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17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解密时刻: 大饥荒 - 谁骗谁?


中国1958年开始的“大跃进”引发一场空前的大饥荒。在数千万民众食不果腹,在饥饿中死去的同时,各级官员的状况如何呢?在这场充满欺骗的灾难中,各级官员们是欺骗者,还是被骗者呢?那种流传甚广的将这场灾难归咎于“三年自然灾害”和“苏联逼债”的说法是否站得住脚呢?

小片:前新华社高级记者杨继绳的调查和相关史料都表明,如果说这场灾难的原因包括“人祸”的因素,各级官员则是“人祸”的始作俑者。地方政府根据高层指令,“反瞒产”、“反私分”,在广泛缺粮的情况下加紧粮食征购,农民的口粮也时常成为征购的对象。以河南信阳为例,当地农民1959年全年的口粮就只剩下100多斤,仅够吃三、四个月的,饥荒随之而来。

*捂盖子,强行征购*

杨继绳:“反瞒产”、“反私分”在基层来看就是很残酷的,就是开各种会,生产队长会、会计会,叫报,你瞒多少,产多少?你不报的话,就挨打,吊起来打,甚至打死的也有的是。各地都有这种情况,当然“反瞒产”、“反私分”的刑罚是很多种的,有几十种刑罚。

小片:不仅如此,由于中共领导层当时认为粮食要吃不完了,还减少了粮食播种面积。这无疑给后来发生的大饥荒雪上加霜。 面对日益严重的饥荒,中共高级官员层层“捂盖子”,隐瞒事实真相。四川省委书记李井泉就在当地饿死人已经相当普遍的情况下依然我行我素,甚至连中共中央调整农业激进政策的文件和毛泽东本人给地方各级官员的相关信件都扣住不发。

*谁骗谁*

杨继绳:我说李井泉从根本上最了解毛泽东思想,他说毛泽东这句话并不代表他的实际思想,他的实际思想还是要共产主义,还是要快,还是要食堂。所以我说李井泉在押宝,他在“庐山会议”上押宝还是押对了,所以大有展获。“庐山会议”他是到了收获期了,所以就提了政治局委员。

小片:河南省委书记吴芝圃也是积极推动大跃进政策的一位地方大员。

杨继绳:吴芝圃放卫星,卫星最早是河南省放出来的。比如说信阳粮食产量原来是应该多少斤,报了70多亿斤,是地委书记说的。但是专员说是30亿斤。后来吴芝圃开会让批那个专员,开会批判他说是右倾嘛。后来出问题以后,李先念他们去河南视察,专员就诉苦,陶铸说你不要说了,我们都知道了。吴芝圃也假装说我当年不知道,专员马上说,怎么不知道,是你让批得嘛。他不吭气,脸马上红了。李先念说不要说了,不要说了,就和稀泥。

*三年是常年*

小片:在“大跃进”期间的1959年,毛泽东曾经对自己的保健医生李志绥说:“有很多的假话,是上面一压,下面没有办法,只好说。” 随后出现的大饥荒自然让当局感觉到事态的严重。然而中国官方一直回避承认“人祸”在这场灾难中的决定性作用,一直以“三年自然灾害”来称呼这场大饥荒。其实,官方数据显示,1959到1962年期间并不存在格外严重的自然灾害。

杨继绳:是常年,每年都有自然灾害,但是是平常年景。

*苏联逼债?*

小片:此外,中国官方还把那几年的困难情况的部分原因归咎于苏联逼债。根据史料记载,苏联当年不仅没有逼债,而且还向困境中的中国伸出了援助之手。1961年2月27日,苏联领导人赫鲁晓夫致函毛泽东,提出鉴于中国发生食品供应方面的困难,苏联愿意以贷款的形式向中国提供100万吨粮食和50万吨古巴糖,并且表示中国对苏联易货贸易中没有交货的价值10亿卢布货物可以分5年偿还,不计利息。1961年,根据中国总理周恩来提议,中国向苏联借了20万吨粮食,“使东北粮食困境及时得到缓解”。中国还对苏联表示“我们永远珍视、并且衷心感谢苏联共产党、苏联政府和苏联人民给我们的无产阶级国际主义的援助。” 时任新华社社长的吴冷西在1999年出版的《十年论战(1956--1966)--中苏关系回忆录》一书中说,苏联并没有提出还债问题。是毛泽东自己决定提前还债。(完整版)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