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51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对比新闻:中国网民不在乎“被过滤”?


在最近发生的谷歌与中国政府之间的网络过滤审查之争中,谷歌反对的过滤审查的内容是什么呢?中国网民是否愿意“被过滤”呢?

*谷歌反对过滤审查淫秽色情?*

《新华日报》3月24日报道:“......谷歌公司宣布停止按照中国法律规定的对有害信息过滤。”

这个“有害信息”指的是什么呢?中国媒体纷纷指出:是谷歌上的淫秽内容。《新华日报》的报道说:“‘谷歌中国’网站进军中国市场后,就曾被举报严重违反中国互联网相关法律,大量传播淫秽色情和低俗信息。......2009年1月和4月,‘谷歌中国’网站因存在大量淫秽色情和低俗链接,曾两次被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公开曝光。经核查发现,‘谷歌中国’网站存在大量淫秽色情和低俗信息,包括大量极其低级、丑陋的色情图片、视频和文字。‘谷歌中国’网站未按照中国法律法规的要求做好淫秽色情内容的过滤工作,大量境外互联网上的淫秽色情信息通过该网站传播到中国境内,严重违反中国互联网相关法律,严重侵害青少年身心健康,损害公众利益。”

人民网3月24日的评论说:“谷歌如果不是在借政治牌谋取更大的商业利益,就是把‘反对内容审查’作为正义的唯一标准,即使放任色情信息肆意传播,侵害儿童身心发展也在所不惜。”

《中国日报》3月25日的专栏文章质问道:“哪个国家没有网络审查?......美国联邦和地方政府制定的限制网络信息流动的法律法规有很多,......防止未成年人获取淫秽等有害信息。”

中国媒体的报道和评论使人们感到:谷歌反对过滤审查色情和淫秽内容。

*“有害信息”多数是政治敏感信息*

然而谷歌在3月23日发表的声明说:“这些网络攻击及其所暴露出来的监视活动──加上过去一年中试图进一步限制在华网络言论自由的企图,......让我们得出这样一个结论:我们不能再继续审查谷歌中国的搜索结果。”

《华尔街日报》3月24日报道:“中国政府拿出了过滤海外网站内容的措施来阻止大陆网民浏览谷歌香港提供的部分政治敏感内容。”

美联社3月25日报道:“在北京,在谷歌的搜索引擎上输入‘法轮功’,浏览器会突然毫无反应一分钟。在香港进行同样的搜索,会找到很多这个中国政府取缔的精神运动的链接。”“用中文搜索失踪的中国活动人士高智晟、被关押的中国持不同政见人士刘晓波、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以及六四事件--也就是1989年天安门广场大屠杀--都导致在北京的网络浏览器停止工作一分钟以上。”

报道说:“长城防火墙......就是为了在多数时间里不让多数公民看到多数敏感内容。”

中国著名作家韩寒在3月24日的博文中写道:“......敏感内容其实不是指情色内容,官方对情色内容从来都不敏感......。这里所谓的敏感内容只是指不利于政府利益的内容。”(这条博文已经被删除)

*“被过滤”让你看不见什么?*

实际上,中国的过滤审查针对的是整个互联网。早在2006年2月18日,《华盛顿邮报》就报道:“《华盛顿邮报》得到一份一个中国博客网站使用的禁忌关键词名单。在名单的235个关键词当中,有18个属于猥亵淫秽的,其它的词都与政治或者时事有关。”

这个名单列出的人名包括:鲍彤(赵紫阳的秘书)、高智晟、胡星斗、华国锋、江绵恒(江泽民之子)、焦国标(原北大教授)、刘晓波等等;有关中国政治的关键词包括:高干子女、太子党、中共高官、声讨中宣部、警察追杀警察等等;有关法轮功及其创建人李洪志的关键词全部屏蔽;海外的中文网站、出版物以及持不同政见组织有关的关键词全部屏蔽;新疆独立、西藏独立、六四事件的相关词汇全部屏蔽。

《华尔街日报》2009年6月12日报道:“中国政府将要求所有新电脑安装一款网站过滤软件,据已对该软件进行研究的人士说,软件中包括含有政治关键词和网址的数据文件,这表明它可能封锁的并不止于色情内容。......这款名为‘绿坝-花季护航’的软件。中国官员和这款软件的主要开发商曾表示,该软件旨在让父母能够防止孩子浏览色情网站。但外国的业内管理人员和提倡言论自由的人士批评这款软件是中国政府试图扩大审查权力的举措。

哈佛大学柏克曼网路与社会中心的毛向辉说,除了被中国政府取缔的‘法轮功’的相关信息之外,‘绿坝’的数据文件还含有大量政治性内容。

北京著名博客作者ShiZhao说,他发现‘绿坝’的数据文件中含有‘六四屠杀’(指1989年6月4日的天安门事件)和‘藏民的庆祝活动’等中文关键词。”

互联网上著名的《维基百科》写道:“所有境外的网站都受到关键词过滤的影响......。被固定封锁的网站类型包括:部分色情论坛和网站;所有涉及民运、法轮功或具有法轮功背景的以及在中国大陆被查禁的宗教的网站;大部分人权组织的网站;台湾的部分政府网站;大多数香港、台湾的新闻网站或综合网站中提供新闻的分站甚至与政治毫无关联的学术网站......。这些类型的网站被封锁的主要原因是因为其网站上发布中国政府不能接受的政治内容或未经国内政治审查过的新闻(比如中国2003年的SARS事件在中国政府揭露事实真相前关于SARS的相关报导和讨论)等方面的内容......。”

《维基百科》还说:“奥运会结束数月后,中国政府对海外新闻网站的封锁又重新开始。至2008年12月,重新被封锁的网站包括德国之声、BBC、美国之音、法广、澳广、加拿大广播电台等新闻机构的中文网站。”

*中国人不在乎“被过滤”?*

《中国日报》3月25日的专栏文章说:“大多数中国人谁也不会花好多时间去搜索有关达赖、有关新疆的疆独分子自己宣传的那点事儿。 那些被屏蔽掉的网站仅占互联网上微乎其微的一部分。 对中国网民来说,可用的,需要关注的网站可太多了。”

《基督教科学箴言报》3月25日的评论说:“中国将近四亿网民,大部分人可能不会留恋谷歌。......他们的确不会知道他们缺失了什么。”

韩寒在3月24日的博文中写道:“所谓的开放所有审查结果,现实的中国人有多少人在乎呢?......谷歌可能高估了自由,真相,公正,叉叉等东西在中国很大一部分网民心目中的价值,这些都没有路上捡到一百块钱实在。......谷歌所说的那些理由,无法让这个民族的大部分人民认同和共鸣。一个能吃转基因粮,地沟油菜,三聚氰胺奶,打劣质疫苗针的民族,他们的忍耐力是你所不能想象的高,他们的需求是你所不能想象的低。”

然而据《纽约时报》3月28日报道:“星期二,就在谷歌开始提供未经审查过滤的中文搜索结果的当天,‘天安门’、‘法轮功’、‘腐败’等关键词的搜索增加了十倍以上。”“一大批人在谷歌刚刚开始的不过滤服务的第一天充分利用这种服务。根据谷歌趋势和谷歌关键词工具箱的数据进行估算,有大约250万个搜索词包括‘天安门’,470万个搜索词包括被取缔的宗教组织‘法轮功’。”

如果这个趋势代表了中国网民的民意,他们还应该“被过滤”吗?如果这只代表四亿中国网民的极少数,又何必耗费巨大的人力物力去过滤呢?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