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01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港府绕过引渡要求放走斯诺登将影响美港关系


前国家安全局合同雇员斯诺登已离开香港

前国家安全局合同雇员斯诺登已离开香港

因泄露美国监视项目等国家机密而受到美国通缉的前国家安全局合同雇员斯诺登,星期天上午在香港政府默许下飞往莫斯科,希望在第三国寻求政治庇护。有分析说,虽然香港政府放走斯诺登,使中美、港美乃至中港之间一个极为棘手的政治问题突然消失,排除了一个巨大的隐患,但是,港府在美国已经正式要求引渡和吊销斯诺登护照的情况下放走他,将会影响未来美国与香港之间的关系。

尽管美国政府上周六公开证实已经要求香港引渡斯诺登,并警告香港方面针对美国的要求所做的任何不当反应,都将使双方关系复杂化,但是香港政府还是以美国政府的文件未能全面符合香港法律上所需的要求为由,认为特区政府在未获得足够资料处理临时拘捕令的情况下,并无法律依据限制斯诺登离境,因此放斯诺登一马。

香港媒体报道,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金灿荣教授表示,斯诺登离开香港前往他国,对于北京来说是最理想的结果,而且北京从整个斯诺登泄密事件中获取了一些利益,为未来中国与美国就网络安全问题的谈判提供了筹码。人民大学另一位国际关系专家时殷宏教授也表示,斯诺登离港对于香港和北京来说是最佳结局,但是对于华盛顿来说,不是最好的,但也不是最坏的。

据报道,美国参议院民主党排名第三位的舒默参议员星期天表示,他对香港政府不履行美国引渡要求、允许斯诺登离境“非常失望”。舒默说,他感觉此事有北京插手,但是到底影响多大还有待观察。另外,美国其他一些议员也表示对香港的做法不解。

前CNN中国问题顾问、香港时事评论员林和立表示,从美国方面目前的反应看,美国对香港放走斯诺登很不高兴。

他说:“美国目前已经通过某种渠道向香港政府表示不满,但美国政府会不会采取所谓报复的情况,这要看今后的发展。但是,可以肯定,华盛顿政府和国会议员都已经表示不满。”

林和立表示,美国一直认为香港是与中国大陆不同的地区,是按照法律办事的,既然美国已经按照双边引渡条约正式提出引渡,便希望香港依法处理。但是,港府的做法会让美国有在其伤口上撒盐的感觉,而这会或多或少冲击美国与香港的关系,例如在双方开始商谈的港人入境美国签证免签问题上,美国对于香港在知识产权地位的划分上等等。

他说:“这个当然可以使香港政府避免卷入中美之间的纠缠和纠纷,可是很可能对香港与美国的关系会有一点影响。当然美国没有公开说会采取什麽报复,长远来讲,香港和美国的关系可能会受到或大或小的不良的、不利的影响。”

林和立预计,斯诺登离开香港短期内清除了美中关系上的一个隐患,但是由于斯诺登的泄密为中国反击美国对中国从事网络黑客攻击的指责提供了借口,因此未来美中在网络问题的交锋会越来越尖锐。

他说:“短期之内等于这个矛盾解决了,就是中美港之间的矛盾。可是长期来讲,中国跟美国的网络战可能越来越激烈。斯诺登的事情可能破坏了中美间(习奥在网络安全上)的默契,后果第一是中美之间的网络战将可能会越来越厉害。”

另外,在斯诺登藏匿香港的最后一个星期参与代表斯诺登与香港政府联系的立法会议员何俊仁律师,星期一上午举行记者会时透露,他上周五代表斯诺登与一名政府高官及副手会面,澄清政府是否会全力引渡他回美国,以及确认他能否自由离港,不会在机场被拘留。但这位官员全程只记录要求,没有确实回覆。而在美国向香港政府提出引渡要求后,有声称代表政府的人,透过中间人通知斯诺登在香港照顾者,他可以安全离开。何俊仁表示,这中间人可能是北京官员。

何俊仁认为,政府应接触斯诺登的代表律师,而不是透过中间人传话,这并非正规做法,因此不完全认同香港政府在处理斯诺登事件中依法办事的说法。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