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5:23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美军太平洋司令部司令北京大学演讲全文

  • 美国之音

2015年11月3日美国太平洋司令部司令、海军上将哈利·哈里斯(左)和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房峰辉(中)在北京

2015年11月3日美国太平洋司令部司令、海军上将哈利·哈里斯(左)和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房峰辉(中)在北京

美国太平洋司令部司令、海军上将哈利·哈里斯11月3日在北京大学斯坦福中心发表演讲。他在演讲中谈到了亚太地区面临的机遇与挑战以及外界普遍关注的美中关系问题。他在提及南中国海的问题时重申了美国立场,即美军将在国际法律允许的情况下随时随地执行任务,南中国海也不例外。但是他也谈到,美中两国在朝核问题等许多领域有共同立场,两国间的分歧不应当影响两国在达成共识的方面取得更多的进展。他还提到,美中两国军事交流密切,在他发表演讲的时候,就有中国海军舰船到访美国;此外,两国在未来两个星期将开展33个不同的军事交流项目。

以下是他演讲的全文翻译:

海军上将哈利·哈里斯

北京大学斯坦福中心

2015年11月3日

非常感谢你们邀请我今天来此演讲,并就印度亚太地区(Indo-Asia-Pacific)以及美中军事关系谈一下我的看法。

我非常高兴与博卡斯大使的母校进行交流。与博卡斯、约翰·埃尔维(John Elway)、约翰·斯坦贝克(John Steinbeck)和国家安全顾问苏珊·赖斯一样,你们都来自世界顶尖学府。

我如果开始的时候不感谢我的夫人布鲁尼,那就是我的不是了。我夫人此次随我出访,她提供了有关中国人民友谊和精神方面的非常有价值的见解。布鲁尼比我聪明多了,也比我有远见,她在1980年代就决定作为一名考克斯学者(Cox Scholar)到上海学习。

她那时就知道,就像如今在中国的所有美国学生——以及27.5万目前在美国的中国学生——知道,扩大两国人民之间的联系将使两国的未来更加繁荣。因此,我非常荣幸能在这里与你们分享我的观点。

在我们进行讨论之前,我希望先大致谈谈这个充满活力的地区所面临的一些机遇与挑战,然后花几分钟的时间讲一下太平洋司令部在美国的亚洲再平衡倡议中发挥的作用。

你们中的一些人可能不了解太平洋司令部,也就是我们所称的“PACOM”。太平洋司令部是美国历史最悠久、规模最大的地缘军事作战司令部,负责从好莱坞到宝莱坞、北至北极熊、南达南极企鹅的范围内的美国的所有军事力量和行动。

当你负责的地区覆盖地球52%的地区的时候,简短概述是不容易的。所以我就谈几个方面,希望能够激发一些讨论。

太平洋司令部统辖将近40万名军事和非军事人员,其中包括大约60%的海军官兵。事实上,我们现在有两个航母战斗群在这个地区执行任务。我通过国防部长卡特直接向奥巴马总统汇报情况。我觉得自己非常幸运,能够领导美国最好的陆军、海军、海军陆战队、空军、海岸警卫队以及国防部文职人员。

他们都非常努力地维持印度亚太地区的安全与稳定,这个地区拥有世界上三个最大的经济体和五个最小的经济体。从军事角度来看,世界上10个最大的常规军,有7个在这个地区;5个国家拥有核武器;美国的7个防务条约盟国,这个地区就占了5个——澳大利亚、泰国、菲律宾、日本和韩国。

生活在这个地区的人比生活在该地区以外的人要多。大多数预测认为,到本世纪中叶,地球上70%的人都生活在印度亚太地区。由此涉及的世界粮食、能源、基础设施问题就让现行的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对维持和平与稳定显得尤为重要。这些预测不仅指出了合作方面的机会,也凸显了发生冲突的可能性。

最重要的是,这些数据告诉你们,印度亚太地区对美国来说非常重要。美国一直是、将来也永远是一个太平洋国家、太平洋领导者和太平洋大国。在我们应对包括中东伊斯兰国在内的全球其他挑战之际,我们仍在继续推进再平衡战略,以促进我们在这个地区的长远利益。

奥巴马总统在四年前提出的再平衡战略重点关注四方面内容——政治、外交、军事和经济。在政治方面,奥巴马总统在过去几个月会晤了印度总理莫迪和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会晤了到访的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韩国总统朴槿惠和印尼总统维多多。这个月晚些时候,奥巴马总统将前往菲律宾参加APEC会议。与亚洲领导人如此频繁的接触一直是、并且将继续是美国的国家重点。

再平衡战略的另一部分涉及军事,这个部分由我负责。七十年来,美国各军种在印度亚太地区的长期存在保障了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这一秩序为稳定、经济繁荣与和平创造了条件,因此继续让所有的国家受益,也包括中国。

我们通过以下方式来强化我们的军事存在:加强条约联盟、构建新的伙伴关系、推进多边合作、增加协同作战能力、提高应对危机的战备状态。我们还在将众多的双边关系扩展为三边和多边关系。我国军方也积极参与东盟区域论坛。

军事活动是再平衡战略中最显眼的部分,但这个战略最重要的方面是经济。我们的领导人努力促成跨太平洋伙伴协议(TPP)的原因之一就在于此。TPP是历史上最大的贸易协议,涵盖全球经济的40%。该协议将改善所有成员国的经济,而且是成员国之间潜在冲突的缓冲。

虽然太平洋司令部努力维持和平与繁荣,作为军事指挥官,我必须确保我们的部队随时准备好保卫我国的国家利益。我们必须做好随时战斗的准备。这个地区的和平正在受到威胁。最大的威胁是朝鲜。朝鲜领导人喜怒无常,他追求拥有核武器,以及可以向包括美国在内的亚太地区发射核武器的导弹系统。

来自朝鲜的持续威胁是我们与日本和韩国的盟友关系如此重要的原因之一。数十年来,美日和美韩同盟是东北亚地区和平与安全的基础,也是美国参与该地区事务的基石。事实上,我刚刚访问了韩国,在与韩国举行的磋商时给国防部长卡特提供支持。

我知道在座的各位都很关注中美关系,我现在就来谈谈这个问题。一些学者预测,中美两国之间将爆发冲突。我不持这种悲观的观点。

虽然我们两国确实在一些问题上存有分歧——最为公开的就是中国在南中国海的主权声索和我方在那里的活动,但是我们在众多领域有共同的立场。比如,习主席和奥巴马总统刚刚重申了两国致力于以和平方式实现完全、可核实的朝鲜半岛去核化;中国去年参加了世界上最大的海上演习——环太平洋多国联合军演,明年还会再次参加。就在我今天向你们发表演讲的时候,中国的海军军舰正在访问佛罗里达州的梅波特港,那里是美国海军第四舰队的司令部,而中国海军“和平方舟”号医院船则正到访圣迭戈,即美国海军第三舰队的基地。本月晚些时候,不仅是美国海军斯特西姆号驱逐舰将访问上海,美国海军太平洋舰队司令、海军上将斯科特·斯威夫特也将到访。事实上,未来两周将有33项不同的军事交流活动,参与者有四星上将到军校学生各级人员。

正如苏珊·赖斯最近所说的,我方战略的一部分是要在各个层面加深与中国的接触,这样我们两方在对抗和管理分歧的时候也能够在互利领域实现合作最大化。许多中方将领强调合作大于对抗,我同意他们的观点。我在2014年4月访华期间就力图推进这个目标,当时的美方代表团同意达成《海上意外相遇规则》(Code for Unplanned Encounters at Sea,缩写CUES),这是21个国家在西太平洋海军论坛年会上通过的一项重要的有助于建立信任的措施。21个国家包括美国、中国、澳大利亚、韩国、日本、菲律宾、泰国、越南、俄罗斯和许多其他国家。

探讨有关互利的议题和加强军队间的合作是非常重要的。这能让我们更加有效地共同应对危机。搜寻失联的马航370航班就是最好的证明。去年的多国应对搜救队伍由我们的盟国澳大利亚牵头,中国、美国和其他国家的海军也参与其中。这架航班上有239人,包括152名中国人,我想向所有那些在中国、马来西亚和美国等其他各国的、失去了所爱之人的人表达我个人的哀悼之情。我们无法知道下一场灾难何时会降临到这个地区,但是太平洋司令部力图架起桥梁,让我们能以合作的方式进行有效应对。

然而,正如最近的新闻头条所表明的,造成两国关系紧张的领域仍然存在。我认为,这时候最需要的就是军方之间的对话。人民间的持续交流是避免误解和误判的最好方式。就在上个星期,中国海军司令员和美国海军作战部长就美方最近在南中国海的航行自由活动进行了一个小时的坦率交谈。我也会继续与中方军事领导人进行个人的和真诚的对话,这也是我本周访华的原因。

自由和开放地进入所有的共享领域是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中的基本原则。就像卡特部长几天前所说的,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面临来自俄罗斯的挑战,也以一种不同的方式,面临来自中国的挑战——中国模棱两可的海洋主权声索,其中包括包含几乎所有南中国海的所谓的“九段线”。

为了防止国际秩序与规范的瓦解,美国秉持一贯的支持航行自由的立场。航行自由是保护贸易在公海上畅通无阻的支柱之一,也正是贸易让各国得以发展,并促进全球经济,让亿万人脱贫,包括中国。

国际公海和空域属于每一个人,不是任何一个国家的领土。例行的航行自由行动与我方所言和外交上所做的相一致,我们以此来明确表示,美国继续支持和平解决争端,我军将继续在国际法允许的任何时候和任何地方进行飞行、航行和执行任务。南中国现在不是、将来也不会是一个例外。

我们数十年来在世界各地进行航行自由行动,因此没有人应当对此感到吃惊。我们在执行这些行动时避免发生军事冲突,包括未来或许会试图以非专业的方式采取行动的海岸警卫队和非军事船只。这以后仍然是我们的目标。

我由衷地认为,这些例行的行动永远不应当被认为会对任何国家构成威胁。这些行动的作用是保护国际法赋予所有国家在海上和空中合法使用海洋和空域的自由与权利。美国在南中国海主权声索问题上不设立场,鼓励声索方根据国际法和平解决争端,而不是诉诸胁迫手段。

即便如此,我们绝不可以让中美之间的分歧影响两国在达成共识的领域取得进展。两国现有许多机制来确保这种情况不会发生——从《海上意外相遇规则》,到《海上安全磋商协议》(Military Maritime Consultative Agreement),到双方最近签署的有助于构筑海上和空中信任的措施。所有这些机制有助于加强两国关系,让两国更好地管理存有分歧的领域。

女士们和先生们,我讲得够久了,最后我讲一个故事来结束我的正式发言。这个故事讲的是一个到喜马拉雅山度假的男子。他到了那里以后,得到了一个拜访一个庙宇的难得的机会。那个庙宇在一座山的山顶,山非常陡峭,上山的唯一途径就是坐在一个篮子里,让人沿着300米高的悬崖拉上去。

他看了看绳子,发现绳子有点磨损,就问坐在他身旁的一个僧人:“你们多久换一次绳子?”

僧人答道:“每次它断的时候。”

那种做法是我们大多数人不该用的。事关重大,我们不能让绳子断了。我们应当在这个地区保持积极的姿态,随时准备应对当今和未来的挑战。这些挑战虽然严峻,但并非不可克服。

在习主席最近访问白宫的时候,奥巴马总统谈到美中两国会产生分歧。那是不可避免的。

但是他还谈到,两国如何能够从长久把两国人民连结在一起的纽带中汲取勇气,扩大两国间的合作。他谈到了过去,谈到了中国村民在二战期间如何为美国空军人员提供食宿。他谈到了今天所建起来的宝贵关系。他还特别提到了你们——你们这些跨越太平洋彼此学习借鉴的学生和学术人员。作为一名军方指挥官,我的工作要求我通过黑暗、悲观的视角看问题,半杯水看到的是空的那一半;但是我希望你们持乐观的态度,半杯水看到的是满的那一半,并且继续你们的工作——在北大和斯坦福大学这样的顶尖学术中心建立两国人民之间的联系,这种联系将扩大美中两国间的合作。我再次感谢你们邀请我来演讲,现在可以提问,让我们分享看法。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