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57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陈水扁保外就医 陈致中谈父亲近况


上个星期一,台湾前总统陈水扁获得保外就医,离开监狱,暂时结束了他六年多的狱中生涯。经过了一个星期的居家休养和治疗,陈水扁目前的身体状况如何? 在一个月的保外就医期间有哪些计划?我们通过电话连线,请陈水扁的儿子陈致中来谈谈他父亲的情况。

裕文:感谢您参加美国之音节目。先给我们谈谈,经过了一个星期的休息,陈水扁先生目前的身体状况如何呢?是否有改善了呢?

陈:我父亲他目前的一个状况,还是相当一个严重不好的状况。在上个星期一,就是一个礼拜前,来保外医治,回到家里。那目前正密集地接受由台湾的高雄长庚,以及高医(高雄医学大学附设中和医院)两大医院所组成的医疗团队,来对他进行治疗。因为他最主要的症状是在脑部。他的脑部经过检查,有萎缩17%到20%。因为这个情况影响到他的语言、思考、行动,以及身体很多器官的功能。所以我想这个需要长期的一个治疗跟复健,希望在病情上面能够有所改善。

裕文:陈致中先生我们知道,上个星期五,陈水扁先生是第一次前往医院去进行检查。能不能给我们再透露一些检查的情况,或者是谈一谈现在医疗团队主要的治疗方向是什么?

陈:上个礼拜五是第一次来到医院。进行好几个科,包括神经科、精神科、泌尿科、复健科等等,来做一个初步的评估。那尤其在神经学的一些检查上面,在很多的项目表现上并不理想。所以医疗团队也会据此来拟定一个治疗跟复健的计划。希望通过这样的方式……比如说他现在有非常严重的尿失禁,漏尿的问题,一天可能会漏尿高达七、八十次以上,这个问题是出在他的脑神经,以及过去的环境的问题。所以现在在一个居家疗养之下,通过医师他们专业的方式,希望有所帮助,可以来做改善。

裕文:陈致中先生跟我们谈一谈,这一个星期居家治疗还有修养当中,陈水扁先生他最喜欢的,或者最经常做的活动有哪些呢?他是不是开始接受访客了呢?

陈:在访客方面,目前是以我们家人以及他的医师跟律师来看为主。那我们对于其他的一些政治人物的访客,予以婉拒,来谢谢他们,因为我父亲他需要更多的休息跟治疗。我想回到家里,最主要是环境不同,因为有家人,有亲情的环绕,我想对他的病情会有帮助。他在过去的监狱里面,因为有长达四年的时间,是在一个不到1.3坪的空间里面。有24小时的监视器,而且不关灯,晚上睡觉也要开着灯。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一天24小时,可能只有不到30分钟的一个活动空间,而且没有桌子没有椅子,没有床可以睡觉。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当然对身体会造成相当大的负担和损伤。希望透过现在这样一个居家疗养的方式,可以有效改善它所导致的这些严重的疾病,包括脑部方面。

裕文:继续跟我们谈一谈陈前总统在保外就医的时候,回到家里以后,他对目前台湾政治局势有没有继续再关心呢?还是说现在焦点仍然是放在他的身体复原上面。另外我们也知道这次的保外就医为期只有一个月的时间,会不会担心一个月之后他必须要重回监狱呢?有什么样的计划吗?

陈:我想我的父亲以及我们家庭目前最重要的重心工作,就是如何来恢复他的健康,让他可以享受天伦之乐。在政治的部分确实就也没有时间去特别地思考。这次法务部给予的保外就医期限一个月。在一个月到达之前,一样会有监狱的人以及医疗团队,共同来评估。如果病情有需要继续保外就医,它(法务部)必须给予延长。所以这个部分,我想我们台湾社会有一个共识:必须尊重医疗专业的意见。就是说让专业来说话,让专业来决定。因为政治上的对立和冲突,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内很严重。那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大家希望说有一个中立的客观的意见,就是专业的专家,由他们来决定。

裕文:最后一个问题,我们知道您本人也非常关注台湾的政治走向。不管陈前总统现在对于政治的看法如何,很多人提到,他能够保外就医,就能够促进蓝绿的和解。您的看法呢?您认为您父亲的重获自由,对台湾的政治有可能带来任何的影响吗?

陈:当然我们认为保外就医表面上是一个医疗问题,是一个医疗专业,但其实背后还是一个政治问题,因为我的父亲的身份,是卸任的总统的身份。所以在这个案子上面,也角力很久,也有很多的不同意见。所以我们希望通过对于包括我父亲的保外医治,以及包括他在司法上面所以引起的、大家觉得有很大的争议,有不公平的一个审判,违反due process of law的这些部分。在未来很长的一段时间可以互相冷静下来,沉淀下来,做一些公平的检视,降低冲突、对立,让台湾社会更冷静,来做进一步的和解。我想这是对我们长远的发展,有个较正面的,积极的意义。

裕文:感谢您抽空接受美国之音的访问。有关台湾前总统陈水扁保外就医的相关新闻还有反应,在美国之音的中文网上,我们还有很多的报道。欢迎登录查询,或者发表您的评论。我们的网址是VOACHINESE.COM。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