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7:01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何清涟:权力寻租:天津重演深圳清水河大爆炸的主因


编者按:这是何清涟为美国之音撰写的评论文章。这篇特约评论不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转载者请注明来自美国之音或者VOA

深圳含泪问天津:22年前发生在我那儿的清水河大爆炸,是主管消防安全的公安局副局长王九明利用权力寻租,他亲任董事长的深圳市安贸危险品储运公司公然违反规定储藏危险品。这一悲惨事故已经作为经典案例,写入《中国特大事故警示录》,成为危险化学品经营业的必读教材,你们为何还走我的老路?

——谨以此文纪念深圳与天津两次大爆炸中丧生的亡魂

从各种信息来看,8.12天津滨海大爆炸,几乎是1993年深圳清水河大爆炸的重演,连造成悲剧的主因都一样:权力寻租庇护之下,企业违规经营危险化学品。

天津之痛,正是深圳难忘之伤

天津滨海新区爆炸现场附近的楼房和汽车(2015年8月13日)

天津滨海新区爆炸现场附近的楼房和汽车(2015年8月13日)

天津大爆炸后的末日现场图片,顿时将我的回忆拉回到22年前的那场悲剧——1993年8月5日深圳清水河大爆炸。在我的记忆中,那场特大事故被定格于两朵升腾的蘑菇云、一片血红的天空、一段铁轨被严重扭曲的铁路、满地建筑物残骸与依稀可见的断手残肢。……

第一声爆炸的震波传到了香港。当时我家邻近文锦渡海关,门框窗框都被震动,嗡嗡声绵延几分钟不绝,大地都在发抖。意识到出大事之后,我曾循着火光立刻赶往现场,但现场已经封锁,虽是远观,但爆炸声此起彼伏,随着爆炸声气浪翻转,火球冲天而起,清水河仓库区后面的青山笼罩于一片浓烟火光之中,警卫人员劝围观者立即离开。

事后我们才知道,如果那天刮风,如果那根穿透煤气储藏罐外层的钢筋再深入一点,穿透第二层,深圳特区将从地图上抹去。

当年深圳清水河爆炸发生在仓库区,离居民小区较远,加之抢救时3000武警在烈焰炙烤中筑了一条水泥防火带,及时阻止了爆炸波及到其他危险品储存库区,人员伤亡数字虽然远超官方所公布数量,但还是比天津要少。天津爆炸事件的严重性,加上微信时代的传播效果,造成的社会恐慌及引发的愤怒,均远远超过深圳清水河大爆炸。

从种种已经披露的消息来看,这场事故的起因及事后救应,反映出来的问题几乎与22年前发生的深圳清水河大爆炸基本相似。从1993-2015年这22年间,中国经历了加入WTO、标志“和平崛起”的经济繁荣,以及“世界工厂”的崛起与衰落;世界经历了1989年后短暂的对华经济制裁,再到热情拥抱中国,如今又开始露出冷落苗头。这22年间,中国出产了上百位亿万富翁,足迹遍布天下。唯一不变的是体制,以及越演越烈的权力寻租。

不可否认,石油重化工业是中国经济高速增长的源动力之一。重化工业当中不少是易燃易爆的危险品,生产布点需要经过环境评估;生产经营则需要经过公安局审批。中国的环境评估早就成为腐败重灾区,危险品经营权审批也是寻租重地。目前,中国共有2489个类似的化工项目分布在居民区,相当于2489个定时炸弹。也就是说,中国人已经无处可逃,时刻处于这些“定时炸弹“的威胁之下。

天津8·12大爆炸背后的权力身影

天津滨海大爆炸事件后,最让人产生疑问的是以下问题:

一、瑞海国际的仓库选址明显违规。

2001年国家安监局正式颁布《危险化学品经营企业开业条件和技术要求》,其中明确规定大中型危险化学品仓库应与周围公共建筑物、交通干线、工矿企业等至少保持1000米距离。据媒体披露,瑞海国际这块占地面积46226平方米的堆场,距离500多米处就是公路主干道海滨高速、津滨轻轨,600多米处则是万科海港城3期居民楼。从时间上看,瑞海国际的跃进路堆场改造成危险品堆场,是在2014年,在这之前,周边的海滨高速路、万科海港城、津滨轻轨等项目均已竣工。

上述事实,本身就说明瑞海国际的堆场改造工程,从选址所需要的环境评估这第一道程序就在违规操作。据《天津瑞海物流环评文件》显示,为瑞海公司做环境评估的是天津市环境保护科学研究院。

二、瑞海经营危险化学品业务明显违规。

瑞海并不在天津市安监局的《危险化学品经营企业名单(2015年)》中,其许可经营原本是“在港区内从事仓储业务经营(危化品除外)”,工商注册资料显示其业务范围是在港区内从事装卸、仓储等工作。央广网曾采访瑞海国际一名装卸工人,坦言自己从未接受过危化品培训。也就是说,天津港航局为瑞海国际颁发港口经营许可证,让不具备资格的瑞海国际仓储危化品,本身就违法。

能够绕开1000米的安全红线通过环境评估,能在经营执照允许范围之外长期违法经营危险品业务,当然是无所不能的权力在起作用。国内媒体称,工商登记资料显示,瑞海公司成立于2012年11月28日,注册于天津自贸区的东疆保税港区,注册资金为1亿元人民币,法定代表人名“只峰”;企业类型为有限责任公司(自然人投资或控股);公司共有两位自然人股东,分别为李亮和舒铮。

国内网络上广泛流传,瑞海公司总裁只峰是天津副市长只升华的儿子,实在是中国制度环境下必然产生的怀疑。那篇《媒体追问:天津爆炸的涉事企业到底什么来头?》,发出的疑问就是梗在大多数中国人心头的疑问。

目前只峰真实身份还未揭盅。澎湃新闻发表《只峰是天津原副市长只升华的儿子?只升华同族叔叔称没这回事》,援引只副市长的族叔说法,只升华只有一个女儿,没有儿子。香港《苹果日报》则从另一位大股东李亮身份入手,在《大爆炸仓库违规经营 老板是李瑞环姪》一文中,援引“内地消息”称,瑞海国际大股东李亮之父李瑞海,是曾主政天津多年的中共前政治局常委李瑞环之弟,所以该公司一直得到“方便”,而天津警方亦没有对此否认。据工商纪录,李亮还是另一家公司天津山川国际贸易有限公司的执行董事,而其工商登记则是具备储存危险品的资格。

1993年深圳清水河大爆炸背后被掩藏的真相

1993年深圳清水河大爆炸的罪魁祸首,就是公安局副局长王九明任董事长的深圳市安贸危险品储运公司。清水河危险品仓库原本是储藏干、鲜果品的仓库,并不适宜堆放易燃易爆的危险品。但据说国安部和外经贸部合办了这个安贸公司,并聘请深圳市公安局副局长王九明为该公司董事长。王九明主管安全消防与危险品运营业务审批,有这位地头蛇罩着,所谓安全检查形同虚设,一座并不合格的干、鲜果品仓库就成了储藏危险品的仓库。爆炸之后,还有更为惊悚的传说流传:该仓库储藏的其实是国安部准备出口到东南亚以及非洲的武器、炸药、地雷、弹药,8月份持续高温导致这些物品自燃引发了爆炸。

不管哪种传说是真,王九明利用权力寻租,导致危险品(或军火)不合格储存是爆炸元凶,却是板上钉钉的事实。1993年9月21日,深圳市常务副市长王众孚在“深圳市安全生产动员大会”上,宣读国家劳动部《关于“8·5”特大爆炸火灾事故调查结论的请示》以及国务院的批示,公示的调查结论是:事故责任涉及深圳市政府、市公安局以及深圳市安贸危险品储运公司等部门和单位。

权力肆虐之处,必然是真相的湮灭。22年前,王九明带着的真相随着他身死而湮没于烟尘之中,深圳人只知道三位英雄称号得而复失,得时轰轰烈烈地大规模宣传,深圳市委宣传部那“拿着丧事当喜事办”的劲头,让人不得不服;失时只通报了新闻媒体不要再宣传烈士事迹,却不说明原因。口耳相传的小道消息是:两位公安局副 局长办公室存放的巨款,家属不敢要,因为面临说清巨额财产来源的难题;笋田派出所副所长曾志德有两位“妻子”,其中一位从未现身的“妻子”抱着孩子到政府机构,要求继承遗产与烈士待遇。

王九明本人死于抢险现场,知晓内情的人士见解一致:幸亏王九明死了,如果不死,可能也得献出项上人头。

如今,天津那爆炸物当中有什么种类,外界同样不知道。8月14日下午3时许,河北一家化工企业的老板带着一群技术人员赶到天津港,找到公安部“812”特别重大火灾爆炸事故现场指挥部,称其公司有700吨氰化钠在发生爆炸的瑞海国际物流有限公司的仓库里。但这氰化钠,并不在天津市政府公布的危险品清单内。当局管控媒体依然如同22年前的深圳市当局,只是现在已经进入互联网时代,管控失灵,天津大爆炸的真相渐为世人所知。

写下这篇文章,希望中国当局藉由灾难的启示,寻溯灾难之源,停止继续制造灾难。频频发生的人祸,绝非兴邦之由,每发生一次,满布创伤的中国社会就被再撕裂一轮。22年前深圳清水河大爆炸未能成为中国危险品行业的镜鉴,才会有今日天津之痛。正如唐代诗人杜牧在《阿旁宫赋》里所叹:“呜呼,灭六国者六国也,非秦也。族秦者秦也,非天下也。……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复哀后人也。”

中国政府与其担心“境外势力亡我之心不死”,清理整顿NGO,严厉管制媒体,不如将人力物力花在清理整顿遍布中国的危险品仓库。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