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18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俄罗斯乌克兰关系恶化 切尔诺贝利清理工作艰难


俄罗斯和乌克兰关系紧张,使得世界上最严重的核泄漏现场的清理工作进程更难。

靠近白俄罗斯边界的乌克兰北部,正在建造世界上最大的移动建筑。

完工后,这座250米宽的钢铁拱形建筑将被移到200米外的石棺上,这座石棺是1986年切尔诺贝利4号反应堆爆炸后仓促建成的。

我们的司机已经来过这里500多次了,每一次停留不超过15分钟。他的盖格计数器显示,这座随时都会坍塌的旧石棺防辐射功能有限。

切尔诺贝利司机伊格尔·博德纳奇说:“ 事实上,核电厂的外围是安全的,辐射不是来自地下和土壤,而是直接来自石棺。”

当反应堆爆炸时,成吨的辐射性物质喷入天空,坠落后散落在当时苏联的白俄罗斯和乌克兰, 可是苏联莫斯科政府并没有提醒公众的警觉,直到后来瑞典科学家向世界宣布,那里发生了恶性事件。

农民伊万·塞米尼克说,如果苏联当局告诉村民他们再也不能回家了,那样会造成恐慌,也许这个地区的12万人口中,很多人会拒绝离开。

农民伊万·塞米尼克说: “他们欺骗了我们,我只带了20个土豆和一只水壶,开着我的破车离开了。”

可是塞米尼克和他的妻子还是非法返回了家园,他们耕种着一小块麦田,养了几只鸡和一头猪,这里离开事故现场只有12公里。

在30平方公里的禁区里,大部分地区仍然是令人毛骨悚然的鬼城,除了清理人员和一些官员每个月在里面呆上15天之外,其他人一律不许进入。

当时乌克兰共产党高级官员克拉夫丘克在爆炸2天后视察了现场。他成为乌克兰独立后的第一位总统。

乌克兰前总统列昂尼德·克拉夫丘克说: “当然,乌克兰的知识分子、乌克兰的科学家和精通政治的人都知道,莫斯科是绝对不会把真相告诉乌克兰的,他们知道,莫斯科一直想把乌克兰控制在手掌中。”

乌克兰官员说,俄罗斯背弃了G-8责任,没有带头为石棺超支的数亿美元筹款。乌克兰议员瓦利·卡尔钦科说:

“现在俄罗斯让我们自己去完成新石棺工程,不能肯定他们会承担他们应付的那部分资金。”

有关方面警告说,由于石棺的状况危险,防止发生第二次切尔诺贝利灾难的时间不多了。

卡尔钦科说: “所以我们现在不能浪费时间了,也许我们只有3,4年时间来完成加固工程。”

可是即使加上新的拱形建筑,这些危险的工作还没有完成。

清理废燃料和高辐射物质还需要几十年的时间和巨额资金,这对乌克兰来说是一个沉重的财政负担。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