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57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专家:克里米亚后 美俄仍有合作空间


俄罗斯总统普京日前指责美国试图以单方面发号施令的方式来统治全世界。 美国和俄罗斯专家认为,美俄两国对国际秩序的截然不同的看法是美俄危机关系的最深层原因。 不过,他们认为,美俄在很多领域仍然有合作的空间。

普京总统10月24日在索契举行的一次会议上,对包括西方俄罗斯问题专家在内的与会者讲话,直指美国已经阻滞了国际社会新秩序的建立。他说,美国和西方自身前进乏力,却将俄罗斯当成威胁,试图阻止俄罗斯前进的步伐。

美国总统奥巴马9月在联大会议上在谈论埃博拉病毒和“伊斯兰国”对世界的威胁的同时,痛斥俄罗斯“强权即是真理”的行为。

美国布鲁金斯学会近日在华盛顿举行“乌克兰危机后的美俄关系”研讨会(视频截频)

美国布鲁金斯学会近日在华盛顿举行“乌克兰危机后的美俄关系”研讨会(视频截频)

自今年俄罗斯干预乌克兰并吞克里米亚后,美俄关系降至1991年以来的最低点。美国、欧盟以及日本已经对俄罗斯发起多轮制裁,俄罗斯在工业八国集团(G8)中的成员国地位被暂停。

维多利亚·波诺娃(Victoria Ponova)是俄罗斯外交部管辖的外交学校的副教授。她认为,造成俄美矛盾的最深层原因是双方对世界需要何种秩序看法不同。

她说:“什么对世界有利?什么对世界不利? 很不幸的是,我们的看法非常不同, 什么样的安排适合这个世界,我们也有不同看法。俄罗斯长期的传统是希望有一个更加民主的国际秩序,虽然在国内问题上不一定要这样。”

她说,而美国和西方的要求是民主得放在首要的位置。不过,她认为,尽管如此,美俄在阿富汗、反恐、核不扩散、甚至在包括中国崛起等问题上都有合作的空间。 她说, 世界正向多极化发展,中国正在成为一极,而且中国正在改变亚太地区的规则,美俄应该走近,而不是走远。她还说,俄罗斯事实上很愿意做出让步,改善俄美之间的俄关系。她说,俄罗斯没有对美国做出实质意义的反制裁就是一个例子。

10月中旬,美国国务卿克里和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在巴黎会晤。会后,克里宣布两国已经达成一致,要分享更多有关“伊斯兰国”的情报。外界分析,克里这是在尝试为改善与莫斯科的关系打下基础。

美国前驻乌克兰大使,布鲁金斯学会资深研究员史蒂芬·皮斐尔(Steven Pifer)认为,虽然奥巴马总统在联大将俄罗斯与埃博拉病毒以及伊斯兰国相提并论,但是,从战略角度来说,美国并没有把俄罗斯视为真正的威胁。

他说:“ 从战略角度来说,他们其实看到其他更大的问题。俄罗斯是个危机,那是因为几个月前发生在乌克兰的事。我不觉得奥巴马政府乐见这个危机的出现,他们更希望这个事情早点过去。”

布鲁金斯学会外交政策项目研究员杰里米·夏皮罗(Jeremy Shapiro)称,美俄在国际问题上可以合作,在区域问题上却难以合作。

他说:“你看到美俄合作的模式,他们似乎在国际问题上,在俄罗斯所处区域之外的问题上能够合作,在阿富汗问题,在中东的反恐问题上,但是,在区域问题上,特别是发生在俄罗斯边境的区域问题上,我得说,克里米亚危机后,使得美俄在区域问题上更难合作。另外,在俄罗斯认为有可能会对区域问题产生影响的国际问题上,比方是推翻一国政权,两国也很难合作。”

不过,专家们都承认,美俄在能源、削减核武器谈判等国际问题仍有很大分歧。

布鲁金斯学会的皮斐尔说,美俄都将能源视为战略问题。最近世界原油价格下跌,有人将其归结于美国“页岩气革命”,但更有人指出,油价大幅下跌美国在向俄罗斯施压。

布鲁金斯的夏皮罗则认为,长期以来,俄罗斯一贯的表现与油气价格有很大的联系。油气价格上涨,俄罗斯就表现强硬;反之,油价下跌,俄罗斯就会更加合作。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