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46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莫斯科:历史的血腥味尚未远去


拉钦斯基在一次新闻会上手举目前解密的斯大林大清洗时的文件。(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拉钦斯基在一次新闻会上手举目前解密的斯大林大清洗时的文件。(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莫斯科最近举办了一个展览,专门介绍市内那些在斯大林大清洗时代用作审讯、判决、关押和处决无辜者的地点。那些普通的老房子曾经有着各种各样的悲惨故事,阴森、恐怖、血腥。历史学家和活动人士认为,在俄罗斯目前的政治气候中举办类似展览具有重要现实意义。

老房子带有血腥历史


一个介绍斯大林政治迫害的展览几天前在位于俄罗斯首都市中心的莫斯科博物馆开幕。这个名叫“莫斯科市内政治迫害地点,城市如同历史教科书”的展览同时获得了俄罗斯纪念碑人权组织的支持。

莫斯科介绍斯大林政治迫害地点的展览。(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莫斯科介绍斯大林政治迫害地点的展览。(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展览组织者说,莫斯科市内,特别是市中心地带有大量老房子至今被使用。人们每天去那里上班,许多人经常路过这些房子去商店、去电影院。但绝大多数人并不知道这些房子和地点的历史。在上个世纪三十年代的斯大林大清洗期间,许多无辜者正是被关押在这些地方,他们在那里遭到审判,被秘密处决。

展览仅介绍一小部分

展览组织者说,莫斯科市带有血腥历史的地点非常多,这个展览仅介绍了很少的一部分。但组织者仍然尝试通过展览努力恢复当年的莫斯科政治空气,让参观者感受到那个时代人们的生活气氛,同时反映1920年到1950年期间当时的政治迫害规模。

展览分成关押、审判、处决、和埋葬几个部分向人们介绍了有关建筑的具体地址,特别是大清洗期间秘密警察如何使用这些建筑的血腥历史。展览中提到的每处房子,每个地点都决定了许多人的命运。面对当年的苏共镇压机器,人们显得孤立无援。

修道院改监狱 办公楼当杀人场

当年契卡办公大楼,后被改成毒药实验室,一万多人曾在这里被处决。(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当年契卡办公大楼,后被改成毒药实验室,一万多人曾在这里被处决。(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莫斯科有数万人在斯大林的大清洗中丧生。许多人被捕时都不知道过几个月后他们会被处决。展览的组织者之一,纪念碑人权组织工作人员波里瓦诺娃说,位于莫斯科市中心,距离目前的俄罗斯联邦安全局办公大楼几十步远有一处几层楼的老建筑。那里曾是秘密警察克格勃的前身契卡的办公大楼。在契卡新的办公大楼建成后,这栋房子被当成秘密警察的车库和毒药实验室。大清洗期间,那里血流成河,大约一万多人在这栋建筑的地下室和院子里被处决。

波里瓦诺娃说,莫斯科市内还有一些古老的修道院。布尔什维克执政后,这些修道院立刻被改成监狱关押持不同政见者。大清洗时代,这些修道院中挤满了被捕人士。

提供机会反思历史

展览的策划者之一,莫斯科博物馆设计师西塔尔说,俄罗斯应该反思为什么会出现那样的血腥历史,这个展览恰好提供了一次机会。

西塔尔:“如果我们迄今无法弄懂那段历史,不能总结出造成那段血腥历史的原因,我认为,我们也就无法以正常的心态生活在今天的社会里。”

忘记历史的代价

莫斯科介绍斯大林政治迫害地点的展览。(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莫斯科介绍斯大林政治迫害地点的展览。(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一些展览的组织者和参观者说,普京带领俄罗斯走入死胡同。俄罗斯现在的处境恰好同人们不能反思过去历史有关。而普京目前高达80%的支持率也与俄罗斯民众对过去历史的认知水平和反省程度有直接联系。

历史学家,纪念碑人权组织领导人拉钦斯基说,即使在不少受害者的后人中,许多人仍然把斯大林迫害历史当成自己家庭的个人悲剧,而不去反思其中的原因和共产主义意识形态,这恰好说明今天民众的历史认知水平。

难走出死胡同

拉钦斯基说,前苏共领导人赫鲁晓夫在1956年著名的苏共20大上批判斯大林。表面上看,似乎苏共纠正了错误,苏联反思了历史。现在执政的普京当局也采取类似办法,让人觉得斯大林政治迫害同今天无关。但拉钦斯基认为,正是由于人们至今没有弄清斯大林政治迫害历史,俄罗斯今天正为此付出代价。

拉钦斯基:“问题并不是出现在某个刽子手,或是曾经篡改历史,篡改某个历史案件的犯罪分子身上。问题出在今天的体制上,这个体制年复一年地试图颠倒一些价值观念。目前的俄罗斯现实是,并非社会民意能左右政权,而是这个政权来掌管社会。这就不可避免地造成俄罗斯今天的处境。因为不想弄懂历史,俄罗斯也就没有公民社会,这个国家也就不会有前途,这就如同一个人被蒙上眼睛前行一样。”

拉钦斯基说,俄罗斯目前处在苏联解体后政治空气最坏时期,只要民众的头脑中仍然弄不明白为什么会发生斯大林大清洗,弄不懂为什么那样的血腥政治迫害成为可能,俄罗斯就没有机会走出今天的死胡同。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