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10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张楠:汶川采访,步步惊心


美国之音中文部驻北京记者张楠采访汶川地震灾

美国之音中文部驻北京记者张楠采访汶川地震灾

2007年6月,美国之音中文部资深编辑张楠被派往中国,成为中文部驻北京记者站的常驻记者。在将近4年半的工作中,张楠尽其所能,深入北京、上海、天津、重庆等4个直辖市,以及包括广东、江苏、浙江、四川、湖北、甘肃、新疆、西藏、陕西、辽宁、吉林、云南、贵州、江西、海南在内的十多个省份进行采访报导工作,足迹遍及中国的大江南北。

张楠表示,从2007年他抵达北京开始到2008年奥运会,那是当时中国采访环境比较好的一个时期,因为当时奥运会前中国对世界许下承诺,要开放新闻,因此总的来说,外国记者的采访环境是比较宽松的,张楠也因此得以采访了一些较为敏感的事件和人物。
张楠在汶川地震后采访地震灾区拍摄的照片--震后的北川

张楠在汶川地震后采访地震灾区拍摄的照片--震后的北川

*最难忘、最危险、最紧张的采访:汶川地震*

不过,要谈到最难忘、最危险、最紧张的一次采访经历,张楠首推2008年的四川汶川大地震。张楠回忆说,2008年5月12日下午两点多,远在北京的他已经感觉到了四川地震的威力,在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后,张楠立刻向华盛顿总部请示,看是否要马上进入灾区。在得到总部的肯定答复后,张楠马上设法买机票前往四川。结果,这趟旅行成了一次令他终生难忘的经历。

张楠说:“我是第二天早晨(5月13号)订到的机票,是晚上7点的飞机,但是在机场等了很长时间,因为那时机场主要给抗震救灾物资和人员让路,所以飞机何时起飞是未知数。从晚上7点一直等到早晨两点,在机场等着,也没法睡觉。上了飞机以后,在机上又坐了两小时,大概4点多起飞,到达成都时就已经是早上了。”

在成都安顿下来后,张楠吃了个早饭,就开始了一天的紧张工作。他说:“第一天去都江堰,在外面整个采访了一天,到晚上6点返回旅店,7点钟马上要上节目,所以马上跟总部准备进行现场连线。7点、8点、9点、10点、10点半连续每小时都做节目,做完节目已经是晚上11点了,一天都没吃饭,就早晨吃了那一顿,等到11点做完节目也不想吃饭了,洗个澡就上床睡觉了。”

*在灾区超负荷地工作*

张楠回忆说,在四川采访的那几天几乎每天都是只吃一顿饭,除了灾区确实没地方买饭外,人也几乎失去了饥饿感。他说:“当时整个灾区一片惨状,心情非常沉重,在那里采访你也不感觉到饿;而且环境很差,乌烟瘴气的,机器吵,哭声啊,就只带着水,喝水。”

张楠在采访期间,除了汶川当时过不去,其它的重灾区比如映秀镇、都江堰、绵阳、汉王镇和北川他都去了。在灾区的采访可谓步步惊心,张楠说:“我进入北川的时候是5月17号,那时候那个尸臭味特别大,但是口罩也买不到,什么都没有,也没有帽子。我采访一个救援队,他们至少有头盔,有靴子,我跟他们爬到废墟上,旁边就是危楼,七扭八歪的,而且余震不断。如果这时真的发生大余震的话,楼随时有可能倒塌,根本没法跑,因为那些废墟全是瓦砾,中间有很多空隙,混凝土啊,砖瓦,你一跑,脚一下就陷到缝隙里了,所以没法跑。所以这时候就听天由命,该采访就采访,该干么就干么。”
张楠在汶川地震后采访地震灾区拍摄的照片--坍塌的小学校

张楠在汶川地震后采访地震灾区拍摄的照片--坍塌的小学校

*惊心动魄的经历:北川大逃亡*

采访中,张楠还经历了一次惊心动魄的大逃亡。他回忆道:“有消息说,山上的堰塞湖决口了,说指挥部命令所有在北川的人全部要撤出北川县城,我们跟指挥部也没有什么联系,看别人跑,我们就跟着跑。这个跑的时候确实是遮天蔽日、尘土飞扬、道路拥挤不堪。跑的时候右边是一条河,左边是陡削的山体,我一边跑一边想:大水来了我往哪里躲?要上山上不去,太陡了;而且我还背着好多照相、录音的设备,还想着如果水来了,我这设备怎么办?”

张楠回忆说,当时所有的军队、救援人员都加入了大逃亡的队伍,而他和几个外国记者合租的车还停在40里之外,他当时估计,按照这种速度,他至少得4小时后才能跑到停车的地方,而自己已经精疲力尽了。他说:“(当时)路上还有一些坚守岗位的医务人员,他们看我这狼狈相,就给我喝了一瓶葡萄糖水,说你喝这个补充能量,要不然你体力不行。 那时候已经到傍晚了,也是一天没吃饭,所以我就靠喝葡萄糖水坚持,满头大汗往回跑。”

所幸,在跑了一个多小时后,张楠碰到一个骑摩托车的当地老乡,在好心的老乡的帮助下,张楠搭了一程车回到了停车地。

张楠表示,在自己几十年的记者生涯中,这无疑是最刻骨铭心的一次采访经历。当被问到采访中是否担心自己人身安全的时候,张楠很平静地说:“也不是没想到危险,而是当时的采访和那个环境把你给包围了,不大会考虑到个人的安危情况。”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