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54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俄罗斯与中国对美国看法的演变


从左至右:美国总统奥巴马、俄罗斯总统普京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北京出席亚太经合组织峰会。(2014年11月11日)

从左至右:美国总统奥巴马、俄罗斯总统普京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北京出席亚太经合组织峰会。(2014年11月11日)

在过去的100年里,中国与俄罗斯的关系堪称特殊。中国是全世界人口最多的国家,俄罗斯是全世界土地面积最大的国家,其中上百万平方公里的土地是从中国夺取的。

然而,“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我们送来的马克思主义”(中国执政党共产党已故的领导人毛泽东语)。俄罗斯共产党在1917年武装夺取政权,随后建立了所谓的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对俄罗斯及所谓的苏联加盟共和国实行了70多年的一党独裁统治。苏联共产党政权建立不久,中共在苏共的扶持下成立,不久也在中国南方建立了苏维埃政权。1949年,中共在中国大陆建立了自己的一党独裁政府,并随后实行“一边倒、倒向苏联”的外交政策。

俄罗斯的苏共政权在1990年代初垮台。20多年之后,在一些分析人士看来,中共党魁习近平依然为苏共政权的垮台而耿耿于怀,叹息在苏共政权面临垮台之际“竟无一人是男儿”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之将倾,保住已经被俄罗斯人唾弃的苏共政权。

总而言之,在过去100年的大部分时间,俄罗斯和中国都实行共产党一党独裁体制,尽管期间有20多年的时间(即从1960年代初到1980年代中)苏共和中共政权一度公开大吵大闹,相互谩骂,不共戴天,甚至一度兵戎相见。

换句话说,在过去100年的大部分时间,俄罗斯和中国有很多相似之处。但来自俄罗斯和中国的两位研究者12月14日在美国公共政策教育机构伍德罗·威尔逊国际学者中心所做的报告显示,俄罗斯和中国两国对美国的研究也有许多有趣的相似之处。

俄罗斯的对美研究

谢尔盖.朱克是印第安纳州鲍尔州立大学历史教授,专门研究俄罗斯和东欧历史。他先前是苏联的美国历史专家。

2002年获得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博士学位的朱克说,俄罗斯对美国的研究从俄罗斯帝国时代就受到官方的控制;俄罗斯一位著名的的美国研究前辈抱怨说,俄罗斯帝国时代,对美国的研究就由官方控制,科学和人文科学都由帝国控制;历史尤其是帝国意识形态的一部分,教育的目的是培养俄罗斯爱国者。

朱克说,“这种趋势在沙皇尼古拉一世(1796—1855)的时候有国家大力扶持,经历多次俄罗斯革命安然无恙,后来又经历了苏维埃社会主义时期,也经历了普京的统治并且发扬光大。国家规定了俄罗斯对美国历史的看法。”

在1940到1980年代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和和以苏联为首的东欧共产党国家的冷战中,苏联研究在美国成为显学。朱克说,美国对苏联的研究从1940年代起步,由国家拨款,但没有研究中心,研究者分散在美国各个大学,进行对苏联进行学术性研究。

相比而言,苏联对美国的制度化研究起步晚得多,主要是在斯大林1953年死后;苏联的研究美国的机构以莫斯科和基辅为中心,主要的机构在1960、1970年代才建立。1968年苏联成立的美国加拿大研究所,所长是苏联情报机构克格勃官员。直到1991年,苏联的所有美国研究机构的总管都是克格勃批准的人,或者是跟克格勃有直接关系的人。

朱克说,与其他社会科学学科一样,苏联对美国的研究直到1980年代后半期都有僵硬的意识形态限制,谈不上有多少学术性,研究者被要求要遵循马克思主义的观点;苏联90%的美国研究者是马克思主义的宣讲师;苏联对美国的研究主要是有内政的用途,研究将美国塑造为敌人,可以用来掩护苏联的社会紧张,政府的专制,食品和住房的缺乏,军备竞赛,经济管理的无能,以及普遍的贫困。

说起苏联的美国研究机构都是苏联情报机构,令人想起在仿照苏联建立的中共政权统治下的中国,研究美国的机构乃至一般的研究外国的机构也多与中共政权的情报机构有关。设在北京的国际关系学院的主管机构是相当于苏联克格勃的中国国家安全部。

中国的对美研究

夏亚峰是纽约长岛大学历史教授,他在中国出生长大,并且一度在中国驻美国大使馆担任外交官(1995-1998)。2003年,他获得马里兰大学博士学位,主攻方向是现代外交史。

夏亚峰说,中国人多嘴杂,对美国的看法各不相同。但大致说来,在过去的100年里,从20世纪初到1949年(即中共夺取中国大陆政权的那一年),中国人对美国的看法相对多样化,有关美国的也相对开放,有赞有弹,但一开始赞扬的居多,从梁启超,到毛泽东,到蒋介石都一度对美国强赞扬有加。

从1949年到1976年(即毛泽东死去那年),中国官方的观点一统天下,官方大部分时间对美国持敌视态度;只是到了1972年之后,出于联合美国对付苏联的需要,官方对美国的态度才发生转变;从1978年到1989年,中国开始推行改革开放政策,官方对美国的态度更为积极,美国被认为是一个值得学习的先进国家。而从1989年到现在,中国对美国的态度则是赞美和敌视、仇恨的混合物。

在朱克教授回答苏联对美国的研究究竟有多少学术、有所少是宣传的问题之后,夏亚峰教授也回答了中国对美国的研究究竟有多少学术分量的问题。

夏亚峰说,“典型的例子是朝鲜战争。我们现在都知道当时是北朝鲜发起进攻的,但我在1985年来到美国之前,我所看到的中国材料都是说是南朝鲜挑起的战争。”

需要在这里附带说明的是,中共官方至今坚持当年的宣传性说法,依然把中共派遣军队进入朝鲜半岛支援朝鲜金日成政权发动的侵略战争称作“抗美援朝”战争,即抗击美帝国主义入侵、支援朝鲜的战争。

由毛泽东到习近平的观点演变

中共最高领导人对美国的观点在过去的70年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在伍德罗·威尔逊国际学者中心举行的研讨会上,有记者问:

“在1949年毛泽东夺取中国政权之前,他一度非常赞美美国,说是他希望中国也建立民有、民治、民享的政府;现在,在赞美毛泽东的习近平领导下的中共统治的中国,宪政成了一个禁忌话题。在这些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夏亚峰回答说:

“你说得不错。毛在某一段时间,比如在1936年接受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采访的时候,他希望跟美国建立反法西斯统一阵线。在1944年8月,在跟美军驻延安观察团的约翰谢伟思谈话时,毛说,战争之后,重整经济将是中国最急迫的任务。他说,中美两国互利,我们必须保持跟美国的交往接触。

“但我要说,毛是玩政治的,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他希望得到美国的支持,美国支持他,而不是蒋介石。但我们后来知道美国支持蒋介石,而毛泽东击败了蒋介石,又跟苏联结盟。

“对毛来说,我认为他没有宪法或宪政的概念。他不知道宪法,也不在乎宪法。我要说,毛是中国最后的皇帝。

“习近平访问美国很多次。自从他上任中国最高领袖职位以来已经大概访问美国7次了。在此之前,他也曾在美国短期学习。我想,习近平对美中关系持正面的态度。例如,他说,太平洋足够广袤,足以容下中美两国。他还说希望中国和美国能建立新型大国关系,不冲突,不对抗,互利双赢。

“但就国内政策而言,他有很多问题要对付。他要先整顿好内部,巩固他的权力。或许,在他的第二届任期内,我们希望他能够自由,更开放。这是我的观点。”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