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41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南海主战声音升高,美专家称习能掌控


2016年7月14日,中国军舰和直升机在帕拉塞尔群岛(西沙群岛)演练。(资料照片)

2016年7月14日,中国军舰和直升机在帕拉塞尔群岛(西沙群岛)演练。(资料照片)

有媒体报道,南中国海仲裁案后,中国领导层感受到来自军方的压力,军方有声音要求在南中国海问题上采取强硬措施以回应仲裁裁决。但是,分析人士认为,习近平对军方有足够的控制。虽然目前中国的民族主义情绪高涨,但是政府对此“管理”有度。

路透社的报道前不久援引消息人士的话说,越来越自信的中国军队中有一些声音要求中国高层领导采取更强硬措施的迹象。与中国军队关系密切的一名消息人士告诉路透社说: “解放军已准备好了……我们应该去,就像邓小平1979年对待越南那样,打到他们流鼻血。"

中国与越南两个共产党政权在1979年打了一场短暂的边界战争,中国攻入越南边境,以示“惩罚”,但很快撤军。双方都宣称取得胜利。

中国国防部长常万全8月2日警告说,中国面临海洋安全威胁,中国应当准备打一场“海上人民战争。”

7月12日,海牙国际仲裁庭对菲律宾提出的南中国海仲裁案作出裁决,裁决否决了中国在南中国海的权益。裁决宣布后,中国的民族主义情绪高涨,中国官方媒体发表的社论也措辞强硬。

不过,到目前为止,除了怒斥之外,中国并没有表现出要采取更为强硬的实际措施的迹象,相反,在强调保护领土主权的同时,中国政府发出了和平解决问题的呼吁。那么,中国领导层,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能抵抗的住来自军方和民众的民族主义情绪吗?

何天睦(Timothy Heath)是美国智库兰德公司国际防务和中国问题的高级研究员,他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军方肯定有人愿意冒军事危机的风险,向美国传达中国的政治讯息,以及中国在南中国海问题上的决心。但是,他认为这些应该都在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可控的范围内。

他说:“不要忘了,正是习近平本人在主权问题上定下了强硬的基调。他是那个提出‘底线政策’的人。他在很多场合都表示,在中国主权问题上,是不容妥协的。他在主权问题上的基调要比胡锦涛强硬多了。 因此我认为,他是有权威的,也是很自信的,他能处理这些问题。”

何天睦说,中国宣布设立东海防控识别区,并取得斯卡伯乐浅滩(黄岩岛)的控制权,这些应该都是习近平的授权。他说,习近平已经展示,有意愿捍卫中国主权,也愿意冒一些风险,但是,同时,他也意识到,如果挑衅美国,引发军事冲突,应该不符合中国的利益。

康奈尔大学政府学院的副教授白洁曦(Jessica Chen Weiss)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也表达了类似的看法。

她说:“很难说,习近平会面临了多少来自军方的压力。毫无疑问,军方肯定有‘鹰派人物’,希望采取更强硬的措施,但是另一方面,他是中国当代政治史上出现的最有力的领导人。因此,现在还很难说,他会迫于中国内部的压力,采取一些他认为不符合中国利益的措施。”

白洁曦认为,国际仲裁结果出台后,中国“失去了面子”,但是不愿意“示弱”。从这个角度来说,中国军方应该是获得了一些自由的空间才会这样强硬表态的。他们是向其他国家发出威慑信号,阻止其他国家或是领导人采取强硬行动,以免中国不得不做出强硬应对。

她说,中国政府在南中国海问题是愿意通过双边谈判解决的,是希望避免挑衅行动的。

白洁曦主要研究中国的草根民族主义以及民粹主义抗议以及中国党天下的相互作用。她曾出版名为《强大的爱国者:中国外交中的民族主义抗议》(Powerful Patriots: Nationalist Protest in China’s Foreign Relations)一书,得到美国学界的好评。

南中国海仲裁结果出台后,中国的一些民众走上街头,怒砸IPhone手机或是围堵肯德基餐厅来表达对美国介入南中国海案的不满。对于中国国内民众高涨的民族情绪,白洁曦说,虽然完全控制很难,但是到目前为止,中国政府看似管理有度。

白洁曦说:“到目前为止,他们都把民族主义情绪控制在网上,并对那些呼吁战争极端言论也做出限制,抗议的言论也基本上被禁止了。应该说,到目前为止,政府还是可以控制民族主义情绪的。”

她说,肯德基餐厅的街头抗议很快结束,就是很好的一个证明。

她说,中国目前针对美国的高涨的民族主义情绪,一方面是中国民众对仲裁结果的真实反应, 另一方面也是中国媒体煽动的结果。在习近平“中国梦”和“民族复兴”的感召下更自信的中国民众更难接受这样的结果。

不过,她说,在让民众宣泄民族主义情绪方面,中国政府一直是非常“有选择性的”。但是,她提醒说,民族主义情绪对中国政府来说也是两难,一方面民族主义情绪让政府抵御外国压力的时候更坚定,但是,如果民族主义得不到管控,可能会让政府在外交政策上失去弹性。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