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9:36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台湾民间自发开展空难救助


从上周末开始,台北地区遭受寒流袭击,低温、小雨,风速达到每小时20公里。在相对开阔的基隆河边,气象条件显得更加恶劣。台湾军人、警察和消防队员继续沿基隆河搜寻着复兴航空公司空难的失踪者。

搜救人员并不孤单,几十位忠于职守的记者陪伴着他们。他们不用担心缺少取暖设施,也不用担心吃不到热腾腾的食物。自2月4号空难发生当天下午,柳启伟就开着餐车来到基隆河边为搜救人员和记者提供热食和饮料。

他说,“因为我们觉得他们很幸苦,所以我们来做这件事情。”

柳启伟的餐车叫“真九怪”。

他说,“这是台语啦,真九怪的意思是说他的要求比较多。”

台湾餐车业主到基隆河边为搜救人员提供免费食物和饮料。(美国之音记者方正拍摄)

台湾餐车业主到基隆河边为搜救人员提供免费食物和饮料。(美国之音记者方正拍摄)

实际上,他此时几乎没有什么要求。柳启伟和几位同样经营餐车的业主来自一个叫作“台湾行动车创业发展协会”的民间组织即NGO,大家放弃每天1到2万台币的营业收入来到搜救现场免费供应各自擅长的食品,并且保证全天供应。

柳启伟介绍,“象是我们有沙威玛,然后葱抓饼,还有包子,姜母茶,然后热汤有玉米浓汤、鸡汤、肉羹,现在还有鸡蛋糕和贡丸汤。”

他们的NGO定期组织成员参与慈善事业。自空难发生后,他们全力以赴,每天都保证有餐车到基隆河边服务。

移动餐车在台湾也叫“胖卡”,两位胖卡族正在准备免费的食物。(美国之音记者方正拍摄)

移动餐车在台湾也叫“胖卡”,两位胖卡族正在准备免费的食物。(美国之音记者方正拍摄)

柳启伟说,“救灾人员跟拿取食物的人员,他们会回头跟我们讲一句其实你们也很辛苦,我觉得我们就可以获得心理上最大的满足。”

小型的民间机构在灾后救助中可以发挥有个性的作用,大型机构则开展着全方位的服务。佛教组织“慈济慈善事业基金会”在基隆河边有四个大型站点,维持运转的全部是志工。

基金会北区志工的副协调人罗美珠介绍,“我们这一次啊大概动用到的志工还没有完全做一个精算的统计,因为还是在持续嘛,但是到现在应该有6、7千人了。”

台北第二殡仪馆内的慈济义工在现场分发“平安”挂饰。(美国之音记者方正拍摄)

台北第二殡仪馆内的慈济义工在现场分发“平安”挂饰。(美国之音记者方正拍摄)

空难发生当天,包括慈济基金会和佛光山、法鼓山在内的众多佛教组织就立即投入服务,数以百计的志工很快出现在接纳罹难者遗体的台北第二殡仪馆。他们吟诵“六字大明咒”和“大悲咒水”告慰亡灵,并为伤者和遗属提供陪护关怀。

罗美珠说,“在机场的部分,有松山机场,有金门,有厦门等等,这些就是接机的部分。”

在基隆河边的救难现场,慈济基金会除提供多种食品、饮料外,罗美珠说,“还有那些救难人员哦,他们下水去搜寻,上来非常冷。我们一般很少碰到这样强烈的寒流。我们的志工就服务他们,披上温暖的毛毯、围巾,递上一杯姜汤啊等等。我们甚至于做了大补汤,因为他们下去热量损失很多,然后我们赶紧给他们补上大补汤。”

对于台湾的佛教信徒来说,义务奉献并不需要特别的回报。罗美珠说,“其实就是只有一个观念啰,无缘大慈,同体大悲,但愿众生得离苦,不为自己求安乐。”

台北餐饮业主张米奇一家准备了1000份速溶燕麦粥和几百份魔法鸡排。(美国之音记者方正拍摄)

台北餐饮业主张米奇一家准备了1000份速溶燕麦粥和几百份魔法鸡排。(美国之音记者方正拍摄)

张米奇则不需要依靠任何组织,经营餐厅生意的她以家庭为依托从事慈善活动已经有差不多30年的历史。

她说,“当然,因为我们家里的人手够多。我们几个朋友的小孩就聚集在我们家里,所以我们的孩子就变得很多很多。”

首先跟她一起来到基隆河边的是丈夫和3个孩子。在几百份魔法鸡排到达以前,他首先开始准备1000份速食燕麦粥。

张米奇说,“然后我们自己带了炉具、矿泉水来,水煮开以后现冲就可以吃。台湾的寒流有来了,所以希望有一些暖呼呼的粥让他们更有体力。”

张米奇带着孩子直接将煮好的粥送到了搜救的最前沿。这样看来,1000份热粥过不了太久就会物尽其用。

她说,“空难其实全世界都有,我希望说不管是航空公司或者是这些从业人员都要非常小心。应该是可以避免了,但既然已经发生,希望航空公司对客人可以更保护,维修的措施可以做得更好。”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