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19 2017年3月25日 星期六

川普与美国政治地震(8): 美国政治版图的迁徙


查尔斯.莫瑞 (美国企业研究所学者):“从更广义的角度来说,我认为今年的变化,这种新的民粹运动,会让美国政治版图在未来的12年中发生我们无法预计的变化。”

主持人(龚小夏):美国历史上出现过多次政治版图的大迁徙。南北战争之后,到1870年代,政治上形成了代表南方农业区和白人的民主党与代表北方大工业以及黑人的共和党之间的对峙。1933年罗斯福总统上台之后,民主党与工会、少数族裔结成了联盟。可是在1980年的选举中,蓝领工人却将大批的选票投给了共和党的里根,被称为“里根民主党”。

罗纳德.里根:“曾几何时,在这个地区当一个共和党人,有点像电影《如日中天》中腹背受敌的加里.库珀。可是我记得有人以共和党人的身份竞选公职,到了一个共和党不熟悉的一个乡村。一位农民听说来了一位共和党人,膛目结舌。他说,‘你就在这里等着,我去叫我妈,她从未看到过共和党人。’他把他妈叫来了。候选人四处张望,想找一个高台讲话。他唯一能找到的,是一堆杜鲁门总统夫人花了35年时间想让总统改称化肥的牛粪。那位候选人站了上去,开始讲话。演讲结束时,那位农夫说,这是我平生第一次听共和党人的演讲。候选人说,这是我第一次站在民主党人的讲坛上发表共和党讲话。”

唐纳德.川普: “会有大批的人加入我们的阵营。你知道,他们过去把这些人叫做里根民主党人。”

迈克尔.斯莫科尼什(CNN电视主播):“1988年以来,共和党候选人在宾夕法尼亚州就没赢过。当时是老布什拿下宾州。共和党今年在宾州会不会赢呢?我查看了宾州党内初选的结果,川普与约翰.卡西奇角逐,结果在67个县全部取胜。这很了不起,因为卡西奇是那种你会认为在宾州表现不错的候选人。所以,这让我觉得,川普今年可能有戏。”

戴维·布鲁克斯(《纽约时报》专栏作家): “现在社会上对中上阶层存在很多的不满。这很肯定。”

主持人:经济与社会变化带来了美国政治版图的重新组合。大都市、高科技产业的地区的民主党人与相对贫穷的少数族裔结成了联盟,形成新的民主党的基本盘;而原来民主党占优势的重工业与矿业州,蓝领工人纷纷离去,甚至成为川普的共和党人。

萧恩(新罕布什尔州管道工):“我担心,像第一和第二修正案等属于我们的自由被剥夺。我是说,你可以欺负人,这已经让人无法忍受了。这是受到第一修正案的保护的。你知道什么已经不受保护了吗?

记者:能否举一例说明什么是你不能说的和如果说了的坏处。

萧恩:我已经不敢说了。这就是我要说的。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查尔斯.莫瑞(美国企业研究所学者):“我是个自由派,叫我古典自由派或者非传统的保守派,都可以。但这些川普都不具备。与此同时,很多立场温和的民主党人都喜欢自由经营,热爱自由,热爱机会。而民主党在很多方面已经开始朝改良的立场迈进,离他们远去了。所以在我看来,会有两个派翼出现。一个是共和党,一个是民主党,两只党翼都失去了棲身之处。说不定会结成某种联盟。”

主持人:在2016年的选举中,教育程度成为投票中最重要的因素。有大学以上学位的人52%投给了克林顿,只有43%投给川普;而在没有大学学位的选民中,投给川普的是52%,投给克林顿的只有43%。

唐纳德.川普: “我们赢得福音派的支持。我们赢得年轻人的支持。我们赢得老年人的支持。我们赢得受过高等教育的人的支持。我们赢得教育程度低的人的支持。我们赢得最聪明人的支持,赢得最忠诚人的支持。你知道我最高兴的是什么?因为我一直在讲这点。我们赢得46%拉美裔的支持!这是拉美裔最高的支持率!”

唐纳德.川普:“我,唐纳德.川普,在此庄严宣誓,我将忠实履行美国总统的职责。”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