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26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促查浦东拆迁户沈勇死亡真相 多人被抓


抗议者促查浦东拆迁户沈勇死亡真相。(博讯图片)

抗议者促查浦东拆迁户沈勇死亡真相。(博讯图片)

上海浦东拆迁户沈勇离奇死亡事件发生四天后,数十名中国公民联名要求调查这位上海市民的死亡真相,并发起成立公民沈勇死亡事件维权观察团。与此同时,一些上海访民表示,警方10月24日在抢走沈勇遗体之后,不仅控制了沈勇的母亲和儿子,又在28日抓捕了至少5名到官方机构和公安机关为沈勇之死提出质疑的上海访民。

据设在美国的博讯新闻网消息,大约400名上海维权者10月28日到浦东新区公安分局,为疑似被虐待殴打致死的上海访民沈勇举行抗议示威,要求查明真相,严惩凶手。

*目击者下落不明*

28日晚上,上海维权人士毛恒凤对打电话了解情况的美国之音记者表示,沈勇遗体的目击证人孔令珍当天下午在上海市江苏路中央巡视组所在地被保安和公安人员抬走后失踪,十几名上海访民正在上海市公安局,要求查询孔令珍和当天上午另外4名被抓访民的下落。


她说:“中央督察(巡视)组,在江苏路888号。到那里去,里面冲出来几十个保安,问什么事。我说,为沈勇的事,向中央督察组反映,想要了解这个事情嘛。他们就讲,你们说有证据吗?孔令珍就说,尸体我看到了,浑身都是伤。他们说,不要说了。她说,我是看到这个尸体都是伤。后来就把她打翻在地,就把她拖进去。”

毛恒凤说,一些访民稍早前还到黄浦公安分局半淞园派出所就上述几人的失踪报案,但得到的答复是,失踪24小时之内不予受理。

孔令珍是到上海仁济医院看到沈勇遗体的目击证人之一。毛恒凤指出,孔令珍曾表示,她看到沈勇死后身上有明显伤痕,脖子上有勒痕。

在上海市公安局要求调查沈勇死亡真相的另一位当地居民石萍对 表示,孔令珍在中央巡视组所在地说她看到沈勇遗体上的伤痕之后曾遭到在场公安人员的制止,随后就被数名保安抬走,之后就与外界失去联系。

美国之音记者多次拨打孔令珍和沈勇的儿子沈亚明的手机,都没能接通。

*死者亲属遭监控*

到场寻找这两个人的上海访民石萍表示,沈亚明在他父亲沈勇的尸体被警方出动大批警力从医院抢走之后遭到严密监控,目前去向不明。毛恒凤表示,沈勇的母亲也被当局监控起来,无法知道其下落。

石萍说:“不能找到,因为他儿子已经监控了。24小时监控。我们跟他约好的,但是没办法见面。24小时,天天监控,碰不到他。电话也不能打通。没有人接。 警察看着他,24小时不给他接电话。”

*官方说法受质疑*

沈勇死亡后,上海浦东新区政府网站“浦东发布”发出微博说,“今年6月以来,浦东北艾路1765弄一业主多次报警、投诉,反映其住宅被他人侵占。10月24日上午7∶30许,上海浦华物业公司再次上门对住在该房屋内的沈勇和其母亲进行劝离。沈勇自行离开住所,上车后不久昏迷。经现场急救并送仁济医院东院,于上午10许宣告死亡。浦东新区高度重视,已经组织公安、卫生、物业管理部门以及所在镇成立调查组,正在进行进一步调查。”

连日来,上海数百名访民为沈勇死亡事件进行了多次“讨说法”行动。他们对官方微博的说法提出质疑说,“沈勇自行离开住所,上车后不久昏迷”, 沈勇为何上车,上了谁的车,什么车,要去哪里?访民们还质问:为啥只字不提沈勇身上的多处於血伤痕?

毛恒凤表示,沈勇的邻居说,沈勇被一伙民警和黑保安从住处拖走,两小时后被送回,在救护车到达前已经死亡。

她说:“是邻居说的,送回来,也是他们这帮人送回来。他们打的120送到医院去的。送到门口就打120了。送回来已经死了,他们(邻居)讲。”

沈勇死亡事件发生地的管辖派出所浦东新区六里派出所一名接电话的人员不肯透露有关沈勇事件的任何信息。他对美国之音表示,此事要跟新区公安分局政治部联系,随即挂断电话。

*联名呼吁要真相*

10月28日,有30多名律师、维权者和各界人士发起成立“沈勇死亡事件维权观察团”并呼吁前往上海寻求真相。他们的呼吁书说,社会公众有权利知道沈勇死亡这一社会事件的真实原因;公众应该看到媒体对沈勇亲属、友人及当事人的采访报道,这有助于明了真相。呼吁书表示,希望在每个中国公民身上实现公平正义和法治人权。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