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48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何清涟: 斯诺登送给瑞士一场“及时雨”


编者按:这是何清涟为美国之音撰写的评论文章。这篇特约评论不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

斯诺登泄密事件在国际社会搅起了一阵波澜,有些波澜很快会平息,比如英国在G8会 议期间监听各国参会领导人的事情很快不会再提及;斯氏所云“美国政府秘密监控”已经被证明是合法、合乎安全需要,美国国内政治并未因此乱了阵脚;俄罗斯与 美国就网络安全签订了相关协议;奥巴马与默克尔就加强网络监控反恐达成共识,西方政治共同体依然如旧。俄罗斯允许斯登诺经该国再经古巴飞往委内瑞拉这一机票上的目的地,开始了斯诺登那不知何处是终点的“追寻人权之旅”。

*斯诺登为瑞士下了场及时雨”*

但斯诺登泄露中情局特工设计诱使瑞士银行家当间谍的消息,正好给了瑞士政界借口,瑞士下议院趁机否决讨论银行保密法案,美国、欧盟等多年来试图撬开这只“财富保险箱”的共同努力化为轻烟。但世人更没想到的是:中国的权贵家庭与众多贪官是斯诺登礼物的间接受惠者。

在此得先回顾一下瑞士银行这只世界最安全的财富保险箱被撬开的历史。

瑞士银行为客户保密世界闻名,因此也成为世界各国独裁者青睐的财富保险箱,从希特勒的纳粹高官直到全世界所有的独裁者,无一不在瑞士银行存放着多年来搜刮的民脂民膏。

但自上世纪中叶以来,这只财富保险箱不断受到各种人道力量的敲击,先是因为纳粹的关系,瑞士银行的保密制度遭到了世界各地犹太人社团的强烈谴责,被称为“纳粹的银行”。在强大的压力下,瑞士银行被迫对传统保密制度做了修改,于1987年取消了匿名帐户,建立了一个“政治公众人物数据库”(美英大银行亦有),世界各大银行可向其订阅。由于“政治公众人物数据库”的建立,菲律宾的马科斯、 罗马尼亚的齐奥塞斯库、扎伊尔的蒙博托等独裁政权被推翻后,他们在瑞士银行保管的巨额财产也随之曝光。这类消息在世界范围内引发愤怒与指责,在美国、德国、联合国的共同压力下,瑞士银行不得不继续改革其保密制度,就是瑞士于2010年制定的《独裁者资产法》。

《独裁者资产法》赋予联邦委员会冻结有争议性资产的权力,一旦资产被冻结,联邦委员会将有最多10年时间来采取没收这些资产的行动。这些资产一旦被归还给资产拥有者所在国家,则必须被用于改善广大人口的生活质量、巩固司法系统和打击犯罪。

这部法律于2011年2月1日开始生效。突尼斯、埃及与利比亚的革命正好发生于这部法律生效之际——从2011年1月开始,因此,瑞士银行先后宣布冻结了本阿里、穆巴拉克、卡扎菲等独裁者及其家属的财产。

但来自美国与欧盟的另一项要求,瑞士却迟迟未做出最终决定。这项要求是:美国与德国发现本国富人在瑞士银行存有大量金钱以逃税,美国政府与德国政府持续向瑞士施压,要求其交出银行客户的资料,并在2013年7月1日前通过相关法案。假若法案获得通过,瑞士的银行将可绕过该国实行多年的银行保密法,披露顾客帐户的信息。法案还包括瑞士的银行对客户所属国家失去的税收赔偿估计相等于100亿美元的款项。

瑞士这几年吃了美国不少亏。2009年,瑞士联合银行(UBS)为避免卷入官司,支付了7亿8000万美元的款项和交出了四千多名客户的资料。在美国压力下,瑞士历史最悠久的威格林银行(Wegelin)承认帮助一批美国客户对美国税局隐藏超过12亿美元,被美国控告后,该行于2013年1月倒闭。

瑞士政界普遍不愿意向美国压力妥协,但在了解到美国极可能控告瑞士的银行和阻止瑞士在美元市场运作后,上议院在6月上旬勉强通过了该法案,只待下议院通过就可实施了。

斯诺登披露的“机密”适时出现。6月14日,斯诺登在香港揭发,他在日内瓦为CIA作计算机系统安全维护期间,获悉一位CIA探员为征募一名瑞士银行家合作以获取秘密银行账户信息,有意将他灌醉并“鼓励”他自己驾车回家。在该银行家因酒驾被捕后,探员们又假意提供帮助解救他于危难之中,以此作为情感投资,最终成功招募其为CIA效力。瑞士政府在得知斯诺登消息后,已正式要求美方作出解释。本来就百般不愿屈就美国压力的瑞士政界抓住机会,下议院在几天后的一次会议上,以126票对67票否决讨论有关法案。

美国与欧盟的多年努力化为泡影。

*中国高兴为哪般?*

美国目前还忙于平息“斯诺登事件”余波,尚难顾及瑞士这码事。中国方面对瑞士这一决定兴高采烈,《人民日报》6月21日发表文章,称“瑞士银行业保密传统难撼动”。

瑞士与美国之间的事情,与中国有甚相关?斯诺登带去的四台电脑,里面资料据说非常丰富,美国CIA“策反”瑞士银行家,本来是世界各国情报机构之间的常见勾当,为何被特意拿出来晾晒?其中当然有原因,因为中国的政治精英群体与瑞士那只保险箱之间存在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自从瑞士的《独裁者资产法》付诸实施之后,本·阿里、穆巴拉克、卡扎菲等家族藏匿在海外的资产将分期送归该国新政府,这部法案以及美英银行建立的“政治公众人物数据库”,已经让中国顶级高层的海外财富保险箱不再安全。

但 是,其他政治家族却有高招应付。红色家庭后裔有不少已取得美国等西方国家的国籍,多年积聚的财富如果在他们名下,就成了这些国家必须保护的公民财产。但如 果存放在美国,一旦中国政治发生变化,很容易被追查,不少已经取得美欧等国国籍的红色家族后裔及高官选择将财产存放在瑞士,以避免追查。

但美国如果逼迫瑞士通过新的法案,公布美籍公民的帐户资料,这对美国公民来说,只意味着不能再逃税;但对那些意在藏匿财产的中国政治家族来说,不能逃税尚在其次,关键是失去了最后一只安全的“财富保险箱”。

这 就是斯诺登在众多机密中,选择性释放这条中情局特工诱惑瑞士银行家当特工之机密的原因。斯诺登(主要是幕后支持者)预测到,瑞士政界对来自美国的压力耿耿 于怀,一看到这条消息,必将火冒三丈:原来你美国掌握的那些瑞士银行内部信息,是通过间谍手段弄到手的,于是同仇敌忾,否决这个法案。

当美国人在辩论自由、安全与个人隐私之间关系,不自由的中国人在担心美国人面临暴政压迫之时,斯诺登为瑞士送去的这场及时雨,受惠者不止瑞士银行业,还包括那些将财富藏匿于瑞士银行这只保险箱的中国权贵与高官。

北京高兴之余,让《人民日报》赏给斯诺登一只空心汤圆:“瑞士议会将讨论是否给予斯诺登庇护”。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