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3:00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南中国海仲裁一月后看谁是赢家


2016年8月8日,美国导弹驱逐舰本福尔德号访问中国青岛。

2016年8月8日,美国导弹驱逐舰本福尔德号访问中国青岛。

距离中菲南中国海仲裁案的裁决宣布已经一个月了,中国在南中国海海域采取一系列措施,以实际行动宣示对裁决的“不承认, 不接受”,似乎成了事实上的赢家。但是,分析人士人认为, 在这场裁决中,并没有真正的赢家,中国不是,菲律宾和美国都不是,相反,南中国海地区处在危险的对峙中。但也有分析人士指出,仲裁结果也为南中国海各方提供了继续对话的可能。

中国以实际行动“无视”仲裁

仲裁结果宣布一个月以来,中国以种种行动,无视仲裁并抵制仲裁。

裁决公布后,解放军空军宣布在南中国海上空(包括斯普拉特利群岛,中国所称的南沙群岛和斯卡伯勒浅滩,中国所称的黄岩岛)进行“例行性战斗巡航”。在最近的一次巡航中,中国还对战斗机进行了空中加油。

中国国防部7月28日宣布,中国和俄罗斯将于9月在南中国海举行联合“例行性”海军演习。

8月2日,中国最高人民法院发布涉海案件司法解释,称将对包括有领土争议的东中国海和南中国海等“中国管辖海域”行驶司法权。有报道称,这是中国针对南中国海仲裁做出的回应。

另外,近日有卫星图片显示,中国最近在斯普拉特利群岛的多处岛礁上加建了飞机机库,这些飞机库可以容纳中国任何型号军机的飞机库。

更早时候,可能是中国成功地让东盟国家外长会议在声明中不提及南中国海仲裁的结果。

南中国海问题上没有赢家

美国智库大西洋理事会国际安全中心的资深研究员罗伯特·曼宁(Robert A. Manning)说,在南中国海问题上,现在根本就没有赢家。

他说:“美国没有赢,尽管美国采取了种种努力,但是并没能阻止中国做自己想做的一切。 我们的盟友在看着。中国也没有赢,因为中国正促使整个区域国家以组成新的安全联盟的方式,联合起来反对自己。他们与美国、日本以及彼此之间建成安全合作。印度和印尼在谈海事合作;印尼、马来西亚以及菲律宾也在谈三边海事合作, 所以,我认为中国也没有赢。”

他说,菲律宾当然也不是赢家 。虽然菲律宾前总统拉莫斯目前正在与中国官员接触,但是中国之前表示只有菲律宾在放弃仲裁决定的基础上才愿意谈判。

拉莫斯日前与中国前副外长傅莹在香港非正式会晤,双方试图为重启两国就南中国海问题的正式会谈定调。但是,中菲首次接触似乎并未涉及南中国海主权核心议题。

南中国海地区处在危险的对峙中

大西洋理事会的曼宁对美国之音说:“我们现在的情况是陷入了一个行动-反制行动的怪圈。中国在南中国海岛礁上进行更多的建设,美国向南中国海派去军机和舰船,彰显自由航行权力。中国再建设,美国再派飞机和舰船,这些动作在循环往复。每一次,局势变得更加的危险。”

他说,现在大家似乎都在处在危险的对峙中。他担心,这样的对峙可能会让南中国海中的任何一个小的冲突成为一个导火索,引发一个崛起大国和固有秩序之间的更大范围的冲突,就像昔日奥匈帝国王储在萨拉热窝被刺杀事件引发了第一次世界大战一样。

裁决并非真的无效

有分析人士认为,因为国际仲裁庭的裁决让菲律宾获得太大的胜利,所以让中国遵守裁决变得越发的不可能。但是,美国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亚洲海事透明项目主任格雷格·波林Greg Poling)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裁决并非真的无效。

他说:“裁决提供了机会打开了中国与菲律宾对话的大门,没有这个案子这是不可能的。”

他说,中国并非像自己所宣称的那样“无视”仲裁。中国现在所作的一切只是试图减少裁决给他们带来的声誉和“软实力”的损失,但是,不管中国怎么努力,中国在这方面的损失还会继续。

他特别强调,大部分的国际仲裁结果最后多多少少是得到遵守的。美国与尼加拉瓜案是这样,俄罗斯与荷兰的案子也是这样,即便这些国家不愿承认,但是,最后还找到了某种保全面子的做法,遵守了裁决。他认为,中国现在虽然没有采取任何这方面的行动,但是,五年后,甚至更晚些时候,中国可能也不得不遵守,因为现在南中国海周边各国已经联合起来,共同抵制中国。

他指出说,因为中国在南中国海的行为,与2008年和2012年的时候相比,现在的中国在周边国家中的影响力下降。

裁决为未来的谈判提供基础

大西洋理事会的曼宁说,裁决结果让南中国海的礁石失去了价值,其实为未来的谈判提供了基础。

他说:“裁决结果实际上证实,这些岩礁啊、领土啊什么的,事实上是完全没有任何价值的。现在重要的是,这里没有200海里的经济专属区、没有历史性权益。这样的一种基础事实上构成了一种新的现状。在我看来,现在更重要的是海洋权益、捕鱼权、联合开发的资源。主权问题很复杂,有人失去,有人得到。但是,这些问题是可以谈判的。这样每个人都可以得到一些东西,没有人是完全的失败者。”

他说,中国应该继续前领导人邓小平的“韬光养晦”的策略,继续发展自己,搁置争议,将主权问题留待后代解决。他说,亚洲国家不应该为了南中国海的几块礁石而影响南中国海年贸易量达5万亿美元的贸易通道。

但是,曼宁说,要达到这个目的,需要有一种领导力,到目前为止,他还没有看到这样的领导力的出现。他建议,东亚峰会应该担负这样的角色。在这个峰会下,设立一个包括中国、印尼、日本、俄罗斯、韩国和美国在内的领导委员会,将东亚峰会从一个论坛变成一个真正有作用的区域组织,促成多边谈判,讨论南中国海的公共物资和渔业以及其他资源。

他排除了东盟的作用,认为因为柬埔寨等国的存在,在东盟内部,中国已经拥有了一票否决的权利。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