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5:22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环时赞艾未未不骂政府 学者叹偶像不再


中国异议艺术家艾未未(资料照片)

中国异议艺术家艾未未(资料照片)

中国知名艺术家艾未未近日在德国接受《南德意志报》专访时,对中国政府逮捕骚扰维权律师发表看法,从而引发轩然大波。中共官媒《环球时报》发表评论文章,对艾未未的“没有骂(中国)政府”表示支持。

中共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旗下的《环球时报》这个周末发表单仁平所写的社评,题目是《艾未未没骂政府,西方不高兴了》。

环球时报赞扬

《环球时报》文章称,长时间以来艾未未一直是一个标签化了的人物。中国异见人士和西方舆论都愿意看到艾充当反体制的旗手,不希望他展示内心的矛盾和纠结。西方一些力量也因此才力捧他,给他送上种种“自由世界”的荣誉。

艾未未在中国公共知识分子以及海内外持不同政见者中享有很高荣誉,被尊称为“艾神”,谐音“艾婶”。他对四川汶川地震受害者的支持,对中国政府毫不留情的批判,和中国极左五毛党势力进行尖锐的斗争,使他成为《环球时报》所谓的“标签”和“旗手”。

若干年前,记者曾经到艾未未家中采访有关中国政府扣押他护照并不准他参加海外艺术展览的新闻。艾未未住所的各种监视设施,给记者留下很深的印象。

艾未未在被软禁四年之后,终于被发还护照,获准出国。艾未未的新闻助理谢绝了美国之音北京分社提出的就中国政府发还他护照发表评论的采访请求。北京外交人士认为,中国政府放这样一位知名持不同政见艺术家,为的是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九月份的重要出访前改善中国的形象营造和缓气氛。

态度柔和

艾未未引发《环球时报》所说轩然大波的言论主要有三点。一是他称中国政府对他的这次旅行几乎没有附加条件,他被许诺可以再次回到中国。二是他对最近中国政府镇压维权律师称是“按法律程序办事”。艾未未的原话是“现在当他们拘留你,他们会有逮捕令。法院会判决这些人,他们按程序办事。如果证据不足时他们就会将你释放,这些策略不再像几年前那样不合法”。三是他认为不能光是批评政府,更重要的是要有解决方案。

艾未未的这些话在互联网上引发了激烈辩论。《环球时报》单仁平的社评点了美国之音的名,称美国之音的一篇报道说艾的这些话引起中国异见人士的极大不满,这是一次艾的“偶像崩塌”。“助纣为虐”、“变节”、“投降”、“一个自由的人看起来不是这样子的”,这些话被不同的人和媒体说出。

《环球时报》的社评认为,艾未未这一次似乎是对他的标签(中国知名持不同政见艺术家)有点烦了,任性了,说了一些明摆着的大实话。《环球时报》称“德国之声”一名作者说他“赞扬了中国政府的积极态度”,这多少有些“拔高”了艾的态度。艾只是没像一些人预期的那样去了“自由世界”后大吐他在中国“备受迫害”的苦水,而是说了些他对中国正发生事情的直观认识。

《环球时报》在分析艾未未出国没有骂政府的原因时称,“还有可能是艾未未想调整一下自己的政治面孔,降低一点自己反体制旗手的形象,突出自己的艺术家身份。长时间以来,他的批评者们一直指责他在艺术上并无造诣,而是在靠政治对抗吸引关注和人气”。

网友热议

艾未未是社交媒体推特上中国境内最活跃的用户之一,他重获护照后的一些言论也引起了网民的强烈反响。

有网友支持他的说法,认为他的一些观点具有现实意义,也有网友批评他的做法。有推特网友说“以前对艾未未的支持是真诚的,现在对其言论的批评也是严肃的”,艾未未称其“幽默”。有网友疑问是否外媒曲解了他的原意,他回复称“原文并没有歪曲”。还有一些推特网友言辞激烈地批评这位曾经的政府批评者,艾未未也言辞激烈地给与回应。

针对是否西方媒体在翻译时曲解了艾未未的原意,周封锁称“从我有限的语言知识,流传的几个版本没有本质不同。在律师面临大搜捕时,刚刚李和平和余文生的妻子还被警察威胁,为艾未未辩护的浦志强还在狱中。这段话是假装外宾,落井下石,为政府洗地”。周封锁特别点出艾未未说“现在他们拘留你,他们会有逮捕令”评论说,这话不知道是怎么想象出来的。我看到很多律师被抓的情节都是半夜被撬门、锯门、闯入,没有出示任何手续把人强行带走。难道是敌对势力给你当抹黑?

艾未未转身

在中国知识分子中享有广泛影响力的媒体人徐达内所写的《媒体札记》以“艾未未转身”总结了从6月11日环球时报刊发评论《艾未未在京办个展,挺有意思的事》,到今日“单仁平”再出马叙说《艾未未没骂政府,西方不高兴了》其中的脉络痕迹。徐达内引述@小白妖妖_艾瑞蒙的分析说:“艾很清楚是谁给了他自由:打老虎的人。艾更清楚是谁剥夺了他的自由:大老虎势力。所以他会有以上的言论,可以相信,艾会更坚定地站在打虎人的一边。

媒体札记还引述了@推享莫老先生的话称,莫之许先生对艾未未之转身百感交集:“看了老艾说的那些话,要是在2010年这么说,估计是满堂喝彩,极少数死硬派冷嘲热讽,要是在2013年说,恐怕是毁誉参半,如今同样的话,搞得是满屏痛心疾首加各种解释洗地,略令人讽刺的是,老艾在2010年恐怕正属于极少数死硬派之列。”

维权律师张雪忠的表态:“在当局的高压之下,原来的反对者若是选择放弃和退出,我们完全可以尊重他们的个人选择,并祝福他们回归平静安祥的生活。但是,如果他们还要对坚持反对的人踩上一脚,我们就有必要提醒他们:这种反戈一击的做法,是对自己和同仁的双重背叛。”

@49laihong在推特上对艾未未在已经抵达西方在自由的环境下讲出这些话认为不妥。他说,艺术家的采访记录我看了。我认为,如果是在自由状态下,一些话是可以不讲的。讲了,就是自毁形象。面对有史以来最严酷的华景,我无意再做任何评论。每个人的追求都不同,该离开的,始终要离开。

“偶像崩塌”

艾未未也不乏粉丝和支持者。盼盼008在推特上对艾未未表示支持。她写道:“艾未未的最新访谈有向内思考的光芒,因而充满智慧。坦然说,我是一棵树,我在成长。那些几年如一日在推上翻来覆去表达相似看法和相同愤怒的人令人厌倦。拥有巨大名气和粉丝的他如今能像智者一样内观并更新自我,让人钦佩。他依然这样自在,一如过往亦超越过往,我对他的敬爱也是”。

而环球时报则认为艾未未的转身,说明了异见人士中间充满名利场的气味,所谓“圣徒”难得一见。环球时报称中国的所谓“最极端异见人士实际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梦游者。他们搬来西方的政治理论,把它们当成数理公式测量中国社会的种种界面。就让这些人在梦里中个大彩,得乐且乐吧”。

温克坚对艾未未转身评论称:一个社会运动的强大和成熟,不仅能塑造英雄和符号性人物,而且能够承受英雄的背叛,淘汰符号性人物--如果他/她变得不合时宜的话。

赵思乐在海外中文互联网楼外楼上发表文章《告别偶像艾未未》,呼应了偶像消失的观察。他认为,无论异议者们对艾未未的言论是否过度,可以确定的是一个意见领袖的崩塌正在发生。他分析说,无论是撕裂还是被遗弃,话语场呈现的总体趋势就是“大山头变小,小山头增多,偶像不再,洞见自取”。人们的思想越复杂,就越不容易出现许多人信仰一个人的现像,偶像注定只能存活于启蒙时代。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