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56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世界媒体看中国:习近平失踪成娱乐


中国国家副主席、内定即将担任中国最高领导人的习近平失踪,有关习近平失踪的谣传满天飞。与此同时,中国官方不作出解释,或者发布前后矛盾的信息。

中国当局在过去的几天里明显乱套了。于是,世界媒体记者又像喝了浓咖啡甚至是兴奋剂,表现出十二分的兴奋。做记者的都知道,报道这样的新闻最让人觉得来劲,因为这样的新闻最吸引眼球。

*习近平失踪的严重性*

在任何一个国家,王储、太子级别的人物不明原因地失踪都是一件大事。

然而,中国不是一个一般的任何国家。中国实行的是所谓的“民主集中制”,即最高权力由一个人大权独揽。用中国执政党共产党的话语说就是:少数服从多数,下级服从上级,全党服从中央,中央服从最高领导人。因此,习近平的失踪有可能在中国造成一种所谓的“群龙无首”的严重局面。

于是,习近平的失踪可以说是一件超级大事。然而,对这样的大事,中国官方选择讳莫如深,不加解释,并竭力禁止民间议论。这一切怪异做法给世界媒体记者免费提供了最好的新闻素材,因为这样的新闻绝对是重要性和娱乐性兼备。

在这里应当说一句并非题外的题外话,这就是中国的记者很吃亏,最好的、最能展示自己的才华的报道题材摆在眼前却不能碰,不敢动,不知如何可以报道。借用中国著名文学家、文学批评家钱钟书的一个很是刻薄、而且已经政治不正确的比喻说就是,很有些皇宫中的宦官虽然可以密切接触宫中成群的丽人却深感无能无力的味道。

*稳定变成可怕*

对于习近平的失踪,美国主要报纸《纽约时报》发表记者伊安•约翰逊星期二从北京发出的报道,其报道的题目很是直截了当:

“中共领导人(习近平)失踪,招致中国谣传满天飞”

在这个题目之下,约翰逊借题发挥,充分展示了他最妙的记者文笔。他举重若轻的行文虽是货真价实的新闻报道,但读起来却像是深藏若虚、曲径通幽的侦探悬念小说:

“中国内定的新领导人把本来是要展现中共稳定的一年变成了可怕的一年。在过去的一个星期里,新领导人习近平错过了三次事先安排好的外宾会见活动,包括上个星期三会晤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这个星期一会晤丹麦首相。截至目前,中国有关官员拒绝解释他为什么该露面却没露面。

“这一局面导致互联网上传闻四起,许多人猜测59岁的习近平或者生了病,或者生了政治病。一些外交官表示,他们听说习近平游泳或踢足球的时候拉伤了肌肉。还有媒体报道(该报道后来被收回)说,习近平在一场车祸中受伤,当时一个军官试图对他行凶报复,试图打伤或杀死他。北京的一个消息灵通的政治分析家在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说,习近平可能是轻微心脏病发作。”

*习近平失踪的笑话*

习近平不明原因地失踪,官方顾左右而言他拒绝做出解释,这已经成了国际间的大笑话。本星期二,中国外交部发言人以间接的方式默认/承认/确认了这种国际笑话。

说到这里,我们需要引用一段美国之音记者艾德从北京发出的可圈可点的报道:

“在星期二的中国外交部发言人例行记者会上,有人问习近平的健康状况。发言人洪磊表示,他对此没有任何相关信息。有人问,习近平是否还活着,洪磊的答复是,他只回答严肃问题。”

一个国家的领导人的一般健康如何,该国的外交部发言人居然可以非常严肃地表示没有相关的信息可以提供,显然就等于是这个国家向全世界宣布它是个笑话国家。有人问习近平是否还活着,洪磊的答复是,他只回答严肃问题,这显然就等于承认习近平如此失踪已经是一个公认的国际笑话。

中国当局向全世界提供的笑话不仅仅是这一个。这几天,世界媒体在津津乐道中国庞大的互联网信息管制当局如何殚思竭虑地采取各种怪异措施,阻止中国公众议论习近平的神秘失踪。

让世界媒体觉得特别好玩的一个怪异措施是,中国当局把“副主席”也列为中国网民不能在微博上搜索的禁忌词。哪位网民不识好歹去搜索,会被严肃地告知:

“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副主席’搜索结果未予显示。”

中国当局总是解释说,实行互联网信息封锁,就是要封锁色情或颠覆性的信息。现在人们还不清楚,“副主席”从何时开始在中国大陆卷入了色情或颠覆活动。

顺便说一句,早些时候,中国外交部发布消息说,习近评将会晤访问中国的丹麦首相。但会晤并没有发生。现在尚不清楚中国外交部发布那样的消息,是因为不严肃,还是有什么无法对世人言的变故,还是错发了消息。

*习近平失踪太奇妙*

习近平如此这般的失踪,让世界媒体报道中国新闻的记者们一个个特别机灵、激动、兴奋起来。中国的首都是北京,习近平的活动基地也在北京,但这不妨碍英国《每日电讯报》驻上海记者汤姆•菲利普斯也来写报道,凑热闹。

菲利普斯星期二发表的报道的题目是:“中国下届国家主席习近平健康问题言传纷飞,习近平(失踪)之谜加深”。报道说:

“人们广泛预计在今秋的中国领导层换届的时候,习近平将被宣布为中国的下一届国家主席。星期二是习近平最后一次公开露面之后失踪的第十天。

“但北京至今没有对习近平从公众视野中消失提出一个正式的解释。于是,网络间有关的谣传越传越多。”

接下来,菲利普斯用白描的手法描写了中国当局正在表演给全世界看的笑话和闹剧:

“习近平千呼万唤不出来,导致互联网上的谣传越传越邪乎。于是,中国的互联网管制当局赤膊上阵,在社交网站屏蔽了一系列相关的搜索词,其中包括‘背部受伤”或“副主席”。

“星期二,鉴于习近平的名字、职位和“背部受伤”之类的词都受到屏蔽,有人使用“太子”来搜索有关消息。但“太子”的搜索结果也被屏蔽。”

*中国网民打游击战*

遇到这样的重要又娱乐的中国新闻,世界媒体里面当然少不了法语媒体。要是少了,就相当于美国人过感恩节少了火鸡,中国北方人过年少了饺子。

法国《世界报》星期二发表驻北京记者布里斯•佩德罗莱蒂的报道,题目是“习近平的神秘失踪让中国网民惊奇欣喜”。

佩德罗莱蒂在报道的头一段,首先介绍了习近平失踪之神秘,以及面对四处流传的传闻,中国官方应对的可笑,笨拙、怪异。他注意到的中国官方的一个怪异应对是在星期一,也就是9月10日,官方媒体重发习近平9月1日在中共中央党校的讲话。

接下来,这位法国《世界报》记者大段描述了中国网民如何跟强大的互联网信息管制当局打起非常富有娱乐性的信息游击战:

“鉴于习近平的名字与中共其他领导人的名字一样属于禁忌词,中国的网民就用英语的She(她)来替代指称习近平,因为She的发音接近‘习’。于是,有一位网民就可以在互联网上发问,‘She真的是被靠边站了吗?’网民woshenanla则问,‘She受伤?Who干的?’这里的She指习近平,Who则是指国家主席胡锦涛。最多的人用英语发问,‘Where is she?’(习到哪里去啦?)”

说到这里,笑话已经不是笑话,简直成了绕口令。

中国当局的合法性虽然受到中国国内外许多人的强烈质疑。但是,中国当局的娱乐性无人能够质疑。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