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48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新加坡:美国面临TPP命运的严峻抉择


美国贸易代表、日本经济大臣和新加坡、加拿大、秘鲁、马来西亚和墨西哥的贸易部长在有关TPP的记者会上(2014年2月 资料照片)

美国贸易代表、日本经济大臣和新加坡、加拿大、秘鲁、马来西亚和墨西哥的贸易部长在有关TPP的记者会上(2014年2月 资料照片)

新加坡外长尚穆根警告,鉴于上星期总统贸易授权法在美国国会遭遇挫折,美国在亚太地区的前途面临“严峻抉择”。贸易授权法的批准被视为对最终达成新的亚洲自由贸易协定至关重要。新加坡外长发出上述警告之际,众议院共和党领导人采取行动,将有关贸易授权法的下次表决推迟到七月底。

新加坡外长星期一在华盛顿的“战略与国际问题中心”发表讲话时说,完成有关“跨太平洋伙伴协议”这项多年谈判的自由贸易协议至关重要。尚穆根说,本世纪经济发展主要源自亚洲地区。

他说:“大家都知道中国,而故事还有其他方面,即印度和东南亚地区。东盟,即东盟十国一起构成全球第七大经济体,目前经济总量两点四万亿美元,但是五年内将达到四万亿美元,这是很多人没有认识到的情况。”

尚穆根说,这是一个需要基础设施开发的地区,该地区急需美国目前占主导的领域,例如能源和信息技术等。他说,这是一个历史正在改写的地区,国家和国际间的新制度架构正在出现。

他说:“方方面面之中,美国的位置在哪里?美国迄今一直是和平的保障,进步和繁荣的保障。假如美国不签署这项协议,你的力量杠杆是什么?又如何融入亚洲经济体?与此同时,其他一系列贸易协定有的已签署,有的将要签署,美国将会被排除在外。”

尚穆根说,美国面临的严峻抉择是:希望成为该地区的组成部分,还是希望被排除该地区。尚穆根说,假如华盛顿选择离开这个占全球国民生产总值百分之四十的地区,那么其唯一的力量杠杆就只有第七舰队,即美国驻守在该地区的海军力量。

尚穆根说:“贸易是战略,要么在内,要么不在内,而这对你的就业,投资和繁荣又意味着什么?我的意思是说,这个问题非常,非常严肃,有关你的信誉。让我们坦率直言,总统希望获得贸易授权法,大家都知道这非常重要,但是不能使其通过。”

这位新加坡外长表示,亚太的新篇章每天都在书写,世界不会等待,即使是美国,世界也不会为了美国而等待。

澳大利亚弗林德斯大学国际关系学院的新加坡问题分析人士迈克尔·巴尔说,华盛顿出现的政治僵局以及经济民族主义的兴起,令美国传统的亚洲盟国深感忧虑。巴尔说,没有快速授权,这些国家在就TPP达成协议时将犹豫不决,因为这意味着美国国会有可能进一步修改协议。

他说: “新加坡民众尤其非常担心应对中国的崛起,而且不仅只是他们。新加坡知道,在应对中国崛起方面,新加坡单独采取行动的能力极其有限,唯一能做的是想方设法对应,他们确实在期待美国。”

巴尔说,他们担心失去对美国的信心。他说,亚洲真正担忧的是,美国表现得根本不能有效行事,甚至连签署贸易协议这样的小事都不行。

美国众议院共和党领导人表明,为建立国会对贸易促进授权法的支持,他们需要更多时间。与该法案绑在一起的是再就业培训拨款,即上星期五惨败的所谓“贸易调整援助法案”(TAA)。

白宫发言人欧内斯特星期一承认,这一过程越长,建立两党支持就越困难。他说:“大家知道,现在的情况是,我们相信已建立起一定的势头,过去几个星期以来,我们发现参议院出现两党对贸易授权法以及贸易调整援助法的支持。我们看到,参议院采取了很多人认为不可能的行动,在目前的势头上再接再厉,完成总统认为谈判有关协议所必须的步骤,使之显然能最大程度地符合经济利益,符合美国中产阶级劳工的最佳利益。”

奥巴马的两位主要民主党盟友,众议院少数领袖南希·佩洛希和有可能成为2016年总统候选人的希拉里·克林顿都表示反对,这使奥巴马获得快速授权法的努力复杂化。二人星期天呼吁奥巴马总统听取其国会盟友的意见,并且同他们合作。

佩洛希星期一在今日美国报上发表文章,呼吁建立全球贸易新模式,反映公众代表的声音,反映非盈利组织的声音。佩洛希还说,劳工需要更大制约力,贸易协议需要更大透明度和责任机制,这样才能捍卫工资,地球和安全。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