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1:09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您的孩子在美国:MIT好兄弟谈硅谷创业路


我们曾经介绍过位于旧金山市区的“新硅谷”SOMA, 而且知道在SOMA工作的大都是年轻人。他们不满意硅谷的沉闷乏味,来到好玩的闹市之中的创业园区,成为新一代的硅谷人。提起“硅谷人”,网上有一个词儿叫“硅谷码农”,意思是像农夫一样做数码编程。但是硅谷人闹到就没有什么浪漫理想的情怀吗?“您的孩子在美国”的记者在SOMA遇到了两个麻省理工学院的校友,他们毕业后合伙创业。我们听听看,他们是怎么看待在新硅谷创业这回事的。

他叫桑文,今年27岁。在中国毕业于上海同济大学,后进入美国波士顿的麻省理工学院获得博士学位。

他叫林茂凯,今年30岁,毕业于北京的清华大学,后在麻省理工学院获得博士学位。

桑文和林茂凯都是麻省理工的同学和好朋友。俩人从MIT拿到博士学位后,共同创办了一个名叫Smarking的公司。Smarking就是英语中Smart和parking这两个字拼成的,是“智慧停车”的意思,所以这是一个专门做停车数据分析的公司。停车,听起来似乎没有那么高大上,但却是影响城市人生活的一个大问题。全美国有大约两亿五千万辆汽车,有大约八亿多个停车位,但是为什么人们还经常找不到停车位呢?在桑文和林茂凯看来,两亿五千万和八亿这两个数字之间肯定存在着一个鸿沟,他们的理想就是要填补这个鸿沟。在高科技创业公司林立的旧金山和硅谷湾区,虽然停车数据这一块好像和高科技不沾边,但是已经有投资人看出了其中的潜力。去年四月份在天使轮的投资中,Smarking成功融资320万。

尽管他们的公司已经在为 用户提供停车数据分析方面小有斩获,但是Smarking仍然处于草创阶段的艰难之中。那么,最困难的地方是什么呢?

Smarking公司共同创办人兼CEO桑文说,“最困难的我个人认为是找到好的人和你一起工作。这个是最具挑战性。像Mark是个特别的例子,Facebook给他一年二十万美元他不去,他来做这个事情。像这样又有非常高的能力高的水平,又能有这样的决心和意志,要吃苦要把这个事情做出来。要找到这样的人是非常难的。”

什么,没有听错吧?不显山不露水的林茂凯竟然是Facebook宁愿花二十万美金延揽的人才。是什么样的原因可以使林茂凯放弃大公司的高薪,而愿意白手创业?林茂凯在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谈起了他对自己事业的理想和愿景。

Smarking公司共同创办人兼首席数据师林茂凯说, “我实际上之前也在金融行业和科技行业工作或者实习过。我自己的感觉是在数据分析这一块有很多很成熟的技术。或者说很多很前沿很先进的技术都是从科技或者金融行业出来的。但是在传统行业在数据分析方面有更大的潜力。为什么呢?因为传统行业一直没有把最前沿的从科技行业和金融行业来的技术应用起来。举个例子:我如果去Google或者Facebook工作,它们优化的程度,从零到100,他们可能已经做到了90-95,你要往前推进一个点两个点,你是要花费很大的精力。但是我个人我更喜欢说,像在停车这个行业,从零到100它就是在零上面。花相同的时间,我很有可能就把这个行业从零做到85,甚至做到90。如果要我花相同的时间,我更愿意做这样的事情。这样的事情首先对这个行业有更大的影响力。对消费者也能够带来很大的帮助。”

林茂凯解释自己为什么放弃大公司的高薪而白手创业的说法,记者在旧金山的一些公司和学校里采访时也时常会听到。在这些从中国大陆到美国留学的年轻人中不乏具有浪漫情怀的理想主义者。这两位麻省理工的好友每周工作六天,每天十几个小时呆在办公室里工作,只有周六可以出去会会朋友,看场电影。桑文这样来形容他们的创业。

Smarking公司共同创办人兼CEO桑文说,“它不是个工作,不是一个Job, 它就是一个生活。你选择的你这段时间你就是这样一个生活方式。”

那么,在桑文眼中那些华人创业者都是些什么样的人呢?

桑文说,“都很浪漫主义。(笑声)都是不甘心于只是挣一点钱,或是三两年把公司卖掉,当然这样的人也有。但是很多很多我们碰到的人都是非常非常有理想,愿意把人的生活变得更简单,更舒适。都是朝这个方向去的。”

具体到创办Smarking的这两个从中国大陆到美国留学的年轻人,他们的理想又是什么呢?

桑文说,“希望通过我们的努力,最终真正能够解决停车问题。真正能够把很大量的停车数据集中起来,然后能够让像我们这样的普通消费者受益。怎么样受益呢,不管是你使用手机的应用也好,或者是你车里的导航系统也好,甚至无人驾驶车也好,它都需要停车的信息。我们希望有一天把这个公司做到这个产业的支柱公司,来支持智慧城市,智慧交通。支持每一个人的每一天的生活,让我们每一天的出行变得非常的方便。”

这两个麻省理工学院的校友和好朋友能够聚在一起创业,既有他们个人的因素,也有他们的母校的培养教育有关。两个人都不同意那种认为在中国大陆受过教育的人缺乏创造性的说法。

桑文说,“ 我觉得说中国人有没有创造性美国人有没有创造性,这个说法肯定是不对的。哪里都有有创造性的人。说道MIT的教育到底特别在哪里,那肯定是非常有特色。它的特色在于什么呢?它非常鼓励学生创业。整个气氛就在那里。它让你有一种又没有负担,又有希望,能够看到身边成功的例子比比皆是。那么你就会说他们可以,我为什么不行?你就有想要尝试的冲动。学校给予的支持也非常到位。

林茂凯表示, “我觉得还有另外一方面就是学校的这个环境。你在那边可以遇到很出色的同学和朋友,跟朋友交往啊。有很出色的教授啊老师啊给很到位的指导。如果能够跟最出色的人呆在一起的话,什么时候你就会有这样的想法,会有这样的冲动说:我们要把这个事情做起来。”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