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38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乌克兰“变天”,中国“变脸”?


2月24日,基辅独立广场的一个路障上摆满鲜花

2月24日,基辅独立广场的一个路障上摆满鲜花

乌克兰局势剧变:亲俄总统“逃逸”不知去向并遭到通缉,亲西方派要追究其“大屠杀”罪责。该国在上周“警民”冲突中有百余人丧生。有舆论说乌克兰一夜“变天”。但更多的中国网民则关心中国何时才能走出“雾霾笼罩阴影”。

*乌克兰一夜“变天”

乌克兰最近发生的“事变”引起中国官方和民间高度关注。官媒环球时报周一发社评说:“乌克兰在‘24小时内’就完成了对民选总统的驱逐。”

这位“民选”总统就是遭到现政府通缉的原总统亚努科维奇。有消息说他已“逃”到亲俄的克里米亚。而被亚努科维奇关进监狱的原总理季莫申科也在周末被释放,她要求民众继续抗议直至“任务完成”。乌克兰议会让亚努科维奇“下课”后由议长图尔奇诺夫代行总统职权。

对亚努科维奇的下课,有民主自由派人士欢欣鼓舞。旅美时事评论员曹长青说:这“一夜变天”将“载入乌克兰的历史,也是人类向自由跋涉的精彩篇章之一。”但是中国官方不以为然。

*网友:央视变脸*

前几天对乌克兰“动乱”“暴乱”和伤亡大加报道的中国媒体,面对亲西方派重新上台执政则选择自动“消声”。有网友“事实聚焦”说:前些天央视连篇累牍报道乌克兰动乱,街头暴民,火光熊熊,兴奋地渲染别国的动荡......突然,乌克兰的新闻嘎然而止,原来街头的人民胜利了,军警倒戈,独裁总统跑了,然后我们又“尊重乌克兰人民的选择”了。再然后《新闻联播》里日本军国主义又强势复活了。

他所提到的“尊重乌克兰人民的选择”是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的原话。她星期一在记者会上说:尊重乌克兰人民自主作出的选择,“愿意继续与乌克兰发展战略伙伴关系”。

至于这位网友提到的第二点,在中国媒体上则得到明显验证。所有的国际问题和国际矛盾,以中日冲突为“先”。

*环时社评:称乌克兰“民主胜利”者为“傻帽”*

中国的环球时报2月24日发表社评题目是:要多傻多假才能说乌克兰“胜利”了。这篇社评说:不知历史会如何评价乌克兰的这一段,但一个国家折腾23年,还在用街头流血政治解决本应由民主程序决定的事情,乌克兰应称得上是欧洲的“奇葩”了。社评认为那些“欢呼乌克兰‘民主新胜利’的说法和观点,是“傻帽级别”的。

2月23日(周日),新华社发布分析文章援引社科院专家刘风华(译音)的话说:乌克兰反对派虽然好像“夺回一城”,但是国家却陷入了政治纷争,未来道路如何走,双方各执一头还在拔河。 ”“乌克兰前景莫测”,报道说。

中国的民主自由派和“毛派”“左派”都在关注乌克兰的“剧变”。




*中国各派关注*

流亡美国的维权组织《公民力量》负责人杨建利博士周一在其脸书上说:最近几天,我一直跟踪观察分析思考乌克兰的二次民主革命,相信前面的道路还会有颠簸震荡,但是随着政治局势寻找到新的平衡点,乌克兰将会有更健全的民主体制。

他说:“我们是民主的学生,更是民主革命的学生。每一个国家的每一次民主革命都有其独特的地方,但是我们首先要学会寻找它们的共性,理出普遍共有的必要的条件,这样便可举一反三,在未来世界其他地区发生的民主革命中去验证和修正,也在我们自己参与的中国的民主革命中去实践。”

不过,支持“维稳”的毛派或左派知识分子则持完全相反的观点。

司马南写道:部分乌人希望加入欧盟,欧盟吊着乌克兰的胃口,多年口惠而实不至。部分人希望保持传统与俄融为一体,乌内部分裂达不成统一。2009年, 我在基辅广场逗留一个星期,就看他们这样打来打去。有人欢呼街头“民主”,我却忧心无序折腾。我的祖国,万不可陷入这样的政治陷阱。

吕祥和:欧美与俄罗斯在乌克兰的“拔河”,俄遇空前困境。目前,欧美势力难以掌控乌全局,俄亦乏全面介入能力。可预见,乌克兰将分裂,乌境俄语部分独立成国, 与俄进一步融合,而西部成欧美附庸。为保持黑海重镇塞瓦斯托波尔军港,俄将不遗余力争夺对克里米亚半岛的控制。新一次克里米亚战争极为可能。

此外,以亲朝鲜的姿态出现而讥讽时政, 多次说反话,被有些人称作高级黑的博主“作家崔成浩”写道:乌克兰总统被反革命分子通缉了,罪名竟是屠杀和平抗议者!简直荒唐!镇压反革命,维护社会安定不对吗?如果亚努科维奇变成了米洛舍维奇,以后谁还敢当总统?

有一大批网友跟帖表示不敢苟同:

刘寅盛英咨询: 所以,先必须承认宪法,然后才有法定程序。如果总统取消法定程序,怎样才能罢免他呢?既然总统已经违宪。

信达幸福老谢:颤抖吧,三胖!

萝卜和白痴:今天我们都是朝鲜人,朝鲜别怕,恩恩光芒照四方。

笑看风云变0:谁还敢接成泽的班?

管的不是闲事:回复@新yutaka:谁说现在的年轻人不知道了?我同事小孩在大学里想入党让父母打证明,我同事在村委打了一证明,内容大至如下:某某同学父母某某没参加过犯罪活动,没参加过法轮功,没参加过八九事件。你说某党89事件到现去还在算帐!89事件什么会没年轻人知道呢?

康家林:国家不可乱,这没错。但,什么叫乱?政治高压如果算一种稳定,那游行抗议便是一种权利和自由,与是否稳定无关。

堪锐堪韧:北极熊把自己折腾成这样,何苦来。谁让你当初背叛自己的信仰,放弃马列主义的?

西郭山人:站在中国的立场上,真心希望俄国继续分成几个国家。希望有一天能收回北方失去的百万方公里的国土。

环球时报老总胡锡进说:我写评论前问编辑:欧美舆论怎么评乌克兰,认为是民主胜利吗?回答:不是,他们大多谈论乌克兰会不会分裂,还有担心乌克兰会发生内战的。我说内战还不至于吧,回答不知道,但没看见说乌民主胜利的,说这话的只是乌克兰赶走亚努科维奇的那一派人自己。编辑又跟了一句:再就是中国互联网上说这话的人多。

律师刘建平: //@律师韩德云: //@静娅:互联网有几个知识分子说这是民主的胜利?那么多知识分子提出批评,环球编辑眼瞎了看不见?//@李国斌律师:在中国,好多知识分子缺乏民主、宪政的常识。从新浪微博若干大V的观点可以看出,普及民主宪政常识是当务之急,否则一旦有大规模抗议发生,缺乏民主宪政常识的民众会被引向暴力夺权的泥沼。前段时间的反宪逆流可以说是党内野心家为中共挖坑。

中国的文人学者教授如于丹,则关心这一轮又在中国大地上肆虐多天的雾霾,希望中国在环境污染治理能成功,并真正“变天”。于丹:雾霾持续到了周末,天昏地暗一座北京城,能做的就是尽量不出门,不去跟它较劲。关上门窗,尽量不让雾霾进到家里;打开空气净化器,尽量不让雾霾进到肺里; 如果这都没用了,就只有凭自己的精神防护,不让雾霾进到心里。前一阵在天空之城马丘比丘,愿这几张雨后的风景给大家带来些小清新吧。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