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05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美中网络谍战(美国之音系列报道全文)

  • 美国之音

美中网络谍战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谁黑客帝国?谁是受害者?报复和反报复会不会愈演愈烈?

主持人:欢迎收看美国之音制作的系列报道“美中网络谍战”,我是叶凡。今年5月,美国司法部对五名中国军方人员提出刑事诉讼,指控他们从事网络间谍活动,盗窃美国商业情报。中国极力反驳美方的指控,双方唇枪舌剑,激烈交锋,使得错综复杂的美中关系又掀起轩然大波。究竟谁对对谁错?网络间谍活动到底有没有道义可言?请看“美中网络谍战”第一集:美方的指控,许波华盛顿报道。

第一篇:美方的指控

美国司法部5月19号对五名中国军方人员提出刑事起诉,指控他们从事网络黑客活动,盗窃美国商业机密。

美国司法部长埃里克·霍尔德在新闻发布会上说::“这是有关中国军方人员犯有经济间谍罪的案件,这是美国首次就这种黑客行为对外国政府人员提出起诉。”

美国司法部宣布,中国解放军61398部队第3支队5名成员(以下为音译)王东(Wang Dong)、孙凯良(Sun Kailiang)、文新宇(Wen Xinyu)、黄振宇(Huang Zhenyu)与顾春晖(Gu Chunhui),共涉及31项罪名。

美国出示的证据显示,这5名中国军人涉嫌使用黑客手段侵入美国六家公司的电脑系统,获取机密资料,并利用数位指令破坏电脑,从事经济间谍与窃取贸易机密等犯罪。

尽管受到美国司法当局的指控,中国的网络间谍部队不但没有停止对美国的黑客攻击,反而有变本加厉之势。六月9日,一家与美国政府有合约关系的网络安全公司报告说,发现中国军方的另一支网络部队也在对美国实施黑客攻击。根据总部设在加州的群击(CrowdStrike)公司的报告,部署在上海的解放军61486部队从2007年起就一直攻击西方政府机构和国防外包商的网络,主要针对美国以及欧洲和日本的政府部门、防务承包商,航天和卫星产业研究机构的网络。

美国联邦调查局局长詹姆斯·科米说:“长期以来,中国政府公然寻求通过网络间谍活动为其国有企业获取经济利益。“

美国方面举例证明,2010年,美国西屋公司(Westinghouse)与中国商讨兴建核能电厂的时候,中方的骇客进入西屋公司的电脑网络窃取电厂组件的机密商业设计。

另外,中国骇客还侵入美国太阳能世界工业公司(SolarWorld)电脑,窃取成本、报价与策略等资料,而太阳能领域因中国公司持续以低于成本的价格倾销,导致市场受到冲击。

宾夕法尼亚州西区检察官戴维·希克顿(David Hickton)措辞严厉地指出,中方窃取美国资讯的阴谋是“21世纪的破门入室盗窃”。他说中国要提高国企在世界上的竞争优势,应该去做研究而不是去盗窃。他表示,经济间谍行为必须被制止,无论哪些人士在背后指使,都必须负法律责任,而且要受到法律制裁。

面对美国的指控,中国方面立即提出抗议,要求美国纠正错误,撤销起诉。中方的声明说,长期以来,美方有关部门对外国政要、企业、个人进行大规模、有组织的网路窃密和监听、监控活动,中国就是美方网络窃密和监听的受害者。

然而美国司法部负责国家安全事务的助理部长约翰·卡林指出,5名中国军方人员涉嫌对美国公司进行的间谍活动是刑事“盗窃”行为,意在使中国公司获得对美国竞争对手的不公平优势。

卡林说: “我们注意到,没有任何一个国家会公开宣称为商业利益窃取情报是可以接受的。即便在此案中,中国也没有尝试为指控辩解。相反,他们予以否认。”

卡林进一步指出,与国家之间出于战略或安全目的而相互进行的间谍活动不同,意在使一家公司收益而使另一家公司受损的的经济间谍行为是各国政府都明白的严重违规之举,不会有人愿意为这种行为辩护。

美国外交政策杂志发表题为『我们的间谍活动比你们的更高尚』的文章认为,卡林的这番言论在美中之间目前的论战中开辟了一条新战线,目的是在美国针对外国公司和中国针对美国公司的间谍活动之间划出一条清晰的界限。文章说,根据美国的制度,进入一家中国石油公司的电脑系统以了解中国的能源战略是公平竞争;但是把该情报传递给埃克森美孚石油公司,从而让他比中国竞争对手更具优势,则是违法行为。

美国中央情报局和国家安全局前局长迈克•黑登曾经对美国和中国之间的间谍活动做出明确的区分。

黑登说:“对比了美国和中国的间谍活动之后,我惊悚地认识到我们之间间谍机构的不同。我们从事间谍活动获取机密情报,目的是保证美国的自由和安全。但我们不会通过间谍活动获取商业机密情报,让美国致富。中国却不能就他们的间谍活动做出公开声明。”

==================================================

主持人: 自从今年5月美国司法部以网络窃密为由,对五名中国军人提出刑事诉讼后,美中之间的网络间谍大论战再起高潮。中国指责美国是“黑客帝国”,并不占领道德高地,而美国表示,美国不会为企业“窃取商业机密”。美中之间到底谁对谁错?网络间谍活动到底有没有道义可言?请看美国之音系列报道 “美中网络谍战”的第二集:中方的指责。斯洋、任禺阳华盛顿报道。

第二篇: 中方的指责

*中国:美国人“贼喊做贼”*

6月10日,中国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例行记者会上称美国是“黑客帝国”。这是中国针对美国指责中国从事网络间谍活动提出的最新反驳。

华春莹说:“坦白地讲,我对美方这种‘贼喊捉贼’的做法很不以为然。”

她说:众所周知,斯诺登案发生以后,大量披露和曝光的事实已经明白无误地表明,美国政府和其相关部门长期以来对包括中国在内的很多外国政要、个人和企业进行了大规模、有组织的网络窃密和监听监控活动,甚至达到了无孔不入、无所不用其极的地步。

华春莹说:“美国不必把自己装扮成受害者,它自己就是“黑客帝国”,这是地球人都知道的事实。”

华春莹是针对美国网络安全公司众击(CrowdStrike)6月9日发布报告称,中国军人对西方国家实施了网络黑客攻击以协助发展中国卫星和航天项目做出的评论。这是继美国司法部五月份以网络窃密罪为由起诉五名中国军人后,美国第二次指责中国军方组织从事网络犯罪活动。

华春莹的讲话体现了中国应对美国网络间谍指控的一贯立场。 5月26,在中国军人被美方指控差不多一个星期后,中国互联网新闻研究中心发表《美国全球监听行动记录》,指责美国利用自己在政治、经济、军事和技术领域的霸权,肆无忌惮地对包括盟友在内的其他国家进行监听,这种行为的实质早已超出了“反恐”的需要, 显示出其“为了利益完全不讲道义的丑陋一面”。

报告还说,美国多年来针对中国进行大规模网络进攻,并把中国领导人和华为公司列为目标。不过,这份长达5,800字的报告,基本上是对斯诺登泄漏的文件以及西方媒体相关报道的一个总结,并没有透露技术上的细节。这与美国的指控不同。美国司法部在指控五名中国军人时,列出了他们的工作地点、 上级主管部门、被盗窃的资料、以哪些公司为目标以及他们如何处置盗窃的资料等。

*专家:中国在混淆概念*

美国华盛顿智库布鲁金斯学会高级研究员欧汉龙是美国目前最活跃的军事专家之一。他说,考虑到斯诺登事件所得到的关注以及美国情报机构多年来的作为,中国做出这样的辩护很正常,但是,中国混淆了两个概念。

欧汉龙说:“但是,在某种意义上,中国在混淆两个不同的问题。一种是‘侦察’或是‘间谍活动’。从这个方面来说,我们和其他国家一样,甚至做得更多;另一个问题是‘盗窃’和‘入侵’。我相信这个方面,中国比我们做得更多,而且中国也没有采取措施来管控一些独立行动者。从这个角度讲,我不认为美国应该感到特别的愧疚。我们当然在从事间谍活动,但是我不认为美国在系统地进行‘盗窃’或是‘入侵’行为。”

美国乔治·梅森大学法学院教授杰瑞米·拉布金还是强调了双方的不同。 他说:中方的所作所为已经超出了历史上间谍活动的范围。

拉布金说:“中国的所作所为真的引起了美国人警觉。他们寻求私营企业知识产权。他们并不只是想了解美国政府的计划,他们在盗取美国公司的商业机密。他们盗取这些机密并不只是让自己了解对方,而是利用这些机密制造出美国产品的翻版,这是犯罪行为。这不属于人类历史上大家都能接受的‘哈哈,你们大家都在做。’在美国这样做,你是会被扔进监狱的。”

*白宫:不为企业谋利*

强调美国以国家安全为目的间谍活动与中国军方为盈利为目的的商业间谍活动有很大的不同也一直是奥巴马政府为自己辩解的理由之一。

不久前刚刚辞职的白宫前发言人杰伊•卡尼说:“美国是不会为私人公司或是企业的利益收集情报的。 美国不会向这些公司提供情报使得企业获利、在市场上赢得优势或是改善盈利状况。这样的活动,这个国家是不会做的。” (白宫:美国不从事商业间谍活动)

在被问到如何让外界相信,美国政府的商业间谍活动不会让相关公司获益时,乔治·梅森大学法学院教授拉布金回答说,美国可能也没有必要这么做。

拉布金说:“我不是这方面的专家,但是,我对中国掌握了我们所无法掌握的非常有价值的技术,而我们必须从他们那里盗窃来,表示怀疑。但是,即便是这样,中国就该指出哪家美国公司盗用了中国公司的技术。但是,这样的例子我还没有听说过。”

*间谍大论战的原因:中国经济的崛起*

但是,布鲁金斯学会的欧汉龙认为,担心失去技术的优势可能是这次间谍战背后的主要原因 。

欧汉龙说:“从更广泛的历史角度来说,中国现在是一个更有效的竞争者,从附加值来说,是世界第一制造大国,对包括美国在内的世界很多国家都有贸易顺差。当然,网络在最近10到20年的发展变化很大,而与此同时,中国经济取得长足的发展。 中国有赶超潜力或利用网络取得优势,这一个很新的现象, 这在过去10年到20年都曾经不是问题。”

==================================================

主持人: 美国司法部今年5月对5名中国军方人员提出刑事诉讼,指控他们从事网络间谍活动,盗窃美国商业情报。中国极力反驳美方的指控,双方唇枪舌剑,激烈交锋。请看美国之音系列报道“美中网络谍战”第三集:“中国被告的内幕和背景”。许波、任禺阳华盛顿报道。

第三篇: 中国被告的内幕和背景

美国司法部针对5名中国现役军人的起诉书宣布,中国解放军61398部队第3支队王东、孙凯良、文新宇、黄振宇、和顾春辉涉嫌利用黑客手段侵入美国六家公司的电脑系统,获取机密资料,并利用数位指令破坏电脑,从事经济间谍与窃取贸易机密等犯罪活动。5名被告共涉及31项罪名。

中国指责美国政府毫无证据地编造罪名,破坏中国和中国军队的声誉。但美国司法部表示,这是司法部门首次公开揭露中国那些躲在键盘后面,盗取美国企业机密者的真实面孔和姓名。司法部助理部长约翰·卡林说,美国司法部门掌握的证据“足以在法庭上证明这些指控。

卡林说:“起诉书以特定的场合、时间、以及特定被告等大量细节提出控告,指控他们利用电脑,窃取美国经济各部门的情报。美国公司的雇员上班的工作是发明创造,制定全球竞争的策略;而61398部队的这些成员每天在上海的工作只是盗取美国工人的成果。

对五名中国军人的起诉,让解放军神秘的61398部队成为世人瞩目的焦点,揭开了中国网络黑客部队内幕的一角。

据全球网络安全机构火眼有限公司掌握的信息,上海东部市郊有一栋12层大楼,这座建筑没有挂牌,也没有名称,从外表看不出任何用途。这里就是解放军61398部队的驻地,里面有数千名工作人员。

火眼公司首席安全战略家理查德·拜吉里奇在美国国会众议院情报委员会的听证会作证时表示,他所在网络安全公司曼迪昂特已经追踪解放军61398部队长达7年之久。

曼迪昂特说:“这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一支部队,隶属于总参的三部二局。而总参三部是情报部门,所以这是一支隶属于情报部门的电脑网络部队。这支部队基本上在上海郊区的总部工作。总部大楼建于2007年,面积为13万平方英尺。这座建筑近来由电视监控。最近CNN记者试图拍摄这座建筑,结果被警卫军人驱赶,摄象胶片也被没收。”

火眼公司的报告披露,61398部队的成员在这里接受英语、暗号联络、网络安全以及网络黑客攻击手段等各种训练,向主要以西方为主的目标发动各类网络攻击。

美国司法部的起诉书披露了61398部队的王东等5名被告如何以“丑陋的大猩猩”等网名渗入美国六家公司的电脑网络,窃取商业机密。

起诉书说,被告以网络安全人员所说的“社交工程”手段伪装成对方信任的人,然后向入侵目标发送邮件,索要某个“他们已经忘记”的密码。

另一种常见的手段叫做“鱼叉式网络钓鱼”,通过电邮给入侵对象发送链接或附件。如果对方打开链接或附件,他们的电脑就会受到感染,恶意软件就会在系统中建立一个所谓“后门”,供被告搜集机密讯息。美国司法部表示,被告孙凯梁曾通过美国钢铁公司账户的两个电子邮箱给该公司大约8个雇员发电邮,其中包括公司的CEO,从事“鱼叉式网络钓鱼”。

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迈克尔·罗杰斯最近在华盛顿智库美国企业研究所举行的研讨会上说,美国得到的情报显示,中国网络部队针对美国公司的经济间谍活动十分猖獗。

罗杰斯说:“这个问题之所以如此严重,是因为中国军队的情报机构被允许并成功搜集到有关资本主义经营活动的情报。一些情报人员每天为政府工作,他们手里有一份列举着他们可以窃取知识产权的公司的名单,这就是他们的工作......所以我们看到针对美国的经济间谍活动正在以前所未有的规模增长。”

美国司法部助理部长约翰·卡林指出,美国的经济安全和商业利益受到由中国政府支持的网络入侵的严重威胁。这次对5名中国军方人员的指控证据确凿,经得起法庭的检验。

卡林说:“几年前,中国政府还断然否认61398部队对美国公司发动网络攻击,中国国防部发言人表示中国军队从未进行过任何黑客行动。中国要求美国拿出“能够在法庭上站得住脚的确切证据”,证明针对美国目标的网络袭击与中国军方有关。现在我们做到了,并且做出了回应。”

==================================================

主持人: 美国指控中国盗窃商业机密,中国则指责美国建造黑客帝国。世界上第一和第二经济大国之间的网络谍战拉开了序幕。请看《美中网络谍战》第四集:“谁是受害者?”莉雅华盛顿报道。

第四篇:谁是受害者?

根据美国司法部对5名中国军方人员提出的起诉书,很显然,美国西屋公司、美国太阳能世界工业公司、美国钢铁公司、阿勒格尼技术公司、美国铝业公司以及美国钢铁工人联合会是中国军方商业间谍活动的直接受害者。

起诉书中提到的入侵网络系统的行为大多发生在几年前,其中包括盗取西屋公司2010年当时正在中国建造的一个电厂管子的规格,同时也偷看了公司决定与中国公司其他业务的高管之间的敏感电子邮件。

美国之音试图联系这些公司,但是它们都不接受采访。美国铝业公司在一份声明中说,“据我们所知,在几年前发生的这起事件中,没有什么关键性的信息受到影响。确保我们的数据安全是公司的优先考虑,我们将继续投入资源来保护我们的系统。”

钢铁工人联合会表示,“我们认为这件事令人不安并严肃对待。”

受到中国黑客侵袭的当然不只是这些公司。

根据加州一家网络安全公司的最新报告,中国军方的一支部队从2007年起开始攻击西方政府机构和国防外包商的网络,主要针对欧洲、美国和日本的政府部门、防务承包商以及航天和卫星产业研究机构的网络。

除了直接受到网络袭击的公司和机构以外,还有一些美国大公司虽然没有受到中国黑客的袭击,但却是美中网络谍战的牺牲品。

在司法部起诉了5名中国军官的几天之后,中国宣布所有外国公司都必须进行一个新的安全测试,任何没有通过的产品或是服务都将被禁止。这个检查涵盖所有行业,包括通信、金融与能源业等。中国还禁止政府电脑安装微软视窗8的操作系统。与此同时,中国的国有企业将停止使用麦肯锡、波士顿咨询集团、贝恩与公司以及策略公司提供的咨询服务。

在斯诺登泄密事件发生之后,中国官方媒体指控谷歌、苹果、雅虎、微软、脸书等美国大公司与美情报机构狼狈为奸,参与国安局的棱镜项目,监视中国。

前美国商务部代理部长和法务部主任薛凯说:“最直接的影响发生在中国。思科公司把2013年业绩下滑归咎于公司丧失了在中国的一些生意。国际商用机器公司也失去了一些合同。”

分析人士认为,受影响的不仅是这些公司,还有一般普通百姓。

乔治梅森大学法学教授拉布金说:“美国公司,尤其是那些大公司以及成为袭击目标的大公司,它们都有股东,大量的人拥有这些公司的股票。”

这位教授认为,现在受到伤害的是美国公司,但是中国的公司以及那些与这些公司有关的中国人的财富也会受到损害。

他说:“也许中国没有我们这样的股东结构,但是一些人的财富将受到影响。这些人往往是与中国政府有关系的有权势的人。尽管他们与共产党有联系,但是他们仍然会受到伤害。”

美国国会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罗杰斯(Mike Rogers)认为,中国的这种行为如果得不到制止的话,会带来长远的影响,而且这种影响不只局限于美国。

这位来自密西根州的共和党众议员说:“世界上任何一个有知识产权和创新的经济体都将失去成千上万的就业机会。坦率的说,它也会让美国的下一代人处于经济上的劣势。”

担任过美国国家安全局与中央情报局局长的海登(Michael Hayden)将军警告说,中国的间谍行为其实也会伤害到它自己。

海登说:“我认为,这种行为如果不受到限制,将会给美国带来可怕的后果,而且对中国也是如此,因为美中关系会跌到谷底。”

在受到美国的指责之后,中国当局表示,中国才是美国网络盗窃和网络监控真正的受害者。

斯诺登泄密的文件显示,美国国家安全局侵入过中国最大的手机和因特网服务提供商之一的中国电信公司以及中国网络硬件巨商华为公司的电脑系统。美国政府还以国家安全为由限制华为在美国经营。

==================================================

主持人: 今年五月美国司法部以网络窃密为由对五名中国军人提出刑事诉讼后,中国立即做出口头反击。除此之外,中国还宣布暂停中美网络工作小组活动、政府电脑采购禁用Windows 8、对外国科技公司实施网络安全审查,用这些手段进行报复。美国专家建议,美国应该对中国的做法采取经济惩罚,甚至在网络领域“以牙还牙”。请看系列报道“美中网络谍战”第5集:“报复与反报复。” 斯洋、任禺阳华盛顿报道。

第五篇:报复与反报复

*中国连续打响报复三枪*

5月19日,在美国指控中国军官进行网络窃密后当天,中国外交部宣布暂停中止中美网络工作组的相关活动。中国当晚还召见美国驻华大使博卡斯,向其提出中国的强烈不满和愤慨,并威胁报复。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在5月20日的记者会上说: “考虑到美方对通过对话合作解决网络安全问题缺乏诚意,我们已经决定中止中美网络工作组的相关活动。中方将根据形势发展作出进一步反应。”

中美网络工作小组是2013年6月美国总统奥巴马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会晤时商定的成果,目的是就两国的网络安全问题进行磋商。

5月20日,中国发布《中央国家机关政府采购中心重要通知》,规定所有计算机类产品不允许安装Windows 8操作系统。

5月22日,中国宣布所有外国卖给中国的资讯科技产品和服务都要进行新的安检,任何不能通过检查的产品或公司都会被禁售。

有媒体称,中国政府的上述三项措施,是中国强烈回击美国间谍指控,对美国打响报复的“连续三枪”。

5月25日,英国《金融时报》发表题为“中国禁止国企使用美国咨询公司服务”的报道。报道援引一名为中国领导层服务的资深顾问的话说,中国已下令国有企业与一些美国咨询公司断绝关系,担心后者协助美国政府从事间谍活动。这些咨询公司包括麦肯锡和波士顿咨询集团等。

另据彭博通讯社报道,中国要求国内银行弃用IBM生产的高端服务器,改用国内品牌。不过,上述两种传闻都没有得到中国官方的证实。

5月26日,中国互联网新闻研究中心发表了《美国全球监听行动纪录》,首次系统地以官方半官方的形式整理和披露美国对中国的长期监测,称美国在网络上设双重标准,“显示其虚伪的本性”。)

*美国科技公司受影响更早*

不过,有分析人士指出,在中国的美国科技公司,思科和IBM等公司的业务,其实在美国国家安全局前合同工爱德华·斯诺登泄密后就已经受到影响了。

前美国商务部代理部长和法务部主任凯瑞说,斯诺登泄密事件后,美国一些高科技公司受到的最大商业影响来自中国。

凯瑞说:“最直接的影响发生在中国。思科公司把2013年业绩下滑归咎于公司丧失了在中国的一些生意。IBM也失去了一些合同。” (LBL借斯诺登事件 中国向美科技公司发难)

*起诉中国军人并非好的手段*

在美国司法部以“网络窃密”罪起诉五名中国军人后,有专家指出,这本身就是美国政府的报复手段,因为奥巴马政府在网络窃密问题上与中国多次交涉后,并没有结果,当然,在斯诺登问题后,奥巴马政府需要找到一个方向转移全球对美国监控的注意也是一个原因。

但是美国乔治·梅森大学法学院教授杰瑞米·拉布金认为起诉并不是一个好的解决问题的办法:

“首先,永远都不会有审判,因为这几个人不会被拘留,我们只是点了他们的名;第二,我不认为起诉中层官员是大国之间解决分歧的办法;第三,美国在全球各地都有利益。不起诉其他国家官员也符合美国的利益,特别是不能为了他们在自己国家的所作所为起诉他们。(我相信全球都有对美国的做法不满,我们自然不希望我们的国防部的助理因为在亚历山德里亚(美国国防部所在地)所作的决定而被起诉。)

华盛顿邮报》在中国军人被起诉后援引分析人士的话说,中国可能“以牙还牙”,起诉美国政府官员,包括起诉美国国家情报总监和网络司令部司令在内以及美国公司来羞辱美国,但中国迄今并没有采取这样的措施。

*经济制裁或是其他*

美国华盛顿智库布鲁金斯学会的高级研究员、军事专家欧汉龙认为,针对中国的做法, 美国应该在经济领域予以制裁。

欧汉龙说:“我想美国唯一能做的就是在经济领域采取一些惩罚性措施, 我们可能在这方面要采取更多的行动。”

乔治·梅森大学的拉布金教授认为,除了通过外交手段和经济手段惩罚中国外,也许更有效的办法是在网络领域给中国公司制造麻烦。

拉布金说:“也许我们应该考虑在网络领域给予报复,我不是说这是唯一的办法,但是这肯定值得考虑,我们可以给中国公司制造麻烦。我们应该将那些偷盗美国机密的人的照片公布于众,告诉大家,嗨,就是这个人在偷我们的东西, 这个我们肯定是可以做的。”

欧汉龙承认,制裁可能会导致报复措施的恶性循环,他建议建立一个像世界贸易组织那样的独立机构来处理这样的问题。

==================================================

主持人: 美国指控中国盗窃商业机密,中国则指责美国建造黑客帝国。美国司法部今年5月对5名中国军官提出起诉,打响了谍战的第一枪。今后美国应该怎样应对中国的网络行为?怎样避免双方的谍战愈演愈烈,甚至演变成网络空间的珍珠港?请看美国之音系列报道《美中网络谍战》第六集: “应对的办法”。莉雅华盛顿报道。

第六篇:应对的办法

美国总统奥巴马在2013年的国情咨文中表示,美国必须对快速增加的网络袭击威胁作出反应。

他说:“我们知道,外国政府和公司窃取我们的公司秘密。现在,我们的敌人还寻求拥有破坏我们的电网、金融机构以及空中管制系统的能力。我们不能在很多年后往回看的时候试图理解在我们的安全与经济面临实实在在的危险时为什么什么也没有做。”

但是,负责美国情报工作的监管以及立法的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罗杰斯认为,美国目前仍然没有制订相应的政策。

密西根共和党众议员罗杰斯:“美国还没有意识到,这可能是我们所面临的最为严重的国家安全挑战而美国政府却远没有到制订什么样的政策来对付这个问题的程度。”

针对中国的网络间谍和网络盗窃行为,美国应该如何应对呢?

担任过美国国家安全局与中央情报局局长的海登(Michael Hayden)将军认为,美国司法部起诉5名解放军军官的举动只是美国向中国发出的信号之一。

海登说: “我认为,中国的网络行为现在是美中关系的核心组成部分,而且可能毒化整体的双边关系。因此,美国必需向中国发出信号,向他们表明美国对这个问题的重视。”

前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哈德利认为,美国有关部门应该成立一个特别工作小组,在网络领域采取让中国心知肚明的反击行动。

他说:“我认为,我们需要在网络空间对网络犯罪行为进行惩罚,找到一种消除网络犯罪分子进行网络威胁的能力,尽管这里面涉及很多法律以及政策方面的问题,直到有一天美国可以对这种行为进行非对称的惩罚,否则这种行为不会停止。”

哈德利并不是唯一持这种看法的人。

乔治梅森大学法学教授拉布金说:“在世界历史上,从来没有对确实而且非常严重的安全挑战做出有效反应而不采取某种报复行动的先例,而目前我们则没有任何报复措施。我认为,当我们考虑如何报复的时候,我们至少应该把网络领域的报复措施包括在其中。”

美国国务院网络问题协调员佩恩特对在网络领域进行回击则不以为然。

他说:“这样做的问题在于,你打击的对象是什么?网络领域的问题是,如果你是一个很聪明的袭击者,你会通过无辜的第三方来进行袭击,很多服务器的袭击使得世界各地的电脑受到影响,结果你会对这些位于德国、法国或者是加拿大的电脑进行回击,你实际上回击的不是那些袭击者。”

担任过白宫网络安全政策资深主任的佩恩特认为,对付网络袭击的最好办法是一方面加强防御袭击的能力,同时采取措施缓解威胁。

他说:“你必须动用所有的工具,其中有些是外交手段,有些是经济方面的,有些是执法方面的,就像我们最近所看到的;最后一招是,在威胁达到很高的程度时动用军事手段。你必须研究这一系列的工具,而美国事实上也在这样做。”

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罗杰斯也认为,这个解决办法必须是多方面和全方位的,而加强美国抵御网络袭击的能力是第一位的。

他在回答美国之音记者提问时表示:“首先,我认为,作为一个更为广泛计划的一部分,起诉、签证限制、对个人实施金融制裁等可以起作用。但是,如果你先没有防御措施,这些是不会起作用的。对于我们这些研究过解决这个问题的整体方案的人来说,这个解决办法包括对那些被盗窃的产品或者是基于盗窃的知识产权而研发出来的产品征收关税。”

起草了有关网络袭击法案的罗杰斯议员还表示,在这个问题上,美国需要盟友的帮助。

他说:“我们也需要我们的国际伙伴在任何双边协议中对中国施压,不管这个双边协议涉及的内容是什么。人权当然是绝对重要的,但是排在前三位的议题应该是经济间谍、经济间谍与经济间谍。”

前国安局局长海登将军也认为,美国必需从整体上来解决这个问题。

他说:“这包括签证、许可证、以美元计价的贸易、纽约交易所的上市、多少中国学生可以在美国的哪些大学获得何种学位等等。”

今年3月卸任的国安局局长、美国网络司令部司令亚历山大(Keith Alexander)将军认为,美中之间进行对话是解决这个问题的最佳途径。

他说:“需要发生的是你需要把美国人与中国人弄到一起,以有意义的方式进行交流。”

不过有防务问题专家则认为,美中有关网络盗窃的纠纷最好交由国际性的争端解决机构来处理。

布鲁金斯学会高级研究员欧汉龙说:“处理这类案子的最佳途径是成立独立的、受尊敬并获得授权的团体或机构,决定什么样的惩罚是适当和公平的。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有世界贸易组织这个机构,因为它有一个由不同国家的人组成而且就基本准则达成一致的机构,他们根据现有的原则,基于证据来裁定谁是有罪的一方。”

这位专家表示,否则的话,美中双方会陷入周而复始的报复,而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终止。

主持人: 感谢收看美国之音为您制作的“美中网络谍战”,我是叶凡,再会。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