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05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何清涟:天津大爆炸后谣言倒逼真相的信息战


天津爆炸事故现场,核心爆炸区周围多座居民楼窗户被震碎,高速公路桥梁受损,多辆大货车被炸翻,小汽车起火或被砸,多名当地居民仍逗留在事故现场。(美国之音记者东方拍摄)

天津爆炸事故现场,核心爆炸区周围多座居民楼窗户被震碎,高速公路桥梁受损,多辆大货车被炸翻,小汽车起火或被砸,多名当地居民仍逗留在事故现场。(美国之音记者东方拍摄)

编者按:这是何清涟为美国之音撰写的评论文章。这篇特约评论不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转载者请注明来自美国之音或者VOA

天津大爆炸不仅揭露了中国太平盛世外衣下掩盖的豆腐渣真相:从企业的经营管理、政府的审批监管,再到消防体制,无一不处于稀烂状态;还收获了一个副产品:民间通过网络谣言,倒逼中南海给天津地方政府施加压力,迫其向媒体开放采访,终使北京为主的外地媒体挖出了不少真相。

网络传言步步紧逼,“通天”说让当局坐立难安

中国天津8·12大爆炸举世震惊,引发爆炸的原因是民营企业瑞海国际公司在天津港口违规堆放氰化钠等危险化学物品。但除了这点之外,其余一切相关报道,如受损户数、死亡人数,以及瑞海国际公司的人脉背景,国内受众基本不相信,港媒与互联网上流传着完全不同的说法,通过社交媒体迅速扩散。其中大量的传言针对瑞海国际公司的背景。

这种信息轰炸之下,加上天津市政府控制舆论,连国内大媒体都认为瑞海国际背后的水很深。比如财经网在8月17日的文章《瑞海真实股东隐现 知情人:只峰是小蚂蚁》后专门配上《图解天津爆炸企业瑞海国际的“朋友圈”》,给人以深不可测之印象。

爆炸发生后,最先出现的传言称瑞海总经理只峰为天津市副市长只升华之子,此说旋即被否定,因为只升华只有一女儿。香港《苹果日报》8月15日那篇《大爆炸仓库违规经营 老板是李瑞环姪》,称得到“内地消息”,瑞海国际大股东李亮为主政天津多年的前政治局常委、全国政协前主席李瑞环的弟弟李瑞海的儿子,李亮凭借李瑞环侄儿这层关系,“该公司一直得到‘方便’,而天津警方亦没有对此否认”。此后,几位新老政治局常委被“一锅烩”进天津大爆炸事件。为证明李亮背景硬,网上传言将现任政治局常委张高丽的女儿张晓燕更名为张雯心“改嫁”给了瑞海公司最大持股人李亮,并让张高丽“娶”了邓小平次女邓楠,张妻康洁是邓楠的化名。于是李亮一人兼有三大政治靠山:邓小平、前政治局常委李瑞环、现任政治局常委张高丽。

其实,张高丽妻子名康洁,养女张晓燕嫁给香港富商李圣泼;邓楠的丈夫名张宏,江苏人,是其在北大的同学,其家庭成员前一向因其女婿安邦董事长吴小晖的传言而被媒体公开晾晒过一次了。这些都是公开资讯,而网络传言执意“建构”中共高层的裙带关系,乃是因为他们不相信瑞海国际这个“区区民营物流公司,有能量在天津保税区(即天津自贸区)大做危险品生意,而且能肆无忌惮脱离监管,自由穿行”。在中国的制度环境中,无数事例已经证明新老权贵家庭深陷腐败泥潭,因此,这种传言实在也要算“合理猜想”。

最高当局这下坐不住了,总书记习近平在三天内就天津大爆炸两度讲话,在第二次讲话中提到:“周永康、徐才厚、郭伯雄、令计划这样的大案都要一查到底、公开处理,还有什么必要对一起安全事故有所保留和隐瞒?”此言一出,天津当局只好宣布已经扣押瑞海公司10个关键人物,并让官媒采访这些人。此后,从官媒到社交媒体,都开始释放前所未有的信息量,尤其是新华社、央视等媒体都在起底涉事企业瑞海的背景与关系。

官方解说的传播力远弱于网络传言

官方现在承认有寻租行为,新华网8月19日发布《瑞海国际操控人看守所透露公司“政商关系网”》,称新华社记者独家采访、接触瑞海公司五名核心人物:瑞海公司大股东李亮、董事长于学伟、副董事长董社轩、法人代表兼总经理只峰以及副总经理曹海军。结果如下:

公司有两位大股东,于学伟与董社轩。于学伟,原中化集团天津分公司副总经理,对危化品行业非常熟悉,在该行业有广泛人脉。第二大股东是副董事长董社轩,天津港公安局局长董培军之子,其父于2014年8月因病去世,因其父的关系,在港口“吃得开”。于学伟持有55%的股份,由李亮代持;董社轩持有45%的股份,通过高中同学舒铮代持。

为于学伟代持股份的李亮,今年34岁,出身于普通家庭,其父亲退休前是天津市东丽区老干部局的科员。

新华网这篇瑞海政商关系网的文章发布后,几乎没人愿意相信。中国人不相信的理由可以理解:第一,“一个能够让天津发改委、天津港、交通运输部、安监局、环保局、海事局和海关为自己生意提供便利的公司,你相信它的股东和法人代表的背景是小老百姓能搞定的吗?”第二,既然背后没有很深的政治黑幕,为何在爆炸事件发生之初,官方要管控舆论、限制信息传播?

直到曾在天津当了11年副市长的国家安监总局局长杨栋梁被抓之后,网络舆论还认为这是一只“替罪羊”。

网络谣言倒逼出来的部分真相

由于中央政府放手,天津之外的媒体大挖特挖,将瑞海国际背后的权力黑洞挖了个底朝天,有几篇算是代表性报道,例如《起底天津爆炸企业瑞海国际:危险生意、野蛮成长、背后庄家》(上海澎湃新闻 ,2015年8月17 日);《谁为“瑞海国际”违规仓储危化品放行?(《新京报》,2015年8月20日)。

这些报导展现了许多触目惊心的事实:天津半个市政府都与此案有牵连,都曾为瑞海公司保驾护航,其中最主要的机构是天津市交通运输和港口管理局。2013年该局就数次违法给不具备经营条件的瑞海公司开绿灯。2014年3月,瑞海国际在没有必要的安全设施条件、没有合法许可的情况下,开始非法经营危化品仓储业务;2014年4月天津市交通运输和港口管理局违法秘密特批瑞海公司经营危险品6个月,由瑞海公司幕后老板于学伟安排;这个特批2014年10月失效后瑞海公司又非法经营8个月;今年6月天津市交通运输和港口管理局再次违法发给瑞海公司经营危险品的资格证书,结果发生了大爆炸。过去1年半里随时可能发生重大事故,但天津市安全监管部门渎职不管。别的私营公司要花5年10年才可能争取到的经营资格,瑞海公司全靠腐败搞定。牵涉到渎职行为的还有天津市发改委、环保局、公安局、海事局和天津海关等天津的地方政府部门和中央直属机构。

一场大爆炸将整个天津官场的腐败盖子炸开,目前虽说远非全部真相,暴露出来的部分已经够触目惊心。

观察天津大爆炸之后的各种信息传播及官方应对,可以得出结论:由于各种信息传播手段相当丰富,以前中国当局那种“只许官方撒谎造谣,不许百姓寻问真相”的时代已经终结。天津大爆炸事件后,网民集体创作的“以谣言应对官方谎言”的方式,对中国当局形成倒逼之势,最终只好让本国媒体曝光部分真相。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