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44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美国锡克军人赢得戴头巾留胡须服役权利


是维持自己的宗教信仰,还是为国效力?想象一下二者不可得兼的苦恼。对美国锡克人来说,从军意味着无法维持自身宗教的某些信条,包括留长发、蓄胡须以及戴头巾。一些人开始慢慢顶住压力,为宗教权利而抗争。美国之音记者采访了一位美国陆军上尉和铜星勋章获得者。美国陆军最近对他做出了通融措施。

西姆拉特帕尔·辛格上尉10年前进入西点军校,当时他摘去了头巾,剔掉了胡须。他觉得,他只要在美军服役,就不能保留锡克教的这些特征。

那天,这位年轻的学员誓言,他一定要找到办法回归自己的信仰。

他说:“那是一次痛苦的经历,也是一次痛苦的决定。我找到的唯一理由是我向自己许下的那道诺言。坦诚讲,我不想让任何年轻人再有那种经历。”

10年后,他是美国陆军工程兵部队的上尉、游骑兵成员和铜星勋章获得者。在军方3月给予他宗教通融后,他重新蓄起了胡须,并自豪地戴上了头巾。

他说:“十年后,那道诺言实现了,真实的自我恢复了,感觉真是太好了。”

不过,对辛格和其他最近获得临时豁免的美国锡克军人来说,包容之路是漫长而艰难的。

麦克德默特·威尔·埃默利律师事务所的律师阿曼迪普·希度代表辛格,协调担任法律顾问的还有锡克联盟和贝克特宗教自由基金。

希度说,锡克族军人必须向美国陆军证明维持头巾、胡须和长发不会影响本单位的战备能力、凝聚力和士气,也不会影响健康和安全标准。

他说:“是的,锡克人在美军服役过,但我们要再次向你们证明,这些人会被派往阿富汗,他们能够戴紧防毒面具,能够戴头盔,如果有必要,能够戴与军服匹配的迷彩色头巾。”

虽然临时豁免代表着进步,但是,协理律师、贝克特宗教自由基金埃里克·巴克斯特说,包容的负担应该在陆军而不是官兵个人。

他说:“每一次陆军必须扩大包容,容纳少数族群或女性等等的时候,你不应该说:‘让我们看看这会不会让官兵不高兴。’ 你应该告诉其他官兵,必须服从命令,必须尊重所有的美国人及其从军效力的愿望。”

急救医生卡迈勒·卡尔希少校动用了一封有50名国会议员签名以及有一万五千人联署的致国防部长的请愿信,才在2009年获得了一项通融。

他因为在阿富汗治疗了几十名受战伤的战友和平民而获得铜星勋章。

他说:“当一名受伤的军人流淌着鲜血来到我这里,或者他们被土制炸弹炸伤,要锯掉一只胳膊或一条腿,而我必须照顾他们时,他们从来也不会问:‘你是信什么教的?’”

卡尔希、辛格和其他锡克军人希望,临时豁免可以为永久性的规定铺路,让锡克族美国人能够自豪地为国参军而不必牺牲自己的宗教信仰。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