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03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天才少年聚会霍普金斯大学


天才少年一定会成才吗?这很难说。不如我们探访马里兰州的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天才少年中心,去看看他们是如何引导天才少年利用自己的天赋,为未来做打算的。

天才少年中心的学员本杰明·维甘德说:“我对数学感兴趣,但是我阅读和写作分数更高…”

这听起来不太公平,不过世界上总有这样一部分人特别聪明,我们管他们叫天才。

天才少年中心 常务董事伊莱恩·汉森说:“我们把天才定义为年轻人拥有的、可以做出杰出贡献的潜力。我们主要看重的是学术方面的潜能,学术潜能有很强的学科针对性。”

2015年,2万4千名小天才参与了天才少年中心的暑期课程或者是网上授课。来自美国以外国家的天才学生有2400名。参加过天才少年中心课程的名人包括脸书创始人扎克伯格和谷歌的联合创始人谢尔盖·布林。

天才少年中心常务董事伊莱恩·汉森说: “我们有非常具体的针对性很强的方法来判断谁是天才。我们管它叫超水平测试。每年我们有“天才搜索”号召孩子们来做这个测试。受测试的孩子做的题目是为年龄更大的孩子准备的。”

通常,对孩童的教育是按照年龄而不是智力分级的,许多天才少年因为觉得同龄人的知识太过简单而不必努力,虚度光阴。霍普金斯大学天才少年中心杰出校友奖获得者皮鲁·陈说他小时候就是个捣蛋鬼:

“小学时候我总是闯祸,被扭送校长室。六年级,也就是说再有一年我就升初中的时候,有位老师意识到我频繁地闯祸捣蛋是因为我实在是太精力过剩了。”

就这样,像许多其他孩子一样,皮鲁·陈通过测试,成为天才少年中心的学生。13岁的本杰明来自马萨诸塞州,吸引他来天才少年中心的原因和皮鲁·陈有些不同:

“我和大部分同学的兴趣爱好不太一样,我觉得很难和他们相处。来到天才少年中心,每个人都很友善,没有人会议论你、取笑你、或者欺负你。”

所以,天才少年中心要做的,就是帮助小天才们找到同类,并不断挑战自己的潜能。

天才少年中心常务董事伊莱恩·汉森说: “如果你不想让孩子们感到无聊,一个基本守则就是为他们设立高标准。但我们不采用考试排名,因为这里没有针对他人的竞争,只有针对自我的挑战。我们也希望学生明白他们也有失败的时候,但是这完全没有问题,因为你从失败中学习到的和从成功中学到的一样多。”

在美国提到高分学生,人们不免想到勤奋的亚裔学生。天才少年中心最近两年的杰出校友获得者都有亚裔名列其中。2015年度的杰出校友皮鲁·陈与他在斯坦佛大学的同学意识到谷歌眼镜作为医疗平台辅助病人的可能性,在2012共同创立医学应用企业Augmedix。天才少年中心2014年的杰出校友陶哲轩在21岁时即获数学博士学位,24岁时被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聘为数学系教授,并在31岁时获得有数学界的诺贝尔奖之称的“菲尔兹”奖。在天才少年中心,亚裔学生在人数上并不占优势,但各个学科都有他们的身影。

天才少年中心临时董事山姆·罗伯福吉尔说:“总体上说,数学和科学是人数最多的课程,但是亚洲学生哪个学科都很擅长,不管是写作、人文学科,还是科学学科。”

在美国,亚裔家庭对孩子的教育投入之大给人留下深刻印象。但是在天才少年中心10月中旬为优秀学生举办的颁奖典礼现场上,亚裔在一众望子成龙的家长中并不显眼。有些亚裔家长在对孩子的要求上也不再仅限于考试分数。13岁的安娜贝尔来自费城,父亲赵先生作为亚裔,认为家长的期待与孩子的成绩应该是交替上升的关系,这里的成绩,除了考试分数还有更重要的含义:“希望她现在养成一个不错的工作习惯,比如努力工作,善待他人,尊重他人。她的任务就是要充分发挥她所有的潜能。”

安娜贝尔对于未来的打算,也与人们对亚裔的既定形象有所不同:

“很多时候,要先追求幸福。我的老师告诉我,找工作的时候,要找你喜欢做的,之后钱自然会来的。所以对我来说一个好的未来就是我能做我喜欢的事情,比如画画、数学、科学,还有就是帮助别人。”

天才容易让人产生期待,可是,天才的成才之路在某种程度上可能与普通人并无二异。天才少年中心在无数天才少年的成长过程中可能扮演了关键角色,但不会是唯一的角色。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