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43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太阳花三部曲(1):台湾的世代战争


今年三月台湾爆发“太阳花运动”,激发出一批台湾的年轻世代,有人说这是开启了台湾的“世代战争”,究竟这场运动对台湾的民主有何意义? 这群台湾的年轻人又将如何改变台湾的政治生态与政治板块? 请看VOA卫视太阳花系列报导第一集。

*事件回顾*

台湾太阳花学运,又称318学运。一开始的导火索,是在2014年的3月18号,有一群台湾的年轻学生认为马英九政府和国民党的立委以不透明的方式处理两岸签署的服务贸易协议,愤而冲进立法院,引发台湾史上第一次立法院遭到群众占领的社会运动。

学生们在占领立法院长达24天的过程当中,提出三大诉求:包括退回两岸服贸协议、制定“两岸协议监督条例”以及要求马英九总统亲自到立法院回应他们的诉求,不过由于未获具体回应,抗议学生们在3月23号决定扩大战线,冲击行政院。警方出动镇暴水车强制驱离,并引发冲突,过程中有群众和员警受伤。

而在朝野协商破局之后,学生们在3月30号号召群众走上街头,在台湾总统府前聚集了超过50万的黑衫军,并在全球发起无时差串联活动。事件发展至此,台湾社会也开始出现反对这场学运的声音,统称反反服贸运动。其中包括中华统一促进党的总裁,台湾前竹联帮老大白狼--张安乐,在4月1号企图率众闯入立法院,对学生喊叫。

一直保持沉默的立法院长王金平在4月6号首度进入议场,探视学生,并呼吁学生退场。最后学生们是在4月10日傍晚宣读完“转守为攻、出关播种”的声明之后,退出议场,为历时585小时的占领行动划下句点。

*出关播种*

太阳花运动激发出一批台湾学运的新世代。太阳花学运总指挥林飞帆在8月份来到美国首都华盛顿。他们说,要把太阳花的种子从台湾的立法院散播到美国的国会山来。

林飞帆说:“我们希望美方知道,现在在台湾社会有一股很大的年轻世代的能量,这股能量不属于国民党,也不属于民进党。未来台湾有2次大选,在2014和2016年选举中,这群年轻人和年轻世代相当关键,他们有可能在未来改变台湾的政治局势或政治板块。”

*学运传承*

台湾在1990年代也有一场同样绽放在三月的野百合学运,但时代背景不同,参与太阳花运动的学生们生长在网路时代,从小就吸收着民主的养分,他们有着惊人的行动力,也比上一代更勇于挑战权威。

台湾中央研究院法律学研究所副研究员黄国昌表示:“太阳花运动沿着台湾民主的轴线来看,你可以清楚地看出台湾代议民主的失灵。这次太阳花运动所提出来的几个诉求,包括要建立两岸协议监督机制,先立法再审查,乃至于到后面要求要召开公民宪政会议,都是看到了目前台湾的宪政体制跟台湾的代议民主已经陷入了困境。从某个层次来讲,台湾需要像在1990年代初刚迈入民主化一样,我们需要另一波大规模的民主改革,你可以说是民主2.0,或是第二波的民主改革运动。”

太阳花不但有野百合的养分,89六四民运的学生领袖王丹、吾尔开希,也曾经到立法院的现场为学生们加油打气。

台湾太阳花学运的领导人陈为廷表示:“我们现在面对的对手,中共政权,比以前更强大,他们不需要用坦克压过你的身体,他们可以用金钱攻势,或者用各种政治压力,来逼迫你就范,深入我们的每一个毛细孔,比以前更难对付。”

*不分蓝绿*

虽然有人给太阳花运动贴上台独标签,指背后有政治势力介入,甚至批评他们是“绿卫兵”,但林飞帆曾经公开表示,他对民进党感到失望。

有人认为,太阳花运动之后,台湾出现了一整个新的世代,他们不再对政治冷漠,并且具备公民意识和公民素质,上一代的蓝绿偶像--陈水扁和马英九,在这群台湾新世代的眼中,一个代表腐败,一个代表无能,传统的蓝绿二分法,套在这一代台湾年轻人的身上已经不再适用。

被台湾年轻人昵称为“鸡排妹”,有台湾“宅男女神”之称的郑家纯,在美国进行巡回演讲时,谈到目前多数台湾年轻人对政治的看法。

郑家纯说:“现在台湾大多数年轻人的想法是,国民党已经执政了六年,对于国民党我们是非常地讨厌,不喜欢他们,觉得他们很无能,甚至是卖台,但我们也对民进党感到失望,就是失望这两个字,他们是最大的在野党,却没有做出实际的行为,民进党在台湾有市长和立法委员,却没有做出太大的改变。”

*民主真谛*

太阳花运动开启的所谓世代战争,将把台湾的民主政治带向何方? 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亚洲研究中心主任狄忠蒲教授表示:“太阳花运动似乎启发了许多台湾的年轻人,但这究竟只是一场单一的有趣的事件还是会成为台湾当局与公民社会互动的分水岭,进而改变马政府制定两岸政策的方式,则取决于接下来是否会有更多人拿太阳花学运作为范例,用占领或其他直接的方式,来表达他们对公共议题的看法。”

台湾政治大学外交系教授姜家雄期盼太阳花世代更了解民主的真谛。姜家雄说:“希望太阳花不是昙花一现,不只是一场社会运动,而是长期致力于公共政策的改革,把台湾带往更好的方向,我认为太阳花学运有正面也有负面,同学还是要学习民主运作的方式,基本上希望从体制内改革,而不是从体制外去破坏。”

*美国经验*

在美国念书的台湾留学生,有了美国的民主经验,呼吁台湾的执政者要多倾听年轻人的声音。今年夏天刚从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毕业的台湾校友叶立琦表示:“综观历史,很多的改变,像是美国的解放黑奴和民权运动,也是从体制外开始,这是一个成熟的民主国家所经历的过程,台湾有体制外的运动去发表人民的声音,逼迫政府去做适当的改变,是好的事情,我也认为政府应该要多听年轻人的心声,而不是关在自己执政的圈圈里面,只听圈圈里面的意见,这样永远听不到人民的声音。”

*世代交替*

太阳花运动之后,马英九政府开始招募“青年顾问团”,国民党举办青年论坛,民进党也推出“民主小草计画”,并喊出“世代交替”的口号,蓝绿似乎都听到了太阳花的声音。

而台湾即将迎来年底选举,太阳花学运总指挥林飞帆说,他虽然不打算参选,但愿意为第三势力站台辅选,也不排除筹组第三政党。

台湾的太阳花运动似乎让两岸的政治人物,包括国民党、民进党和北京的领导人都惊觉,已经跟不上台湾年轻一代的思维,必须正视“世代交替”的时刻来临,那么究竟台湾80后和90后的国家认同跟上一代有何不同?他们又将如何影响两岸关系和台湾的未来?,请看VOA卫视太阳花系列报道第二集

YouTube视频:台湾太阳花运动三部曲完整版

美国之音中文网-VOA卫视(直播)

美国之音网络直播VOA卫视 美国观察(重播)

北京时间晚9-10点,欢迎在YouTube聊天室参与节目讨论或向嘉宾提问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