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9:21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江苏再现有毒校园,企业停产效果何在


常州外国语新校址遭化工企业污染的事件还在调查中,江苏省南通市海安县又曝出毒校园事件。4月20日,澎湃新闻报道称江苏省海安县城南实验小学多名家长反映,孩子近日出现不同程度的身体不适;校园内有刺激性气味,怀疑是从周边化工园区传过来的。目前海安化工园区内所有化工企业全部被勒令停业整顿。

澎湃新闻报道,有家长提出最近接孩子下课时总能闻到从化工园区飘来的刺激性气味,不少孩子出现皮肤瘙痒、起疹、流鼻血、咳嗽等症状。

海安县环保局相关负责人表示,先前已有周围居民反映过类似情况,所以从4月2日开始,环保局已在相关区域设立了监测点,每天都有小组进行巡查。这位负责人还说,2013年和2014年环保局都对该园区进行过废气整治,整治情况良好。而最近又出现刺激性气味,“可能是因为前段时间特殊的气象条件。”

截至20日,海安政府已对化工园内的所有化工企业下达全面停产通知书。

网友对事件看法各异,有网友说:“怎么规划的,把化工厂和学校规划在一起?”也有网友说:“全停产也不对吧,要是平时都按标准就不会出事了,全停肯定有冤枉的。”“ 南通这几年经济飞起,可是又有多少人关注到表象的繁荣背后其实是一些苏南城市淘汰了的重污染企业向这边转移带来的结果呢?”

河北省张家口的一位煤矿主对美国之音说,类似的停业整顿大多是面子工程,甚少真正处罚企业,也很少在生产安全和治污方面起积极作用。

停产整顿=只停业不整顿?

4月20日,海安县委宣传部主办的“海安发布”微博帐号发帖:“小编刚刚获悉,昨夜县委县政府关于化工园区化工企业停产整顿公告发出后,各工作组连夜出动,一家家企业上门做工作,已取得初步成效,详见长微博。”长微博显示,80多名机关干部组成23个工作组,“在前期已停产整顿5家企业的基础上,对正常生产的另外23家化工企业逐一做过细工作…”

至于停产后如何整顿,恢复生产后如何保证不再污染,官方和媒体均未作说明。

近年来,各类企业因为生产事故、公共卫生事件等原因被停业整顿的消息屡见报端。然而这些企业被停产后,是如何整顿、如何恢复生产的呢?

河北张家口一位煤矿老板对美国之音说,他的煤矿近十年曾两次被停产。他说,停产有可能是因为出了生产事故,如果有矿工死伤,造成了不好的影响,当地政府可能会要求煤矿企业暂时停产;另外,重大活动前后,为了环境和安全也可能停产,如奥运会、两会、国庆阅兵等,等活动结束了,自然会恢复生产。

这位老板说,即便出了生产事故,停产也就是让企业自己跟工人去解决问题、商量赔偿,并没有其他的整改措施。“像煤矿的话,要提高安全系数,想达到国外那种标准,那设备和坑道都要改,这肯定做不到的。所以说要整顿、整改,我们也就是对工人做一些安全教育,还有比如配备头盔、救生物品之类的,其他的也做不到了。”

除了生产事故外,重大“政治活动”前后企业也可能停产。2008年奥运会前,他的煤矿被停产约三个星期。“我的矿大约是从7月中停产的。当时国家为了北京能有个好天气,周边的煤矿和一些污染比较严重的企业,化工厂之类的,都分批分次停产了,也有的是减产,要么就是几年前就搬到别的地方了。”他说,两会和国庆前后,一些煤矿也会停产减产。

这位老板说,等到重大活动结束,或是事故处理完毕,企业会自动恢复生产。

谁污染谁治理难以做到

4月20日,网易《回声》栏目刊文“不止常州,你的房子或许就在毒地之上”,其中援引环保部与国土资源部2014年的调查数据称,中国至少有100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被污染。然而,政府和企业很少主动公开土地受污染的情况,因此很多居民无从知晓自己生活的地方是否也是受污染的“毒地”。

而且,由于被污染的土地可能已经倒手多次,很难进行责任划分。加上企业流动性大,等到发现有污染,企业可能已经倒闭,做不到“谁污染,谁治理”。

网易的文章写道,地方政府的收入依赖于卖土地,同时也想减轻修复毒地的财政压力,所以政府会把未修复的土地卖给开发商。“尽管环保部已经三令五申发了数次通知,工业企业关停、搬迁以及在原址再开发利用过程中,未进行土壤毒性评估和修复,将禁止进行土地流转、开工建设。但通知始终只是通知,中国目前没有明确法律条文禁止地方政府出售没有完成土壤修复的毒地。”

另据澎湃报道,目前,南通海安已有16家化工企业全面停产,其余的会在3日内停产到位。城南实验小学仍然要求孩子们照常上课,但一些家长担心孩子健康,已经以班级为单位联名请假,表示会“在适当的时候让孩子回到校园”。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