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28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记者手记:云南人话说飞虎队与美国人


展览图片:陈纳德与飞虎队员们(美国之音林森拍摄)

展览图片:陈纳德与飞虎队员们(美国之音林森拍摄)

昆明是这次昆明、芷江之行的第一站。昆明飞虎队纪念馆是到了昆明以后参观的第一家馆所。

前几日的手记里提到,在昆明参观的两个关于飞虎队的馆所,就馆所本身来说,没有留下什么太深的印象,因为它们和许多形形色色的其它纪念馆或博物馆一样,以图片为主,佐以为数不多的实物;而许多实物未必就是当年的物件,也只是从民间搜集来的那个年代的东西;当然,也有些当事人捐赠的物品。

这次参观昆明飞虎队纪念馆最值得说说的,是了解到了云南当地人对飞虎队的感情和对美国人的看法。另外必须要说的是,虽然早就对飞虎队和陈纳德事迹早就有所了解,但是昆明飞虎队纪念馆是最早听说的一家纪念馆。这还要归功于“微信”的兴起。

夏东华发的微信(微信截图)

夏东华发的微信(微信截图)

应该是2014年的某一天,“微信好友”----昆明的夏东华女士在“朋友圈”上发了一条消息:“在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一群来自大洋彼岸的年轻人,驾驶着美国生产的飞机,来到云南帮助我们对日作战。军事家们曾预言:这支队伍‘活不过’三个星期,但是,他们最终以‘飞虎队’闻名于世界。他们在云南的点点滴滴,都记录在昆明市博物馆了,有空去看看吧!” (微信截图)

夏东华是记者2008年赴墨西哥城采访第17届国际艾滋病大会时,采访并结识的一家国际非政府组织驻昆明机构的工作人员,云南曲靖人。这次去昆明采访,以这条微信为线索联系上了夏东华,请她做向导。夏东华开车带记者去参观设在昆明市博物馆内的“昆明飞虎队纪念馆”。

夏女士说:“之前我只是知道飞虎队这个名字,但是对名字背后的历史和相关事件并不清楚。是一个非常偶然的机会我来到昆明市博物馆,看到了里面的飞虎队纪念馆,看了以后感触非常深。现在一听到飞虎队这个词就会感到非常亲切,而且是充满了一种感激之情。”

这是2015年8月24日,是个星期一早上,因为天下着雨,昆明大街上倒是没有很多行人。和中国任何一个大城市一样,虽然地铁等公共交通非常方便,但是路上的小汽车仍然顽强地相互挤着、躲闪着、行进着。

夏东华一边开车一边介绍:当年中国正在抗日作战,但是中国军队不具备飞行作战的技术和力量以对付侵华日军;在这个时刻,是大洋彼岸的一群年轻人,而且是一些志愿者,他们驾驶着美国生产的飞机飞来云南,来帮助我们对日作战。这支由志愿者组成的队伍可能在当时许多军事家的眼里不是那么专业,这些军事家预言,这支队伍的寿命不会超过三个星期。但是这支队伍却非常地英勇善战,尽管是一个志愿团体,但是也有良好的专业素质,最终以飞虎队而闻名于全世界,也创造了航空史上的一个奇迹。

几年前在墨西哥采访时就见识过夏东华的语言表达能力,虽是即兴,却又流畅。

“所以,现在我一听到飞虎队这三个字,就充满了一种感激之情。如果不是他们当时能够有这种人道主义精神,飞到云南来支援我们的话,我不知道中国的抗战是否能够在八年的时间之内结束。”

昆明博物馆里的飞虎队纪念馆(美国之音林森拍摄)

昆明博物馆里的飞虎队纪念馆(美国之音林森拍摄)

走进昆明市博物馆的大厅,昆明飞虎队所在的展厅在二楼上。大概是因为星期一,又下着雨的缘故,纪念馆里参观的人不是很多,但是也陆陆续续进来了几批。

记者见一位大约60岁上下的男子看得非常认真和投入,驻足在飞行服展柜前仔细阅读下面的说明。与他攀谈起来,他只告诉记者自己姓吴,就是昆明人,退休了。记者问他,一大早的下着雨,为什么会到这里参观飞虎队纪念馆。吴先生说:“飞虎队在昆明的时间比较长,我本人对战争题材的东西也比较感兴趣。今年纪念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我想看看这个地方可能会有些新东西。”

展出的飞虎队制服(美国之音林森拍摄)

展出的飞虎队制服(美国之音林森拍摄)

昆明的这个飞虎队纪念馆是2009年才开始筹建的,记者问吴先生为什么以前对飞虎队的宣传介绍并不是很多?吴先生压低了声音说:“主要原因还不是国共两党的关系问题嘛!飞虎队肯定是为中国的抗战做了很多的事情,它在云南也不光是昆明这个地方,云南境内有好些的飞机场,以前都是建给飞虎队用的。我也是断断续续地听老人讲一些飞虎队的事情。”

记者遵照美国之音的工作守则,在与吴先生攀谈了几句之后便告知自己的记者身份,问他如何看现在的美中关系,如何看现在有些中国人的仇美情绪。吴先生说:“历史归历史,现在是现在,现在中美两国都有自己的势力范围。无论当时的中国政府是否对飞虎队志愿者有什么样的补偿,但是对于老百姓来说,对于飞虎队为中国抗战显示出的牺牲精神,人家为你做了事,你肯定是不能忘记的。”

展出的陈纳德生活照片(美国之音林森拍摄)

展出的陈纳德生活照片(美国之音林森拍摄)

吴先生告诉记者,他离开国营单位后曾经做企业,接触过许多美国人,觉得美国人的性格,与许多其它国家和地区的人相比,要直爽、率真得多。他说:“虽然两个大国之间在国际舞台上有这样那样的利益冲突和战略博弈,两国人民之间的民间交流还是非常好和融洽的,跟美国人接触没有什么坏的和敌意的感觉。” 说到这里,吴先生略带歉意地说:“您是美国记者,我们在这里随便聊聊还行,真要正式采访,有许多话我们不便多说。”

在昆明飞虎队纪念馆里,记者还遇到了来自云南丽江的黄先生。黄先生也是只告诉记者自己姓黄,从事通讯方面的工作。他是一家三口在参观,他的小儿子大约四、五岁的样子。记者逗小男孩:你为什么要来看飞虎队纪念馆?“我喜欢看大飞机!” 小男孩答道。不过,这是个室内展览厅,并没有陈列小男孩喜欢的大飞机,不知小男孩是否会有些失望。

展出的陈纳德遗孀陈香梅年轻时照片(美国之音林森拍摄)

展出的陈纳德遗孀陈香梅年轻时照片(美国之音林森拍摄)

问黄先生是什么时候开始知道飞虎队的。黄先生说:“小的时候在老家见过一些自家用铝做成的用具,听老人家讲,这些东西就是当年飞机掉下来以后,用飞机上的残骸做出来的。所以是从小的时候就听说关于飞虎队的故事了嘛。在我们丽江,当地人对飞虎队了解的人还是蛮多的,特别是老一辈人了解得非常地清楚。到了我们这一辈就只是听老一辈的人讲过的故事了。”

记者向黄先生提出了问吴先生的同样问题。黄先生说:“拿飞虎队的例子来说,美国和中国相距那么远,而我们丽江在中国又是那么一个非常偏远的小镇。现在想想真的很难想象在上世纪三、四十年代,那些年轻的美国士兵,不远万里来到中国,肯定要付出很多,有的就付出了生命。”

几乎和吴先生一样,黄先生说:“对于两国关系中的负面说法,我们也不便多说。”

关于飞虎队与昆明的渊源,昆明飞虎队纪念馆的前言是这样说的:“昆明与‘飞虎队’有着深厚的历史渊源,‘飞虎队’从这里诞生,在这里成长,飞虎战机第一次升空作战是在昆明,飞虎英雄第一次击落敌机也在昆明……昆明人民对‘飞虎队’的感情也是深厚的,始终没有忘记‘飞虎队’在抗战时期所立下的赫赫战功,有关‘飞虎队’的故事在昆明也是众人皆知,代代相传。”

最后顺便为昆明飞虎队纪念馆“做个免费广告”,愿更多的人,特别是更多的中国人了解飞虎队、记住飞虎队、记住美中两国源远流长的传统友谊。

昆明飞虎队纪念馆“位于拓东路93号昆明市博物馆内,全年无休,免费向社会开放。”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