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01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美国媒体评中国(2010年6月2日)


以下是美国各地主要媒体有关中国的社评。社评所反映的观点为发表社评媒体之观点,并不一定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

*华尔街日报*

华尔街日报亚洲版6月1日发表上海精神健康中心自杀研究和预防中心主任迈克尔·菲利普斯的文章,题目是“富士康和中国自杀之谜:工人自杀可能不是出于大家想到的理由”。文章说,“设在中国深圳的富士康工厂最近发生一连串自杀,人们提出了各种各样的解释。有人认为这显示了工厂主实行剥削,有人认为这反映了中国社会迅速变化所导致的问题,有人则认为这是咄咄逼人的新闻媒体跨大悲剧诱导另外一些人学着别人自杀。所有这些解释都没有触及这种现象的实质。”

菲利普斯的文章说,“富士康工厂发生的多起自杀事件看来确实是需要得到特别关注。到目前为止,今年那里已经有10个工人自杀,另外两个试图自杀。一些观察人士表示,这是‘连串自杀’。所谓的‘连串自杀’是指在一个社区里的一段时间内发生的自杀事件超乎寻常。这种自杀在中国并不常见,但来自其他国家的报告则显示,在学校、军队单位和其他类似于富士康工厂生活区那样的封闭型社区会发生连串自杀。连串自杀最常见于青少年和青年当中。连串自杀总是有相互影响的因素在内,因为那些个人相互认识,或者通过个人信息交流、新闻媒体或互联网知晓先前发生的自杀。”

菲利普斯的文章说,“考虑到发生多起自杀的富士康工厂有三十万人在那里工作,现在人们还不能肯定这一连串自杀从统计学上来看是否够得上连串自杀。但是,新闻媒体对此进行的大量集中报道,肯定是让人们觉得那里发生的自杀数字反常地升高。人们担心,在这种情绪高度激动的气氛中,新闻媒体的持续报道会导致更多的自杀出现。”

菲利普斯的文章说,“新闻媒体有关富士康工厂自杀事件的最常见说法是,这些自杀事件是中国社会发生迅猛变化导致的。按照这种说法,为发家致富而进行的激烈竞争,传统家庭结构的解体,来自一对夫妇一个孩子家庭的年轻人应对能力虚弱,农村向城市的大规模移民,以及中国现代化过程的其他方面被认为是导致了相应的焦虑、精神疾病,以及自杀。”

菲利普斯的文章说,“有关的事实并没有给这些看法提供支持。除了酒精、毒品滥用这种可能的例外情况之外,没有多少证据显示普通的精神疾病发病率在中国迅速上升。在过去的20年里,有确凿的证据显示,中国自杀率大大下降,或许下降幅度高达50%。随着中国变得更富有流动性和竞争性,个人所感受到的焦虑确实出现了变化。但是,那些导致焦虑的因素可能不如改革之前的那些因素更严重。在中国改革之前,农村的贫困率很高,社会流动受到限制,家庭关系僵硬。”

菲利普斯的文章说,“谈论富士康工厂自杀事件所需要注意的另一个重要方面是中国总体的自杀率。尽管近些年来中国自杀率下降,但依然比大多数高收入国家的自杀率要高。自杀是中国年轻人、以及年轻成年人的第二号杀手,造成的死亡仅次于交通事故。在美国,自杀则是年轻人的第三号杀手,位居交通事故和杀人事件之后。”

菲利普斯的文章说,“中国的自杀模式和特点跟西方的很不一样,有关专家对造成这种差异的成因有相当的辩论。在中国,农村地区的自杀率是城市地区的两倍,妇女自杀率跟男子自杀率相似。在西方国家,城市地区和乡村地区的自杀率大致相同,男子自杀率则是两倍到四倍于女子自杀率。另一个重大区别是,中国自杀者当中只有65%有精神病,而在高收入国家,自杀者90%到95%有精神病。”

菲利普斯的文章说,“中国还没有发展出一套全国性的策略把自杀当作一种公共健康问题来应对。从1990年代早期开始,中国的政策制定者对这个问题的意识一直在增加。但是,地方的、制度性的自杀预防措施一直没有汇成为综合性、全国性或地区性的计划。富士康工厂自杀事件有关报道的一个最令人惊讶的方面是,新闻媒体对有关消息相当了解,政府有关官员在试图应对这个问题的时候相当坦率。这在15年前是看不到的。这种新的透明度或许能激发人们更加强调工厂工人的工作生活条件。不过,新闻媒体报道的增加有可能引发更多的自杀。

本篇英文全文网址:
http://online.wsj.com/article/SB10001424052748704875604575280090235346472.html?mod=WSJ_Opinion_LEFTTopBucket#articleTabs%3Dcomments

****

以上是美国各地主要媒体有关中国的社评。社评所反映的观点为发表社评媒体之观点,并不一定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