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20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中概股美投资人:习主席,给我们点希望


中概股公司“中国清洁能源”投资人乔治·弗莱赫斯 (George Vlahos) (乔治·弗莱赫斯提供)

中概股公司“中国清洁能源”投资人乔治·弗莱赫斯 (George Vlahos) (乔治·弗莱赫斯提供)

一位投资中概股公司血本无归的美国老股民告诉美国之音,希望即将对美国进行国事访问的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了解他们被一家中概股公司欺诈的案子,以促进美中证券交易监管合作。他表示,如果他无法赢得这个案子,他将“带着不可原谅之罪离开这个世界,因为他相信了这家公司的负责人,相信了美中两国领导人为投资人提供诚实、公正、开放的股票交易市场的承诺。”

乔治·弗莱赫斯住在位于麻州波士顿市以北30英里的小镇百菲尔德,8月底刚过84岁生日。他从2010年开始投资在纳斯达克上市的中概股公司“中国清洁能源”(SCEI)。

他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 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使他损失惨重,当中概股公司进入美国交易后,他“希望找到可以弥补的机会。”

“我对最新科技很感兴趣,读了这家公司的材料,我觉得非常兴奋,它的产品可以减少使用40%的煤,同时又减少40%的碳排量。我当然愿意投资这么好的产品啊!”

当时,号称中国最大的从煤中提炼煤水浆的中国清洁能源公司,刚从纳斯达克柜台交易进入主板市场交易,股价曾从5美元升到10美元。

但2011年4月,该公司遭华尔街做空者质疑有欺诈行为,尽管如弗莱赫斯所说,原董事长任宝文总有理由出来否认所有指责,股价却毫不留情地暴跌至垃圾股。

不交财务报告被摘牌

2012年9月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因该公司一直不提交财务报告而对其摘牌,随后该股进入纳斯达克场外柜台交易。2015年9月1日,该股价仅为5美分。

弗莱赫斯说,他拥有十几万股该股股票,损失了数十万美元。

在接受采访时,弗莱赫斯表达了对“做空”的矛盾心理。一方面他说,“我的主要错误是相信了公司而不是做空者”;另一方面他又说,“应该像中国那样禁止做空,因为做空者散布流言、压低股价,然后抄底买进,高价卖出。”

投资人在面对持有的股票价格暴跌后,要求公司董事会承担起应有的责任,召开股东大会,提交让美国投资人和监管机构满意的报告。但该公司董事长任宝文虚以应对,一再食言,躲在中国不与投资人接触。

“我将带着不可原谅之罪离开这个世界”

弗莱赫斯曾担任百菲尔德一个社区的学区总监,是位退休教育工作者。晚年的这次投资失败对他打击沉重。他在给记者的电子邮件中写道:“如果我们无法赢这一案子,比我小8岁的妻子,将不得不面临寻求政府给低收入穷人的救济,我将带着不可原谅之罪离开这个世界,因为我相信了任宝文,相信了美中两国领导人会提供诚实、开放和公正的股市——我们的证交会称此为他们的使命。”

这位希腊裔美国老人在过去5年里做着两件事,第一,他加入了该股投资人团体,通过法律途径寻求该公司承担法律责任。第二,给美中两国政府的监管部门和领导人写信求助。

通过法律途径自我维权

他加入的投资人团体通过该公司注册所在地的内华达州法院,成功地说服法官下令任命了一位该公司的接收员。目前他们通过接收员撤销了任宝文董事长职务,重组了该公司香港子公司的董事会,将其以“藐视法庭罪”告上州法庭,在香港商业犯罪机构立案对其进行调查,并于最近击败了任宝文在内华达州破产法院的破产申请。

但问题的难点是,像任宝文拥有的这类中概股公司,几乎都是通过所谓 “借壳上市”,或叫反向收购,以所谓“可变更利益实体”(VIE)的结构在美国上市的。当这些公司出现财务欺诈或不透明等问题时,美国投资人即便有司法支持,却常常难以对在中国的中概股责任者执法。

弗莱赫斯说,他和其他投资人相信任宝文在中国的实体公司仍在运作,并已经将资金从他们投资的公司转移到了另一家新注册的公司。

弗莱赫斯说,问题的关键是“是否允许美国投资人获得他们投资公司的真实财务报告和财务记录。”这些报告通常都在中国的实体公司内。

“主要障碍是,无论我们谁到中国,中国公司的代表会告诉我们,你们不能看中国公司的财务报告。原因很简单,这是政府规定,因为其中可能涉及国家秘密。”

法院指定的该公司接收人罗伯特·塞登告诉美国之音,从法律上讲,在美国上市的“中国清洁能源”是母公司,在中国运作的是子公司。但由于前面提到的中概股公司在美上市的法律结构问题,使得母公司所在国的法律并不能在子公司所在国真正执行。

向两国领导人投诉

弗莱赫斯做的第二件事,就是不断地向美中两国领导人和证监机构写信投诉,希望对他们的困境予以关注,对事件进行调查。

他先后给美国证交会写了500多封电子邮件。令他失望的是,他得到的是律师事务所的一堆表格,要求他负责提供该公司违法的信息和调查结果,而不是证交会去调查。

他给中国方面的信却连回音都没有。“我给中国的证监委主席写信,没有结果,我就给国家主席习近平写,把前面的信附上,但每次都被挡回来。最后我通过美国邮局寄给他;我也给在华盛顿的中国大使馆写,也没有任何回音,得不到任何帮助。”

在给习近平的信中,弗莱德写道:“我请求你对美中两国证监机构正在进行的为保护投资人免遭欺诈的双边合作讨论进行干预。”

他希望藉由习近平即将对美国进行国事访问的机会,通过美国之音传递他的信息:“我谦卑地恳请您,采取果断行动和有效措施,展开联合监管的法律努力,从而给我们一点希望,即,并没有因为我们对一家在美上市的中国公司寄予信任,被它拿走了我们的钱,却拒绝与我们联系,而让我们彻底失望。”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