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53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维族学者受死亡威胁 立遗嘱生死无关汉人 - 视频专访伊力哈木(1)


中央民族大学维吾尔族学者伊力哈木•土赫提在北京的寓所里接受了美国之音驻北京记者东方的专访。伊力哈木展望了即将召开的三中全会,并希望中央能够认真倾听维吾尔人的声音。他还谈到最近被一辆车故意冲撞的经过以及他报案之后的种种诡秘现象。伊力哈木出于对个人安全的担忧,最近立下遗嘱,称如果他被失踪或被自杀,希望维族同胞不要归咎于汉人。下面是专访的第一部分。

*期待*

VOA记者:伊力哈木老师,感谢你接受美国之音VOA卫视的采访。过几天十八届三中全会就要召开了,您对这届全会有什么样的展望?

伊力哈木:从以往来看,它的重点是在经济领域,但是我更关注的是社会、政治领域,也就是政治改革。这里面,我尤其关注人权,宗教,媒体,还有少数民族这一块。这么多年来,虽然我每次都期待开大的会议能有改革,但是每次都落空,这次我也很担心。现在放出各种消息,说会有爆炸性的改革,那就到时候再看吧。

VOA记者:有报道说,最近有人故意开车撞你,能否给我们介绍一下情况。

*监控*

伊力哈木:那是11月2日下午5:10发生的。中国安全警察也可能是国保袭击了我。这么多年,我一直生活在危险中,他们监控、跟踪我,尤其今年,他们加强了对我的监控力度,24小时在我家小区门口,最少时也有两辆车、4个国保或国安。从3月到7月份,我4次在这个家被软禁,门都不让出。这些我已经习惯了,觉得是生活的一部分,我应该承担和面对。但我万万没想到,他们会用这种法西斯流氓式的做法甚至对着无辜的、没有成年的孩子。

伊力哈木被撞事件现场照片 (由围观群众拍摄提供)

伊力哈木被撞事件现场照片 (由围观群众拍摄提供)

*抢手机*

那天我是从东门出来准备接我妈,发现这辆车跟着我们,以前也经常有车跟着,但这次的距离特别近。一般来说在这里不应该发生交通事故,因为东门出来是一个摄像头,然后有一个障碍物。我绕过障碍物刚刚停车,他从后面过来,撞了我的车。我还来不及想是怎么回事,下了车的时候,他们拉着我爱人,抢了她的手机。当时我爱人大声喊‘抢手机’,我对她说‘用汉语喊’,因为周边有人。我对我爱人说‘大声喊,有人抢手机’。我准备帮她的时候,两个人过来,又抢了我的手机。我很快把它抢回来,这时候他就过来,用很脏很脏的话(骂)。说实话,这18年,我从老家来北京,周围99%的朋友是汉人,也听过一些骂人的话,但他骂这么脏的、这么下流的话,我说不出口。

*“杀死你全家”*

我说‘别骂人,你撞车还有理了?’他说‘你心里清楚我为什么撞你’。我说‘我不清楚啊’。他说‘你在媒体上就装B吧你,在媒体上说了那么多,我撞死你,撞死你全家,杀你全家’。他像疯了一样,不停重复这些话。当时我就很激动,很生气。我的小孩一个3岁,一个7岁,我看着孩子,怕他们被抓走或者被伤害。我对孩子们喊:‘上车、上车、上车’,我从来不会大声对他们说话,但我当时非常紧张,很严肃地命令他们上车。

*推特直播*

我手机开着,拨通了朋友胡佳的电话。他听后立刻(把情况)发到了推特Twitter上。我也感谢周边那么多不同民族的朋友,提供了很多张现场照片,并拨打了交警和110。我感觉周边的人很讨厌这些人。当时他们说这些威胁的话时,我重复他们的话。我大声说:‘就是这帮人,我们能把这个国家交给他们吗?他们以维护法治的名义破坏法治,用纳税人的钱危害纳税人’。当他们说‘要杀死你’的时候,我说‘他说杀死我’。当他说要杀死我全家的时候,我说这个警察这个国保要杀死我全家。当他说要撞我全家的时候,我也重复他的话。这时候他说,‘我打你’。我说‘打呀’,他没敢打。

*落荒而逃*

后来别人告诉我,他们接到了一个电话后,态度突然变了,想逃跑。我说,‘你们不能走,你们一是撞了车,另外还抢手机,还说是故意的,还想撞死我全家。我们要通过法律的途径(解决)’。其中的一个国保,也可能是国安,他就过来,叫我哈木老师,并说:‘你不是去机场吗?我们去修车吧’。然后我跟他说话的时候,那些人驾车逃跑了。因为没有路,他们就开上人行道,又从辅路很慌张地逃跑了,差点撞到人。

*交警来了*

他们走了大概10分钟后,交警来了。交警问我是否和他们有仇。我说,他们是警察。当时其中一个警察听后也很无奈。又过了10多分钟,派出所的人来了,开着警车。我过去的时候听到一个(警察)说,‘人家连现场的照片都有了,包括车牌号,都照相了’。我敲他的车窗玻璃,让他出来,他随后关紧了窗。后来他问我:‘要立案吗?’我说:‘我要立案’。到现在已经过了两天多,补办了报案的手续,但是直到到现在,我没有接到任何答案。

*立遗嘱 不怪汉人*

因为他们要杀我,而且警察不处理,我很担心自己的生命安全,我就立了遗嘱给我爱人,以及其他亲人。告诉他们,我一旦出问题,哪怕我是被国保或国安杀死,不要以为是汉族人杀死我的。不要把这个仇恨加在两个民族之间。应该认为是这个体制杀了我,而不是汉人。我现在真的很担心。当然,还有一些可能不是故意的,但他们的一些做法和宣传的方式,导致部分汉人和维人之间出现误解和矛盾,这是我最不愿意看到的。”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