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46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俄罗斯的反同性恋法考验国际奥委会的承诺

  • 美国之音

2013年7月14日俄罗斯同性恋权利活动家抗议同性恋恐惧症

2013年7月14日俄罗斯同性恋权利活动家抗议同性恋恐惧症

现在距俄罗斯索契冬奥会还有不到六个月时间。围绕俄罗斯一项禁止宣传非传统婚姻法的争议给这次竞赛蒙上了一层阴影。

奥委会宪章文本言简意赅,其中的第四章说:“体育运动是人类权利。每个人必须拥有从事体育活动的可能性,而不受任何视,并且符合奥林匹克精神,即要求以友爱,团结和公平竞技的精神,相互理解。”

前击剑金牌获得者托马斯·巴赫本星期当选为国际奥委会主席之际保证,他将全面体现奥林匹克运动上述准则。

巴赫说:“我希望按照我的座右铭“实现多元下团结”领导国际奥委会。我希望成为你们所有人的主席。这就意味着,我将竭尽全力,努力在奥林匹克运动各不同利益者间寻求最佳平衡。”

不过,巴赫有可能发现自己正处在国际奥委会宪章,欧洲人权宣言以及俄罗斯法律的纠葛中。

今年六月,俄罗斯国家议会杜马通过的一项法律,禁止“向未成年人宣传非传统性关系“,总统普京签署了这一法律。这项法律所定义的“非传统”,是指“对生殖不具传承力的各种关系。”

一些人权组织,例如人权观察,人权运动等,已呼吁国际奥委会在索契运动会前公开反对这一法律。明基·沃顿是人权观察组织“全球行动计划”的干事长。她说,国际奥委会在索契被授予冬奥会主办权时就已错过了为人权仗义执言的机会:“这是俄罗斯总统普京的奥运会。这个奥运会对普京本人以及俄罗斯政府非常重要。假如当初有足够的信息沟通,说明围绕这项反同性恋法律上存在严重问题,那么我认为,如今我们就不会陷入如此的混乱。”

因为俄罗斯的这项法律在什么是宣传上语义模糊,在什么行为运动员和观众可以接受上存在混乱。国际奥委会宣传干事长马克·亚当斯说,奥运领导机构得到俄罗斯政府保证,无论是观众还是运动员,都不是这项法律的对象。

亚当斯说:“(俄罗斯)副总理绝对保证,这项法律将不会影响观众,也不会影响到运动员以及参加运动会的其他任何人。就在最近,俄罗斯总理以及总统普京也做出这种表示。这项法律如今如何在实践中实施,是俄罗斯当局自己需要应对的。不过,我们得到他们绝对的保证,奥林匹克宪章将得到尊重。”

不过,亚当斯表示,运动员或者观众在奥运场馆内的任何抗议活动,将违反奥林匹克规则。人权观察组织的明基·沃顿说,国际奥委会的反应并没有针对和解决根本问题。

她说:“国际奥委会表示,不准备惩罚在奥林匹克运动外敢于直言的运动员。这种说法的确没有针对这项法律当初是如何通过的这个根本问题。答案很清楚,这是向俄罗斯政府信息传达上的一次根本性失败,没有说明歧视在奥运宪章中是不允许的,(俄罗斯)政府需要撤销这项法律。”

一些团体已经呼吁抵制这次(索契)运动会。不足的是,同性恋权利组织只是呼吁赞助商撤销他们的赞助支持,其中很多赞助商总部在美国。

然而,预计国际奥委会不会对俄罗斯施加更大压力,迫使其改变这项法律。

2016年巴西夏奥会奖牌排行

第31届夏奥会官网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