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58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美专家:中共已步入迟暮之年


习近平被许多人视作中共多年来最强势的领导人,他在大力反腐的同时还施展铁腕,压制言论自由。这一切给人一种表象:他领导的中共政权牢牢控制着中国。但是在华盛顿外交圈内,有资深专家指出,中共已步入迟暮之年。一些分析人士告诫西方领导人,应该适时改变对华政策,走出“四环路”,接触草根,尽其道义上的责任。

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的一个私人晚餐聚会上,一位美国资深中国问题专家说出了一句耐人寻味的话:“我无法给你它(中共)垮台的确切时间,但是中国共产党已经踏入迟暮之年。”

美国企业研究所亚洲问题专家迈克尔·奥斯林 (Michael Auslin)当时也坐在晚餐桌上。他近日为华尔街日报撰文,披露了餐桌上的美国外交官们对当前中共政权的看法。

基于明显的原因,奥斯林隐去了这些学者的身份。不过他说,他们中的每个人都有着数十年的中国经验,与中国官员有着广泛的联系。奥斯林说,令他有些吃惊的是,那位专家作出上述预言后,其他人并未反驳,反而表示基本赞同。

奥斯林博士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谈及那位专家何以作出以上预言时说:

“习近平治下的中国对言论自由的控制比以往更严格。很多高层官员成为反腐运动的对象,同时也曝露出党内的问题。给人的感觉是,一个自信、健康的政府、政党和社会不会这样做。”

那位专家指出,中共希望朝着积极的方向前进,但却在一个令其自身都感到尴尬的轨道上运行,路越走越窄。他说,这样的政党已经无法应对经济、政治和社会挑战,也无法善用革新,无法在真正意义上融入世界。

奥斯林说:“我认为,他的观点是,这个政党未来面对的将是更多的危机和问题。最终将会将其拖跨。”

习近平在某种意义上被视为自毛泽东以来权力最大的中共领导人。他在过去大约两年时间揽权速度之快,范围之广令人吃惊。

而另一方面,他治下的中国在言论方面的控制更趋收紧,对异见的打压手段堪比其在政治上的整肃。而当前党媒、党刊针对自由派知识分子的攻击,以及在高校掀起的抵制西方价值观的运动,令不少人惧怕上个世纪的那场噩梦般的浩劫会重现。

奥斯林说的那次晚餐席间,有另一位学者说道:“我从没有看到过中国人如此惧怕,至少在天安门(屠杀)之后。”

不过,外交关系理事会亚洲研究项目主任易明(Elizabeth Economy)并不担心文革会在中国重演。她说:“我们当然希望不会看到中国重现文革时期的暴力。我不认为那种文革期间在某种程度上被容忍的与世隔绝的特质会在当今时代再现。”

易明说,这一系列动作可以被理解为习近平希望竭力挽救中共的策略,但这种策略也表现出绝望。

“但是,我同意,那是一种绝望的策略,因为言论自由、出版自由和结社自由对于大多数人具有吸引力,因而会尽力以这样的价值观取代那种限制个人与他人自由交流能力的一套价值。我认为,当前很难再向中国人民兜售那一套东西了。”

步入迟暮并非指中共政权必然在短期内崩塌。奥斯林说,那位预言者本人也指出,这或许发生在数年后,或许要等数十年。但是,共识是,当前的路行不通。

美国企业研究所的这位亚洲问题学者在其文中提出这样一个问题:如果对于中共终将丧失政权的判断是准确的,那么“西方应该如何做?”

“走出‘四环路’”-- 这是那位预言者的建议。所谓“四环”指的是北京四环线,其内是中国权力中心的象征,包括外部世界一直以来给予过多关注的政治和商业精英聚集的北京、上海和广州等东南沿海地区。

而呼吁“走出‘四环路’”,意为西方的外交官、学者和非政府组织等,应当改变过往对普通中国民众的忽视。

奥斯林说,西方必须改变其对华政策:双方在经济和安全方面的分歧表明,西方抱有的建立起成熟合作关系的希望已经落空。

“我们如何施展我们在道德上的权威和力量?我想,我们需要将力量用在那些呼唤自由的声音。这并不是说要与北京切断关系,不与他们合作。但是,应该做长远考虑:如果中国社会这样发展下去,将会有更多人抱玩世不恭的态度,对社会更加不信任、不满,应该将政策重点放置在何处?应该放在公民社会、自由和责任,最终是某种形式的民主力量。”

奥斯林说,中国的残局或许需要多年时间才能显现,但是西方应该站在历史的正义一方,不论结局如何混乱,那样才是明智之举。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