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3:21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建国史话(90): 反对蓄奴极端主义者布朗 (2)


1859年10月的一天,一小群反对蓄奴的极端主义者在约翰·布朗的带领下,对一个叫哈珀斯费里的小镇发动进攻。哈珀斯费里镇当时还是维吉尼亚的一部分,如今已经划归西维吉尼亚。布朗等人夺取了一个枪械厂和一个联邦军需弹药库,准备用这些枪支弹药来装备一支奴隶起义军。

1859年时的美国总统是詹姆斯·布坎南。布坎南听到哈珀斯费里镇被袭击的消息后,希望立即采取行动。他下令陆军上校罗伯特·李率领一批海军陆战队员,奔赴哈珀斯费里镇。

约翰·布朗手下只有大约二十人,包括他的两个儿子在内的一些人已经被当地民兵打死。布朗带着残余力量撤退到一个小砖房里。这次袭击行动以失败告终,没有一个奴隶如布朗预料的那样,揭竿而起,投奔布朗的起义军。

就连布朗在行动中释放的几个奴隶,也都拒绝参加战斗。布朗实在难以理解,这些奴隶到底怕什么,不敢为自己的自由奋起反抗。布朗等人被围困在小砖房里,希望靠人质来保全性命。

罗伯特·李上校写信给布朗,要求他投降。罗伯特·李上校估计布朗不会和平缴械,所以做好了进攻的准备,只要布朗拒绝,立刻动手,他觉得,这是保护人质性命安全的最佳手段。

不出所料,布朗不肯投降,并表示,他们有权全身而退。布朗话音刚落,罗伯特·李就下达了进攻的命令,海军陆战队队员在小砖房的门上打开一个小洞,一个接一个地从洞里钻进去。

他们跟布朗的手下展开肉搏战,最终获胜,将布朗等人捕获。布朗被俘几小时后,维吉尼亚州州长和三个国会议员来到哈珀斯费里镇,希望向布朗问话。布朗在最后的搏斗中受了伤,严重失血,但还是愿意为自己的行动做出辩护。

维吉尼亚州州长和三名国会议员问布朗,发动袭击的钱是哪来的,布朗说,大部分是自己筹措的,不肯说出任何支持者的名字。接下来的问题是,为什么选择哈珀斯费里镇,布朗的回答是,“我们的目的是要解放奴隶,不为别的。”

布朗继续说,“我觉得你们对上帝和人类铸下了大错。我相信,任何人都有权干涉你们的所作所为,解放那些被你们无耻地占为己有的奴隶。我觉得我是对的。你们这些南方人最好做好准备,问题的解决要比你们预料的来得快得多。”布朗还说,“你们可以很轻易地除掉我,我已经快不行了,但是黑奴的问题还是没有解决。”

哈珀斯费里镇受到攻击的事件进一步加深了南北双方围绕奴隶存废问题展开的激烈争论。民主党人说这起事件是共和党的阴谋,共和党领袖矢口否认,说这只是布朗一个人--一个疯子---的个人行为,但他初衷没错,那就是,结束奴隶制。

南方报纸对布朗提出谴责。有人说他的袭击行动是在宣战。另外一些人要求以盗窃和谋杀罪将他处死。很多南方人表示,所有北方人都要为这次袭击行动负责,因为所有北方人都希望看到南方出现奴隶起义,而这也是南方人最担心的。

南方各地纷纷采取措施进行防范,有些地区甚至宣布了戒严令。奴隶主威胁说,哪怕黑奴只是看上去要叛逆,就要拷打、绞死他们。对奴隶起义的担忧让南方人凝聚到了一处。

多年来,南方有钱的奴隶主一直主张脱离联邦,以保全自己的生活方式,但是没有奴隶的南方人反对分裂。约翰·布朗对哈珀斯费里镇的袭击改变了这一切。

袭击事件发生后,南方成了铁板一块。南方人一致宣称,他们誓死保护自己的家园不受奴隶起义的威胁,不受布朗这种人的袭击。这种情绪在哈珀斯费里镇所在的维吉尼亚州尤其高涨。

维吉尼亚州居民希望立即严惩布朗,让大家知道,领导黑奴起义的人是什么下场。可问题是,布朗应该在州法院还是联邦法院受审。袭击发生在维吉尼亚州,但是布朗夺取的财物归联邦政府。

维吉尼亚州州长决定让州法院受理布朗一案,因为他觉得,联邦法院拖得太久。如果不立即将布朗绳之以法,民众就可能冲击监狱,把他打死。

当时,布朗被关在距离哈珀斯费里镇几公里处的查尔斯镇。当地法院为他指定了两名辩护律师。医生给布朗验伤后表示,伤势的严重程度不妨碍审判。审判全过程,布朗一直躺在床上。

起初,布朗的律师提出,布朗有家族精神病史,因此布朗神智不正常,应该无罪释放。布朗不肯接受这种辩护。律师没办法,也只好另觅溪径,说布朗被指控的三大罪名并不成立。

首先,他不是维吉尼亚州居民,因此叛逆罪不能成立;第二,他从来没有煽动奴隶反抗奴隶主,所以阴谋策划奴隶起义的罪名也不成立;第三,他杀人是正当防卫,所以谋杀罪不成立。

布朗一案的审理进行了五天,陪审团最后裁定,布朗被指控的三大罪名全部成立。法官问布朗,在宣判之前有什么话说。布朗宣称,他不曾计划挑起奴隶起义,他本以为,南方各地的奴隶会自觉自愿地揭竿而起,加入他的阵营。

然而,布朗的一番话并没有打动法官。法官表示,他没有理由怀疑陪审团的有罪裁决,并判处布朗绞刑。布朗的一个支持者试图劫狱,提出了好几项计划,但是最终都没有落实。

布朗本人并不想跑。他表示,他活着对消灭奴隶制度的价值,远远没有他被绞死对消灭奴隶制度的意义更为重大。1859年12月2号,布朗被处以绞刑。他的死在美国全国引起了巨大反响。

北方人悼念布朗。曾经有一个人这样写道:“过去一、两个月发生的事情,比已往任何时候发生的事情,比任何反对蓄奴的书籍和资料,对推动北方联合反对奴隶制产生的效果都要大。”

与此同时,布朗的死让南方人欢腾雀跃,同时也夹杂了对悼念他的人们的愤怒。美国总统大选前夕,南方人再次誓言捍卫奴隶制,要么就脱离联邦。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