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7:14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中国唱红面面观 红歌和政治紧相连


北京景山公园里的红歌团队

北京景山公园里的红歌团队

今年7月1日,中共说那是自己90诞辰。薄熙来主政的直辖市重庆一大票唱红歌的人马开进京城,开始大唱文革(中前)革命歌曲。对这种现象,分析观察人士做出不同评价。

重庆的“唱红打黑”现在成了中国政坛以及互联网流行时髦词汇。打黑,随着文强被判死刑、李庄案的结束而似乎稍微告一段落,而唱红,则随着中共生日将至而分贝日益增高。

华尔街日报(6/30)报导说,这次唱红运动,始于重庆。薄熙来希望能利用这个活动来进入政治局常委。在重庆一次唱红歌咏比赛中,观众和演员不下10万人。

*上访民众大唱红歌,意在有效保护自己*

一些上访民众在北京南站唱红歌,他们在唱“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和“红星照我去战斗”。但是,仔细听可以听出,他们都已经改变了歌词,都换成了表达访民哀怨和诉求的内容。

文革开始时一句最流行的口号就是:革命歌曲大家唱,谁要不唱是黑帮。

从北京下到重庆当书记的薄熙来,又把红歌带回了北京。

*薄熙来:唱红歌不等于文革复辟*

新华社报导,6月11日起,来自重庆市的“唱读讲传”巡演团在北京民族文化宫,政协礼堂,清华大学,中央党校等地演出场,估计有上万人观看。

据报导,重庆方面有“14支队伍”参加演出,市委书记薄熙来参加了其中的3场。对于重庆的高分贝的“唱红打黑”,观察人士有各种各样的评论,有人说,这是“文革回潮”和复辟。新华社援引薄熙来的话说,这是无稽之谈:“薄熙来说,重庆‘唱红’,得到越来越多的理解和支持,不少省市还有新的创造。但社会上也有一些说法,认为是不是‘左’啦,是不是回到‘文革’啦,这显然是不了解情况。如果能身临其境感受一下,就会知道满不是那么回事。我们所唱的红歌,是从抗战到建国,一直到改革开放新时期,在人民群众中广为传唱的优秀歌曲,很有生命力。‘文革’期间,其中不少优秀歌曲的词曲作者还被打倒。有人说,唱这些歌就是回到‘文革’,那是无稽之谈。”(新华社6/18)

尽管市委书记力挺本市革命群众的“唱红”行动,但是,重庆红歌进北京,还是遇到了一些问题和尴尬。

*重庆红歌进北京,中央领导不响应?*

一名叫谢光的博客写手就在其博客上说,此次活动应该说重庆方面是下了大工夫的,书记薄熙来亲自参加了其中的3场,按照一般习惯和猜想,在高官如云的京城,一些中央高层出面出席捧场应该不会意外,但实际情况有些意外,甚至可以用冷淡来形容,对于这场官方色彩深重具有强烈政治公关目的的进京演出来说,“无疑是十分难堪的事情”。

*吴若愚:唱红打黑就是为人民服务*

不过,一些网站说,署名“吴若愚”的中新社文章(6/11)则表达不同意见。这篇文章说:“在精英所说的‘社会转型期’重庆开始了大刀阔斧的改革,他最卓著的成绩就是打击黑恶势力,可是,最初的行动也受到质疑,原因是人们不相信在这个金钱社会里,重庆的新领导人会真正为人民服务,以为是一场官场权力之争,不知道今后的形势会如何发展。薄熙来为了给重庆人树立对共产党的信心,他推出了‘唱读讲传’活动,这个活动告诉重庆人,天还是解放区的天,地还是老百姓的地,于是打黑和唱红结合,便成了‘唱红打黑’的重庆模式。”

*唱红歌,谁来唱?*

但是,问题在于,只有经过重庆当局批准的唱红可以,普通老百姓特别是进京访民唱红则不行。同89民运期间参加者高唱“国际歌”、“血染的风采”、“十五的月亮”、“团结就是力量”一样,如今到北京上访的各地访民,也只有借助红歌来抒发感情、增加力量和加强上访的合理合法性。但尽管如此,在北京陶然亭公园、北京南站等地的访民,并不因为你唱红就可以避免被抓被遣返的命运。

*中宣部:唱红歌与意识形态无关*

中新网报导(6/23),中宣部副部长王晓晖对媒体表示,中国群众有“唱红”的传统,推广唱红歌与意识形态向左、向右转没有任何关系。

*刘川北:薄熙来唱红醉翁之意不在酒*

但是,互联网“参与”网站(www.canyu.org)发表署名刘川北的文章说,重庆书记把红歌唱进了北京,不知北京市委书记如何感想。文章说:“重庆的红歌在重庆唱响还不够,执意进京说明了什么?重庆市委书记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这红歌进京的目的是为了进中南海,也说明了北京一直不唱红歌就会被政治对手唱下来,红歌进京就是逼宫,这是经过智库策划了的一场政变,重庆的哥哥要回来了。”

*贺卫方:摈弃专制毒素,开启新时代!*

中国知名法学教授贺卫方给唱红算了一笔政治账。他在其博客中说:“今年是建党90周年,各地各机构似乎都把唱红歌作为纪念的重要方式,这是值得警惕的。其实30多年前的改革开放,意味着中国共产党与过去那种错误的路线分道扬镳的时刻。

“然而时过境迁,今天却是沉渣泛起。君不见,绝大多数红歌所歌唱和赞美的仍然是我们已经否定的那个时代的价值观。今天党的领导人都特别强调,要建立一个每个人的尊严都得到保障的社会。然而,仔细分析大多数红歌的歌词,都在歌颂如同神明一般的伟大领袖,百姓都处在跪拜状态,哪里有个人尊严可言?我多么希望,我们能够利用90周年纪念的时刻,认真检讨一下历史,摈弃那些专制毒素,为今后开启一个真正的新时代! ”

*何兵:唱红劳民伤财*

中国另外一名知名法学教授、政法大学法学院副院长何兵给唱红算了一笔经济账,他说:“唱红歌成本有多大,大家算一算。按照重庆的官方说法,红歌传唱10.4万场,参加人8000万,一场杂费1500,10.4万场就是2.1个亿。参加人次8000万,一次算误工费路费算30元,就是24亿,还要补助重庆卫视1.5个亿,加起来27.6个亿。”

*纽约时报:现代唱红,目的是维稳*

海外媒体也在注视着中国的“唱红”现象。纽约时报星期三发表记者从重庆发回的文章说,一位姓张的老汉对记者说,每次听到“歌唱二小放牛郎”,就对王二小无比崇敬,也就更加痛恨日本鬼子。纽约时报说,薄熙来主导的这次唱红运动,也被一些北京领导人推广开来,以此动员群众,庆祝中共90周年。但是,现在唱红歌,主要目的是维稳,而不是要鼓吹造反或是抗日。

*何兵:鼓励唱革命歌曲,不鼓励革命*

但是,纽约时报援引何兵的话说:“这是一个非常荒诞的时代,这个时代荒诞到什么地步呢?比如说鼓励你唱革命歌曲,但是不鼓励革命;鼓励你看《建党伟业》,但是不鼓励建党。”这是何兵最近一次在政法大学毕业典礼上的讲话中所说的。

重庆大学一位想入党的研究生张女士说,上面要你唱,你敢不唱?洛杉矶时报(6/3)援引这位将来想当公务员的26岁女生的话说,“唱这些歌很没劲儿,但是,我又不敢说不唱。”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