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45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美国人在索契 人少但快乐


索契冬奥会观战的粉丝们打出美国国旗,庆祝美国的杰米•安德森获得女子自由式滑雪板金牌。(2014年2月9日)

索契冬奥会观战的粉丝们打出美国国旗,庆祝美国的杰米•安德森获得女子自由式滑雪板金牌。(2014年2月9日)

美国总统奥巴马没有出席索契冬奥会,美国安全官员对飞往俄罗斯的飞机发出了可能有牙膏炸弹的警告,记者们爆料了宾馆卧室和卫生间的窘况。那么,美国游客对索契冬奥会的印象如何呢?

莱斯利·卡罗尔·埃斯科巴尔临时关闭了自己在华盛顿开设的按摩院,飞抵索契观赏和体验冬奥会。在男子山地滑雪赛场外,一眼就能找到莱斯利---她身上围着美国国旗。

她说:“俄罗斯人对我们特别友好,昨天,他们给我和不少其他美国人照了好多好多的照片。我的脸蛋感觉有点儿疼了,因为我们总是摆出微笑面孔,照的照片足有几千张。”

但是令她失望的是,她在山上预订的酒店被取消,不得不在两小时以外、接近黑海沿岸的地方找个住处。

“应该说一切都很棒,”她说,“但坦诚地讲,我原以为组织方面会更加周全一些。”

来自北卡罗来纳的会计师泰勒·亚内尔身上也裹着美国国旗在场外欢呼加油。他说,他在索契看到的美国人寥寥无几。

他说:“人数不多,有时,一听到有人讲英语,我就会竖起耳朵,但很少,也就五个左右。”

问起美国观众很少的原因,他回答说,是这里离美国太远的缘故吧。

“我就是先从夏洛特到亚特兰大,然后转机去纽约肯尼迪机场,才飞来索契,”他说,“我奔波了大约30个小时。”

那么有没有因为对恐怖主义的担忧呢?亚内尔回答说:“安全方面的担忧? 我觉得他们真的渲染过分了。”

对迈克尔·维吉尔来说,这次已经是第三次观看奥运会了。他是佛罗里达州新士麦那市的地毯修复师。跟以前的奥运比,他觉得有多少美国人在索契呢?

他说:“少,真的少了。很可能是因为出现了威胁,安全威胁。”

不过他要对那些呆在家里的美国人说,来索契绝对值得。他说:“我过得很开心,玩得特别高兴。”

本尼·赖尔森来自加利福尼州的太浩湖,他身上没有裹着美国国旗,因为他是智利自由式滑雪项目国家队的教练。

这位在洛矶山、阿尔卑斯山、安第斯山等地滑过雪的行家认为高加索的雪道如何呢?

他说:“这座山叫罗萨·库朵拉,即使不是我见到过的最好的山地,也是最好之一。”

这里的雪道障碍设置的怎么样?

赖尔森说:“从地形来说,这里可以和阿尔卑斯山的任何地点媲美,比美国任何山区的地形都要好。智利的山地已经很好了,但是看到这里,我感到出奇地惊讶。我没想到。这里的地形是我见到过的最好的滑雪山地。”

对这些远道而来、如同开拓者一般的美国人来说,他们得到的最大的回报,就是发现新奇事物时的那种惊喜。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