体后,利加乔夫曾当过俄罗斯共产党的国家杜马议员。

利加乔夫在公开信中还呼吁俄共不应放弃马列主义信仰,应该坚持走社会主义道路,并应公开纠正犯下的错误。
*共产党蜕变成资产阶级?*

俄罗斯媒体评论说,久加诺夫的政治竞争对手以及包括利加乔夫在内的一些党员抨击俄共背离马克思列宁主义,并蜕变成为带有民族主义色彩的资产阶级政党。俄共在一个星期后将召开中央全会讨论意识形态问题,目前围绕俄共是否是真正意义的共产主义政党的争吵变得激烈。

*与时俱进 灵活解释马列主义*

针对批评声音,久加诺夫在俄共网站上发表文章回应说,世界经济不景气显示资本主义正面临全球性的危机。形势在变化,这也要求俄共在斗争策略上做出改变。应把传统意义的阶级斗争理论同把俄罗斯民族从财阀集团的统治中解放出来联系在一起。

久加诺夫和他的支持者认为,新形势下应该灵活解释马列主义。在首先把俄罗斯民族从财阀资产阶级政权的压迫中解放出来后,就可以解放其他民族,这恰好体现了国际主义理论。

*学者:共产党较少意识形态 更多实际利益*

俄罗斯独立政治评论人士科内夫说,苏联解体20多年后,俄共变化巨大,因此造成围绕俄共是否变色的讨论变得热烈。

科内夫说:“应该知道,当今的俄共较少意识形态,而更多的是实际利益。比如同样是一名候选人,有时能代表俄共参加选举,有时也可以代表统一俄罗斯党或其他政党参选,这主要取决于政治形势的变化。这说明许多人加入俄共并非因为他们信仰或是支持共产主义,而是因为他们想借用俄共这个平台实现政治上的升迁。”

科内夫说,俄共的许多内斗更多的是围绕利益争夺,而并非因为意识形态。
今年4月俄共莫斯科反政府集会中久加诺夫的支持者 (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今年4月俄共莫斯科反政府集会中久加诺夫的支持者 (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俄共被批安于现状 贪图安逸享受*

其他一些俄罗斯左翼势力也抨击久加诺夫领导的俄共已不代表无产阶级利益。俄罗斯共产主义工人党的一名主要党员不久前曾表示,久加诺夫和其他一些俄共领导人安于现状,贪图享受,俄共甚至在许多方面同克里姆林宫合作。

独立报的一篇评论文章说,久加诺夫等俄共领导人非常满足于目前议会中反对派政党的安逸生活。他们仅口头上反对私有化,批评俄罗斯加入世贸组织和其他一些改革。但他们其实并不想在俄罗斯发动革命,久加诺夫甚至害怕承担未来领导俄罗斯的责任。

*如何看列宁斯大林 共产党走过场*

政治学者科内夫说,久加诺夫领导的俄共仍然反对下葬列宁,继续称赞独裁者斯大林,并在一些纪念日向列宁和斯大林墓献花,但这些举动并不能说明俄共在走共产主义道路。
今年5月莫斯科反政府示威中的共产党员 (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今年5月莫斯科反政府示威中的共产党员 (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科内夫说:“在列宁和斯大林这些问题上俄共沿用传统,必须要走一下过场和形式。但其实这些礼仪性的东西没有任何实质意义。如果详细研究一下俄共的在竞选中的纲领,我们会看到俄共主张保护私有产权,反对把私有财产国有化。俄共还呼吁调正税收政策,对垄断资本增加征税。这些主张同一些欧洲左翼政党没有区别。”

*非传统意义上的共产党*

科内夫说,同其他反对派一样,俄共同样支持多党政治竞争,反对一党独裁。俄共还强调公民社会和媒体自由。俄共的这些主张同传统意义上的共产党已经完全不同。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